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与奥利瓦在工作室的谈话

3已有 4918 次阅读  2009-05-30 03:56

奥利瓦:你的作品与西方未来主义有很紧密的关系,你了解波切尔尼吗?巴拉?

孟禄丁:我知道巴拉。

奥利瓦:你这机器怎么工作?

孟禄丁:把颜料点在那边的台子上。

奥利瓦:把机器打开让我看一下,我要知道你的作画过程,很重要。

孟禄丁:好的。

奥利瓦:这个机器是你发明的吗?

孟禄丁:是的。

奥利瓦:什么时候发明的?

孟禄丁:3年前。

奥利瓦:那之前你做什么样的作品?让我看一下

孟禄丁:之前都是手画的,从85时期开始。

奥利瓦:你最近的作品更有意思。

        应该在我们的展览上摆放你的这个机器,让它一直转动,从展览第一天开始创作,直到展览结束才完成作品。

        这样的作品很有魅力。

 

奥利瓦:艺术要用眼睛看,用心感受,我1992年来中国时,看到的作品是社会性的,和当时“政治”的时间联系更密切,这种艺术的背景是波普艺术的,他们表达的是社会性,如同当时60年代美国的安迪沃霍尔,有一种精神的紧张情绪。

徐红明:当时你在政治波普之外又选择了丁乙,为什么?

奥利瓦:这个当时的抽象画家,与政治题材的艺术家不同,是一个自由的符号。

徐红明:你这回为什么没有选择丁乙?

奥利瓦:我希望给新的艺术家机会。

徐红明》中国抽象艺术家的国际空间会很大吗?

奥利瓦:国际艺术全景有足够的空间。越自由的艺术越有个性,它必然是个人的。另外,艺术家群体有共同看法,成为群体。各位可能知道,我在罗马80年代初创立超前卫运动,成为世界性的运动。我的书在中国也出了三本了,你们可以去看看嘛,但我不知道翻译的怎么样。我信任李向阳,他说翻译的好就好。

在中国,艺术总是用于肯定传统,而在西方艺术是摧毁传统的。今天的中国抽象主义艺术希望能摧毁它,正因为这样,西方的很多艺术家能理解中国抽象艺术。

孟禄丁:你的展览有题目吗?

奥利瓦:还没想好,也许会叫天国的抽象吧

 

徐红明,孟禄丁,李向阳,奥利瓦,马可鲁,周洋明,刘旭光

中国抽象主义
-伯尼托-奥力瓦

中国当代艺术是一条长长的绘画道路的果实。它从作为对传统的简单肯定的手工性中解放了出来,超越了操作的层面而获得了个人姿态的价值,并具有了观念的特性。这种特性使我们在艺术探索的国际全景中确认了近几代中国人的位置。

参展艺术家们有着不同的年龄段,从中我们可以找出一种不断在变化的抽象艺术。从1973年开始,象征价值发展到思想实体,穿越九十年代直到今天,绘画采用了极简的方式,找到了与西方艺术探索的共鸣,而这一共鸣正是基于列奥纳多--芬奇的话语:艺术是思想的工作。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