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寂”说《光寂》—吴味与雷双对话

已有 141 次阅读  2018-01-03 18:46   标签光寂  书法性  精神言说 

雷双《光寂之一》2016年,80x100cm

“寂”说《光寂》—吴味与雷双对话

 

雷双:吴味你好。传你新作“光寂”系列。自2014年至今我画了几幅负像般的荷以后(特别是“若夜光寻扶木三联”),就想将这种特有的语言用在抽象画中,一反往常我在白底色上画的黑白抽象。现在完成了。那是黑底白荷系列语言的延伸,而不像画 “褶皱与展开”黑白抽象的恣情纵意、大开大合。

吴味:雷双,这两幅作品非常好。这就是我所指的这类语言构成的纯粹的抽象画。它们有着你独特的油画语言,比你的表现荷的作品更有味道——完全去掉物象,形成与心灵有关的不是物象的形象。我以为这是你从抽象角度探索的一个方向,你直接用这种抽象语言来表达你的情绪或抽象的情感,可以形成一个很好的系列。

雷双《光寂之二》

雷双:吴味,你的充分肯定对我很重要啊,呵呵,要知道,面对未知的寻找过程中,我总是处于半自觉状态,懵懵懂懂地不大有自知之明。如果画面呈现出一点新的因素,哪怕是一点点,那都是绝处逢生,使我喜不自禁呀。与其说我对于正在进行的画作倾注心思,不如说是在画面的种种因素中都“安放着我灵魂的印记”。

此类抽象首先源于对自然的体会,那是在夕阳的天空下散步时捕捉到这个有意味的细节——我拍了一组天空云彩照片,哦,天象,宇宙……它使我原来仅有一点想法却不知如何动笔的情况变得有迹可循。初期的构图阶段,就是将手机照片置于画架前的。我在“大自然的和声”系列创作谈中曾引用康定斯基的话:“抽象画脱离自然的皮肤,但不脱离它的法则,宇宙的法则。人们应不止看到自然,也体会到它,便无形中感觉到这个法则的存在。如果一个艺术家的内外都是自然,自然便赐予他灵感。”是的,天光云影赐予我灵感,然而要克服“灵感的天然惰性”,那需耗费多少心血呀。波特莱尔将“为未来的作品而奋发思考“视为对创作灵感的保证;同时在他看来写诗还几乎是一种体力活儿,呵呵,对我来说画画更是体力活儿了。

第二幅“光寂”创作过程中,正在随意翻阅本雅明的《发达资本主义时代的抒情诗人》,遇到他的“光晕”概念,这是我当初读它时未曾注意到的。该概念将光晕视为“对某个远方的独一无二的显现”,“光晕的经验就建立在人间社会通常的反应方式向无生命物或自然与人的关系的转换上”,产生对万物的光晕的体验。之所以现在这个概念出现在我面前,我想那是因为它与我的画作所表达的东西有某种内在的吻合。

不知怎的,脑中偶尔又浮现出阿伦特的关于“启明”的那段话语。这与近期读(经于建嵘转发)雷颐重提阿伦特的文章是否有某种联系?很难说清楚这一切。

雷双《光寂之四》

吴味:我更看重这个系列作品的语言脱离具体物象后的精神言说的纯粹性,脱离了具体物象的干扰,它似乎更能够与艺术主体精神发生共振。幽暗的画面情境,震颤的、滞涩的、交织的、书法性的白色线条,仿佛灵魂在寂夜的独白,像小夜曲,散发出一种无以名状的思绪……

这种抽象仍然属于热抽象,但其语言更细腻,适合表达那些幽怨、深邃、索寞、寂寥的情感,线条的书法性易于表达这种情感的律动,那种空灵的留白(黑)形成了一种深邃的背景,共同形成一种幽寂深远的意境。线条与空间分割(尤其是线条)有一种比较吻合你气质的特征。我觉得,这个系列是你艺术语言的进一步探索,能够体现你艺术风格的独特一面。

雷双:“精神言说的纯粹性”,讲得好。吴味,你知道这支夜曲我是用什么来弹奏的吗,是用尖头小笔、尖细画刀,屏息凝神地细细描摹出的线条,还要一遍遍地渲染……它是我少有的油彩工笔画,且如你所言是热抽象,那就是雷双独有的工笔式热抽象吧,呵呵。原作比图片效果更丰富细腻。你对白色线条用的几个修饰词“震颤的、滞涩的、交织的、书法性的”是对这组作品的艺术语言颇合我心意的言说(特别是“书法性”),真使我感到欣喜呀。

(时间:2016年9月。场合:微信)

雷双《光寂之五》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