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原创】书画研究四:胡翘然,书法之与十八描!--- 栗子

已有 140 次阅读  2015-09-10 15:37
【原创】书画研究四:胡翘然,书法之与十八描!--- 栗子
  看到这个标题,朋友们又该笑栗子你可真敢想,栗子感谢您抿住而续读,保证你会有所收获!于书画艺术,栗子是个新人,正处在理论学习中,所以呀,总提出些稀奇古怪的想法,理论总是走在实践的前面哦!栗子之所述,或许专业人士不屑一顾,知识无高低哦,栗子或许能为你抛砖引玉呢!(将来能成为陈传席, 也说不准哦,哈哈!)既能学习又能与百姓普及知识增加些艺术素养,一举两得,其乐而融!
  闲话不谈,言归正传。翻开书画宝典,搜索艺术历史,书与画齐名的画家,寥若晨星,栗子列举几位(或许有遗漏):赵佶,黄慎,郑板桥,吴昌硕,胡翘然,范曾,其书法与画作皆能完美结合,画中题书,必合画理,以书入画,画中必有书;以画入书, 书中必有画! 这其中之奥秘,且看栗子慢慢解释!
  首先我们要感谢历代画家的创造和总结,让我们今天能够认识十八描: 高古游丝描,曹衣描,蚯蚓描,蚂蝗描,竹叶描,柳叶描,兰叶描,琴弦描,折芦描,铁线描,战线描,枣核描,橄榄描,钉头鼠尾描,撅头钉描,枯柴描,混描,行雲流水描,这十八描法线条本是画家线描衣纹的,而书法亦是线条艺术,聪明智慧的书画家能将两者融合而为己所用,让书画艺术融谐而璀璨!
  赵佶,宋代:徽宗,一代国君,不喜皇位爱书画,诗书画全才,他创造的瘦金体与他的工笔花鸟完美和谐,以致成为今天工笔画题款之标准,于非闇就要求学生画工笔必练瘦金体,这其中必有书与画相通之道理。工笔画是线描造型,然后再反复染色成画,瘦金体之细线与工笔描之线同出一笔,相似相融,如十八描之高古游丝、铁线之线。
  黄慎,清朝:瘿瓢,诗书画三绝,其书法被后人喻为枯藤老树生花,其三进扬州,不满足而发奋,成就了其诗书画,黄慎亦曾为题款所困,为题款之书法而日思夜悟,终于有所获,其草书如枯藤老树,与其人物十八描之枯柴描极其相容,黄慎为世人书写一代书画传奇。
  郑燮,清朝:板桥,诗书画俱佳,其书法一路兰花竹叶,他的六分半隶能写入书法史,与其苦悟和创新不无关系, 据说,起初他发愤下苦功,揣摩各名家的笔法,把钟,王,颜,柳各体,都写得神似了,但还是觉得不满足,只是不知道怎样突破。只好继续用功。有一天,他竟在妻子的背上,画来画去,研究笔法的勾,横,撇,捺来了。妻子问他发什么痴?他说在练字。妻子有意无意说了一句双关话;[  写字嘛,你有你的体,我有我的体,你老在人家的体上缠什么?]郑板桥得此一句,恍然有所悟。再不在[人家的体上]钻了,就脱出诸家窠臼,自创一格。这故事自老人口中听来,未必是真事。故事不但有趣,确实存有艺术哲理。细思有味。板桥之用心良苦,他画的竹已无人能比, 何必为其书法如此费心,君不知,于艺术, 诗书画俱佳才够完整,其六分半隶,如乱石中竹叶兰草, 与其清瘦竹丛,相映成趣,观其书法能够找到十八描之竹叶描兰叶描,郑燮之名写入画史, 那是有其特殊意义的。
  吴昌硕,民国,以篆入画,“诗、书、画、印”四绝的一代宗师,观其画作,书中画中皆有篆意,画中之款书,经栗子比对,还真有十八描之蚂蝗描蚯蚓描之味道。
  范曾,当代,一代大师, “诗书画印”俱佳,其书画皆为折芦描, 此已公认,为书画一体之典范。
  胡翘然,诗书画俱佳。胡翘然先生之书法,其题款深入画理,前篇己述。现仅研其书体草法,其款识之标题字体稍大,板桥之六分半隶较明显,又偶参之有汉篆笔法,而款识之内容却是自家草体,折多为方,字虽草,字与字却笔意皆不相连,点划独立,列与列间凸凹楔合,这正是形成柴堆、草丛的关键。经栗子比较,其书法在十八描中,其大字如枯柴,其小字如枯枝,栗子将其书法之线条归为枯柴描入书是否合适?望同仁能告之栗子哦!
  自古至今,能书能画者很多,画名被书名所掩者:米芾、王铎、文徵明,董其昌,林散之、启功、刘炳森等,皆能书能画,书名皆大于画名,其画多为山水,山水皴法中线条并不明显,观其画作题款,均降其书艺,故唯有以书立名!米芾之山水点皴与之刷字相同处少,甚不相配;王铎画中题书,书画均显平庸;文徵明与董其昌,书画皆正,特色不俱;林散之画中题书山软书硬;启功之兰竹与书法较好配合,书画太似,却生俗意;刘炳森之花鸟题书多用行书,而其隶强行弱,故唯隶名!
  纵观书画相融的大家,无不是完美主义者,只有严格要求自已,思想上创新突破,艺术上一丝不苟,方能成就诗书画俱能俱佳。
  书画同源,因其皆为线条艺术,即使泼墨没骨画法,亦不能完全脱离线条,所以栗子认为,书画俱佳之同仁, 研究一下十八描, 或许对你有所启发!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