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专访】吴味:艺术批评需要独立与超越

1已有 444 次阅读  2017-11-17 18:59   标签艺术批评  问题主义  坐台批评 


【专访】吴味:艺术批评需要独立与超越

 

(本文是2016年9月24日《中国出版传媒商报·文创中国周报·书画专刊》记者对我的文字专访。发表于2016年9月30日《文创中国周报·书画艺术专刊》的“11位批评家看当代艺术评论风向”专题的相应部分,发表时有删节。现略有修改。)

 

王双双请简单介绍下您的艺术经历。

吴  味:我从20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艺术批评,那时主要针对书法的现代转型;新世纪初开始当代艺术批评,在当代艺术前沿现场介入一系列重大问题的研究和争论,逐渐建构了我的当代艺术的“问题主义”理论。曾获2012年中国首届“当代艺术思想论坛”的“艺术批评奖”。已出版四部当代艺术批评专著——《问题主义》四卷(第一卷《当代艺术本体论》、第二卷《当代艺术实践论》、第三卷《当代艺术批评方法论》、第四卷《当代艺术网上辩论》)。

王双双:作为一名艺术批评家,您的批评观是什么?怎么看待今天的艺术批评与艺术史写作?

吴  味:艺术批评是针对艺术实践及其理论存在的问题和超越性的科学研究,以期揭示出问题和超越性,并做出艺术史意义上的价值判断;前沿艺术批评尚需建构超越性的艺术理论概念系统。今天的中国艺术批评,一是缺乏独立精神,二是缺乏超越性建构的艺术理论的观照,所以无法揭示出中国当代艺术存在的问题,又无法把握真正有超越性的当代艺术实践。而艺术史写作基本上还是一种编年史写作模式,而不是艺术史认识的新观念(新理论)对艺术史的重新观照和独特书写,所以也无法发现艺术史存在的真正的问题和超越性。

王双双:市场对当代艺术的作用不言而喻,对于“坐台批评”您持怎样的认识?

吴  味:我对“坐台批评”有多篇文章进行过分析,在《“坐台批评”体制的恶果》一文中说过:“‘坐台批评’是指私人(包括私人机构)为了自己的艺术利益支付报酬邀请批评家直接或参加其活动而进行的相关艺术批评。……‘坐台批评’的关键在于批评是否建立了私人利益关系。为什么‘坐台批评’难以成为‘独立批评’,根本原因就在于‘坐台批评家’处在私人利益关系中,这种私人利益关系决定了‘坐台’对象一般来说只欢迎表扬而不是批评,‘坐台批评家’受私人利益关系的牵制很难做到实事求是地批评。……这倒不是说‘坐台批评家’绝对没有独立立场,而是说‘坐台批评家’即使有独立立场,但一旦坚持独立立场而进行了独立批评(总会针对问题),则必然与私人利益关系相冲突,‘坐台界’就知道了你是坐不好台的,你的‘坐台’就无法继续和持久。”所以,“坐台批评”作为一种普遍现象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肯定是有害的。

王双双:作为批评家,您认为书本阅读在今天过时了吗?请您推荐几本批评类的书籍。

吴  味:读书永远不会过时。但对于当代艺术批评来说,读书需要紧密结合当代艺术实践与批评的现场,要结合现场涌现出的问题进行思考。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艺术批评与创造性思维》,分析过批评的创造性思维主要不是依靠读书,读书只是起到一个基础作用,而是依赖于直接针对问题的研究实践,依赖于针对特定问题的特定思考。而且今天的读书概念要扩展,信息传媒中的及时阅读也很重要。从当代艺术理论的角度这几本书值得一读:《解体与重建——论中国当代美术》(刘骁纯著)、《反叛的重量——重要的不是艺术》(栗宪庭著)、《意派论》(高名潞著)、《观念之后——艺术与批评》(王南溟著)、《先锋派理论》(彼得·比格尔著;高建平译)、《当代艺术理论前沿4:战后西方艺术理论》(朱其主编)、《超越现代主义——70年代和80年代艺术论文集》(吉姆·莱文著,常宁生等译)、《当代艺术的主题——1980年以后的视觉艺术》(简·罗伯森、克雷格·迈克丹尼尔合著,匡骁译)、《杜尚之后的康德》(蒂埃利·德·迪弗著,沈语冰等译)。

王双双:请您对当下新锐批评家生存现状进行阐述。

吴  味:我不知道当下的“新锐批评家”是指现处在当代艺术实践前沿批评的先锋批评家,还是指年轻的批评家,如果是前者,不过60后几人而已;如果是指后者,一批70后批评家近些年迫于生活压力基本转向策展,很少介入当代艺术前沿理论性批评了,更年轻的批评家我没有发现很成气候者。

王双双:中央美术学院设立“中央美术学院青年艺术批评奖”、“楼上的青年——2010青年批评家提名展”,业界不乏对于新锐批评家的关注。您认为,对于新锐批评家的发展,社会和专业院校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新锐批评家如何抓住机会?

吴  味:在今天中国文化语境中,我以为真正具有独立精神的先锋批评家不可能诞生在专业院校,因为今天的院校不是一个能够真正崇尚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的地方,专业院校只能起一个打一般艺术知识基础的作用。在中国真正的前沿艺术批评需要脱离主流艺术体制,也需要脱离江湖艺术体制,真正深入艺术实践前沿现场,对前沿出现的艺术问题(尤其是重大学术问题)展开知识与思想的学术争论,逐渐形成自己的艺术批评概念系统。但这需要付出生活艰辛与孤独寂寞的代价。


王双双:未来,新锐批评家应如何定位自己并寻求发展创新?

吴  味:新锐批评家需要在当代艺术及批评的前沿现场,面对鲜活的艺术与批评的问题,在已有的批评成果的基础上,独立思考,自由探索,在学术争论或者说对话中寻求艺术思想与理论的超越。

王双双:2016年,哪些艺术评论方向值得关注?为什么?

吴  味:2016年有关当代艺术与生活、当代艺术与社会、当代艺术与政治、当代艺术观念与语言等方面的批评方向应该值得关注,这些方面艺术批评越来越指向了艺术对人在特定存在问题中的自由价值和意义的诉求。在艺术本体论发展的意义上,当代艺术早已不是现代艺术的形式主义的问题,也不是后现代艺术的泛观念问题,而是越来越呈现一种针对人的特定存在问题以追问人的进一步自由的艺术本体论倾向。这种倾向就是我一直倡导的“问题主义”当代艺术本体论主张。

王双双:有观点说:艺术批评家不是学究式的学者,而是与艺术家具有相同素质的感觉敏锐的人。您认为,成为一名好的艺术批评家,需要具备哪些因素?

吴  味:独立精神与自由思想、良好的艺术史和艺术理论素养、艺术知识系统论思维能力、对艺术的语言有敏锐的感觉和理性分析能力、对人在当代社会的存在问题(自由问题)要有敏锐的感觉和追问的勇气、对学理思辨和写作的偏好等等,都是影响艺术批评家的一些重要因素。

王双双:未来将有哪些评论趋势值得关注?您如何看待当下艺术家对于新媒体的运用?

吴  味:除了已有的当代艺术批评方向还会继续外,批评可能会更加关注当代艺术与本土人的生存问题的关系,关注信息化对人的存在的影响;另外对批评的批评(包括批评方法论、批评伦理、批评学术共同体建构等)以及当代艺术理论的梳理,等等,都值得关注。

艺术家对于新媒体的运用是当代艺术媒材彻底解放的必然。但现在对于新媒体的运用更多的还是局限在语言学层面,而没有深入到当代艺术的观念本体论,作品没有创造出超越性的观念,新媒体的运用不是特定观念创造的需要,艺术方式多停留在后现代主义,甚至现代主义。这是新媒体艺术家要特别注意的。

王双双:请您推荐2位您关注的书画家并说明原因。

吴  味:我的“问题主义”当代艺术批评不关注传统“书画家”。

2016年9月24日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