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穿越意识形态的迷雾

1已有 3841 次阅读  2010-07-09 17:11   标签迷雾  意识形态 

两星期前,在上海,参加了民生现代美术馆开馆展,《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历程》(1979-2009)。从北京去的班机上,有六十多人都是参加这个活动,加上其它航班和从各地赶来的人,约有四五百人,名副其实的打飞机赶场子,全部入住西郊宾馆,豪华的开馆宴会和开展酒会,使当代艺术圈子无缘谋面的各路英豪,多年来,在京城以外,齐聚一堂,碰杯寒暄,共享资本营造的当代艺术的历史荣光。

 

几天前,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另一个更大型的展览横空出世,《改造历史:2000—2009年的中国新艺术展》,据说办展花销1800万,这不包括对参展作品的收藏费用。我没去现场,在网上就足以感受到它的热度。两个展览的策划有不同的定位和角度,但共同的是均以时间为线索,以学术和历史为为参照,在资本的强力支持下,充满了灼灼逼人的自信和野心,这应该是金融危机以来,当代艺术作品的市场价格纷纷下滑后,资本通过学术概念连续拉动的两个高点,不知是改造了市场还是改造了历史,留给历史自己去评判吧。

 

从去年开始,在中国的文化和经济的各个领域,都以不同的角度和方式,回顾和梳理改革开放的历史,建国以来的历史,时间到了这个节点,宏大的历史观在人们心中油然而生,我也有幸参加了一系列与历史有关的展览,“历史,30年,60年”等字眼在官方,百姓和知识界,经济界处处皆是,在盛世崛起的欢乐背景下,回顾历史多是为了把自己嵌入历史,转入更辉煌的未来30年。

 

30年,使我从轻狂少年变成不惑中年,记得1979年,我在中央美院附中一年级,学校马路对面,我们每天画速写的美术馆外小花园,突然有一天,铁栏杆上挂上了油画,木雕和版画。这就是美术史上重要的星星美展的首展,挂了不久就被取缔了,我从画的标签上,知道了马德生,阿城,黄锐,王克平。。。这些名字,也知道了画还可以这样画,这样呈现,这样有感觉,有力量。

 

79年算起,跟着时间的脚步,伴随当代艺术走过30年的历程,这也是每一个生命中,最有价值的时间段。在我眼前曾驻留过的历史片断,随着时间渐渐远去,都成为历史。这是我听到的看到的参与其中的鲜活的生动的历史,它真实地存活于每个在场的生命体验中。做为亲历者和见证人,看到许许多多人们带着不同目的去梳理和解读这段历史时,看到已发生的历史事件的必然和偶然性时,总想寻找对今天和未来有推动意义的线索,否则,我们所面对的历史就没有价值。

 

有一天,和朋友偶然聊起,49年到79年,其实就是30年的时间距离,回想起自己的少年时代,听到“解放前和抗日”等字眼,仿佛是遥远的历史故事,使我不禁想到,当我们这代人热烈的追述自己亲历的历史时,对于80后,90后,他们是不是有同感,我们也许在讲述与他们现在没有关联的遥远故事。他们和我们心中所感知的历史,由于时空的的原因,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历史景观。 “文革,8564”对我们是那样近那样记忆深刻,对于他们是那样远那样模糊陌生。

 

所以,我们无法复原一个真实的历史,可以说历史是一个虚拟的景观,对于我们现在人,重要的是从历史的景观中看到大的轮廓,在历史的时空中看到大的轨迹。49年之前的30年,是中国推翻帝制后走向现代化,并伴随民族救亡的斗争历程,在这一时间和空间下的历史,国共两党各自表述,展现给后人的是不同的版本,所以历史片断的真实已失去意义。49年之后的60年,是共产党建政后,建设社会主义国家的历史,78年开始向西方开放,走向市场经济,似乎淡化了意识形态色彩,但中国从没放弃社会主义国家意识形态,经济改革也冠以社会主义特色的市场经济。 

 

去年在中国美术馆开幕的“向祖国汇报——新中国美术六十年”大展,一幅幅建国以来的名作,使我感受到的不仅是历史,而是强烈意识形态主导的新中国美术史景观。我的作品《在新时代-亚当。夏娃的启示》放在其中,尽管在题材上反映了那个时期,形式上借用了西方的手法,这件作品仍是社会性的宏观叙事,是意识形态的创作观念下的经典和代表作品,虽然具有历史的价值,对于我个人来说,85年之后,我就有意识的疏离了这个轨迹。                                                                                                                                                                                                                                                                                                                                                                                                                                                                                                                                                                                                                                                                                                                                                                                                                                                                                                                                                                                                                                                                                                                                                                                                                                                                                                                                                                    

 

当我们宏观地去观看30年当代艺术景观时,在八十年代初,面对极端的意识形态文化,我们曾有明确的反叛目标,但伴随我们成长的意识形态已深植我们的观念和意识之中。九十年代由于政治变革的理想失败后,人们把目光放在经济变革上,冷战结束,全球化进程逐渐淡化了中国的意识形态色彩。当我们反观这段艺术史,从许多当代艺术家作品的图式和背后的意识中,可以看到他们被自我禁锢在他们所反叛的意识形态中,许多当代作品放在一起,多是以具象和社会图像为主要表现手法和题材,文革的符号,传统的符号,意识形态的内容和社会政治的内容被以不同的方式,不同的艺术手法,反复使用和强化。从当代艺术批评家和策展人的批评文字和策展理念中,也可以看到意识形态所左右的思维和观念,他们对生命的冷漠和对权力的迷恋,充斥于理论的方法和视野中,使他们在群体的躁动中失去了个体的独立和感知,消弱了他们的职业责任感和判断力。

 

改革开放的30年,使中国经济逐步走向自由繁荣,艺术领域也受惠于市场经济,艺术市场也成为资本追逐的对象,当自由的资本与意识形态,权力和利益通过艺术媒介结合和共谋时。便具有了更大的诱惑力和主导力,特别是在拜金主义的功利社会,它混淆了人们的视听,在物质繁荣的景象中,使人们自然接受专制文化所遗留的艺术形式,甚至内容,当资本的运作使艺术作品和事件带来巨大商业利益时,无形中也在疏导和传播者着这种文化的图式,符号和价值观,使前卫艺术在资本的的驱动下,放弃文化的批判性,与意识形态的权力资源合流,成为前卫艺术系统里的既得利益者,它的角色的隐蔽性和暧昧性,将真正成为当代艺术的敌人,从而消弱当代艺术的活力。

 

当亿万观众的收视率成了赵本山每年出镜的硬道理时,一个农民成为中国最有才,最有名,最有钱的艺人,张艺谋也要拜倒他前,是仅仅因为商业票房吗,还是人们在这种意识形态的文化中被引导被迷失。我们处于经济推动的快速发展和变化中,在极度自由和欲望无度的商业文化中,金钱在打造着娱乐明星和文化经典,在没有自由的文化专制下,文化艺术在市场的运作下,表面上充满了活力,实质上走向畸形,粗俗,愚昧和道德沦丧。

 

中国是农业大国,农民文化深植传统文化和社会习俗中,也成为专制思想得以存活的土壤。改革开放30年,正是消除农民的城市化进程,经济的繁荣正是取决于对农民土地的不断占有和炒作,对农民劳动的长期廉价使用。当我们的当代艺术去关注农民,表现农民,发掘农民的艺术感染力和市场感召力时,我们是否想到,这种文化关照充满了意识形态的冷漠和虚伪,是否为专制文化营造了一个虚假的文化氛围,麻痹了这个社会弱势群体的意识,成为意识形态的市场经济下,培育愚民文化的市场推手。

 

当我们回顾改革开放的30历史,无疑是自由的市场经济带来了繁荣,但资本和市场在意识形态的制约下,并没有带了真正的文化自由,当人们在文化中追逐物质的商业利益最大化时,可能会逐渐淡化和丧失文化理想,放弃个体生命的独立思考和自由表达,当自由经济的商业方式进入文化运作时,我们会有自由的错觉,我们还会错把商业的价值当做艺术的价值,当资本和权力和意识形态合流时,我们会自然放弃对文化自由的追求,以及对意识形态的疏离和叛逆。

 

我们将走入下一个30年,我们在前30年的历史中得到了什么,我们不是在历史的功劳簿上享受荣光,我们不是盛世崛起的鼓噪者,我们没有忘记青春的理想,我们要的是还未得到的思想解放和独立,我们要看到真正的艺术自由和创造。我们要让未来的充满激情和活力的历史之线,穿越意识形态的迷雾

                                                                                    

 

 

2010-5-26于望京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0 个评论)

  • zzarts 2010-07-09 17:17
  • 杨云祥 2010-07-12 20:56
    历史历史,我们的悲哀在于我们不知道悲哀,悲哀的原因在于没有历史知识,只是能工巧匠的层面太厉害。
  • 蓝山鬼 2010-07-12 22:40
    300年后我们又将如何.
  • 红印章 2010-07-13 00:22
    拜读!......感受到你的.........穿越“红墙”的力量
  • 王碧蓉 2010-07-13 10:04
    历史也是过眼云烟
  • 唐雪根 2010-07-13 11:45
    文化的问题实际上政治问题。在中南海门外的两个万岁标语不清退的时代里,指望出现“看到真正的艺术自由和创造”是不可能的。
  • 巴山虎 2010-07-13 14:28
    拜读. 一个喜欢遗忘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 我们本可以还原一个真实的历史,
    如果中国知识分子愿看管好自己松弛的精神肛门. 红墙下. 在强权腥红的淫威下. 在普世互联网时代. 勇敢地敢说. 不能再脱了. 勇敢地去争取. 去捍卫六十年不知公民权为何物的尊严. 与文化自由精神......历史就本该真实.
      瘦弱的吴冠中当初就尽量不脱. 被搞了敢气. 敢怒. 敢发怨............
  • 马一鹰 2010-07-13 18:13
    当亿万观众的收视率成了赵本山每年出镜的硬道理时,一个农民成为中国最有才,最有名,最有钱的艺人,张艺谋也要拜倒他前,是仅仅因为商业票房吗,还是人们在这种意识形态的文化中被引导被迷失。我们处于经济推动的快速发展和变化中,在极度自由和欲望无度的商业文化中,金钱在打造着娱乐明星和文化经典,在没有自由的文化专制下,文化艺术在市场的运作下,表面上充满了活力,实质上走向畸形,粗俗,愚昧和道德沦丧。
    。。。。。。
    我们将走入下一个30年,我们在前30年的历史中得到了什么,我们不是在历史的功劳簿上享受荣光,我们不是盛世崛起的鼓噪者,我们没有忘记青春的理想,我们要的是还未得到的思想解放和独立,我们要看到真正的艺术自由和创造。我们要让未来的充满激情和活力的历史之线,穿越意识形态的迷雾 。

    精彩。。。。。。
  • 巴山虎 2010-07-13 18:41
    法国与中国之比较

    ,博客中国

    法国是个地道的精神病国家,这是我通过多年上访得出的结论——我认为99.9%的老法国人都是精神病,也包括一些新的移民。

    有时不免将法国与中国做个比较,想着两者的截然不同。我为我能生活在这个绝对正常的国家感到无比自豪。

    比如足球。世界杯,多严肃多严重的事情,法国人居然内讧、罢训、队员骂教练“婊子养的”,教练依旧假装面授机宜,说“对不起,你已经底线突破了,现在该传中了。”

    法国足球很浪漫,也很浪荡。一干人竟置国家利益于不顾,上届亚军这次以小组最后一名被淘汰出局,体现了“亚军怎么样,最后一名又怎么样?”的民族性。

    这事换到中国会大不同,从中央到足协到街道高度重视,球队整天开会,宣布组织纪律与领导的最新指示,希望队员打出风格,打出水平,打出精神,打出血性……,打出了就有领导贺电、接见,没打出就没有,只有个别球迷接机,举着2指说:“胜也爱你败也爱你,耶!”

    但命运就是这样卑鄙:法国人拿世界杯当儿戏,世界杯拿中国人当儿戏。哪说理去?

    又想到了《这个杀手不太冷》——这是部典型的精神病电影,杀手利奥的确不太冷,但到中国就该是零下了。中国导演先会遇到些冰冷的问题:利奥是****,而中国没有杀手的职业,只有杀熟的职业;玛蒂达爱上利奥属于早恋,早恋是被家长绝对禁止的,因为对孩子的身心健康不利;何况早恋也不能恋上利奥那样的人,粗俗冷酷贫穷丑陋,还没房子;杀警察是最严重的犯罪,对利奥的美化就等于是对警察的丑化,哪怕他们都是些恶棍;在中国没有恶棍警察,即便有也是“混进警察队伍内部”或者刚招聘的临时工,一犯事他们就被辞退了;片名也不好,不够和谐,想要过关可以叫《这个姑爷很热情》等等。

    还有新近发生的一件事:法国两个部级高官因为挪用公款被双双撤职。其中一位是花了11.65万元租用私人飞机,去参加一个向海地震后重建提供援助的国际会议。他解释说,租私人飞机实属“例外”,但因日程紧张,的确“必要”;另一位是支出公款1.2万元购买古巴雪茄。他自己抽掉了一些,价值3500元,他已向政府退还了钱款,但仍没有保住乌纱。

    因为租飞机和买雪茄而被撤职,在中国是不现实的。在中国,领导干部是最宝贵的财富,慎重对待妥善处理才是中国干部制度的智慧之处,比如先安排他们学习或反省三个月,或者改个名字看看动静再说。有人反证:周久耕就是因为抽烟被撤职并法办的!但这不叫例子。一,他只是个小小的局长,离部里还远;二,他也不是因为抽烟,而是抽疯,说什么“谁降房价就处理谁”。这是能当众说的吗?这是能当众大声说的吗?——他也是个精神病。

    我坚决反对法国,但对中国也不怎么满意,总感觉正常得还不够,还应该更正常些。比如常设国家队,把他们包养起来,封闭训练。比赛倒不妨主客场,主场“大观园”,客场 “天上人间”,业余时客串下新版《红楼梦》,或者做做保安之类。

    我最欣赏朝鲜,也只有他们才能战胜法国——法国集体内讧,朝鲜集体流泪;法国有拿破仑伏尔泰雨果巴尔扎克罗丹圣桑加缪朱丽叶比诺什……朝鲜出个金正日也就够了;法国高官租飞机抽雪茄被辞,朝鲜根本就没飞机可租,而且谁敢抽古巴雪茄试试,最后变成烟灰的就是他。因为古巴雪茄只有金将军能抽。
  • 美国周光真 2010-07-14 09:13
    记得当年在美术杂志上见到你的作品《在新时代-亚当。夏娃的启示》。印象深刻。
  • 吴永强 2010-09-04 04:17
    所言极是
  • 贾绍昌漆艺 2010-09-20 13:56
    深刻....
  • 陈丹阳 2010-12-06 20:19
  • 古艾轩 2010-12-19 13:42
  • 彭朝 2011-01-17 19:18
    马一鹰: 当亿万观众的收视率成了赵本山每年出镜的硬道理时,一个农民成为中国最有才,最有名,最有钱的艺人,张艺谋也要拜倒他前,是仅仅因为商业票房吗,还是人们在这种
    一鹰兄的点评极为精准。文化产业的便面繁荣掩盖了绚烂之花背后的畸形的苦果。是时候反思了。
  • 陈章树 2011-03-07 15:50
    欣赏
  • 予小雁 2011-03-07 20:10
  • 天地元乐 2012-06-11 11:32
    我从画的标签上,知道了马德生,阿城,黄锐,王克平。。。这些名字,也知道了画还可以这样画,这样呈现,这样有感觉,有力量。
  • 天地元乐 2012-06-11 11:37
    我们处于经济推动的快速发展和变化中,在极度自由和欲望无度的商业文化中,金钱在打造着娱乐明星和文化经典,在没有自由的文化专制下,文化艺术在市场的运作下,表面上充满了活力,实质上走向畸形,粗俗,愚昧和道德沦丧。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