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徐娘吃螺蛳

24已有 1785 次阅读  2017-04-30 20:07   标签center  style  方正 

徐娘吃螺蛳

 

  螺蛳是一种廉价的水产品,有句老话“清明螺,肥如鹅”。说的是经过一冬的休养生息,清明时段的螺蛳肉质肥美很有嚼劲。

听老人说,以前清明节有吃螺蛳的习俗,因螺蛳有清火、明目的功效,故称为吃“亮眼螺”。有些地方吃下来的螺壳不能随便扔掉,清明夜睡觉前需扔到屋顶上,据说这样撒过后蛇虫百脚就被赶跑了,还能使屋顶上不会生杂草。

现在都城市化了,反正上海是实行不了了。加上现在四月都最后了,昨天买了些,就想乘三天假期,把果腹的事搞得丰富些。肥瘦也不管啦,至少多一菜。

   

  说螺蛳呢,江南水乡的人,感情这口。天气似热非热时,没事时搞些当地黄酒,随便答一口,也就一菜——螺蛳,便是吃的津津有味;要是大热天,更是肆无忌惮啦,傍晚,街面房子的主在家门口支一小方桌,添两三只碗,几碟小菜,摆上一大盆的就属螺蛳了。凉风习习,各种声响吹着街面,又匆匆挤过,逃遁而去,几个穿着汗衫的闲人坐着悠闲地对饮,微热的暖个神了,借个酒劲,信口开河,也算一通宣泄调剂个情绪,……哦,这便是一道悠长而惬意的江南风景。

 

  我摸过“螺蛳”的哦。

 

上海附近的周庄不仅是旅游地,现在更是开辟新道道来,逢时令,搞什么采果、看花的专项目来,就是让你身临其境找个亲密接触感。

话说我的那次摸螺丝:我们游人坐着船老大的木船,划到有螺蛳的地方停稳,船老大一手拿类似长柄的“簸箕”,另一手拿前端有一横木板的长竹竿,一下一下地把河底的螺蛳耙进那只“簸箕”里。我们呢,再装腔作势的把耙来的螺蛳“哗啦”一声倒在一只竹笾里后,就耐心地把螺蛳从石子、水草等杂物中拣出来觉得自己有水性的,胆子够大的,要过瘾的,也捣鼓伸手就近摸一把,......摸螺蛳的勾当,就是这么干过。

当然这种消遣是要客人付费给船老大的。反正是个“姜太公钓鱼”的事,解闷的,纷纷慷慨解囊,搞得满头大汗花面污垢的,还傻乐。

   

  准确地说,食用螺蛳并不应该用“吃”字,应用“嗍”字。“嗍”即吸吮之意,用以形容食用螺蛳的动作最为妥帖。嗍螺蛳是一刹那的功夫,但不见得人人都会,诀窍全在于要短而有力。嗍的时间过长,容易带出壳里面的小螺蛳,不够用力则嗍不出。所以,掌握不了火候的人便只好拿根针或牙签将肉挑出食用。自然,这乐趣要减去一半了。

   

螺蛳要嗍得爽,关键是要烧得不老不太嫩且入味,这倒颇有一番讲究。首先要将螺蛳养在清水中,滴几滴油,让其吐出肠胃中的泥沙,换水,再滴油养着,如此反复折腾至少半天光景,方可将螺蛳尾巴剪掉,做好炒前准备。

 

炒前油一定要多搁,油在菜锅内热至七分,下姜片、干红辣椒,爆香,倒入螺蛳,大火迅速翻炒七八下,倒入料酒,加入老抽、少许水,继续翻炒约1.5分钟,至卤汁快收尽时,洒上葱段,关火,加入味精,淋少许精制油,这样,一盆“红烧螺蛳”便粉墨登场了。

再看那帮食客,将汤汁和螺肉一道入嘴,“嘘嘘”声不绝于耳,此起彼伏。过节喽!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