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我想与你读本书1

16已有 1579 次阅读  2017-05-24 21:47   标签center  style  方正 

我想与你读本书1

    

作为上海人读余秋雨的散文《上海人》,自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我想与你读这本书。却没有什么好的方法,得以互动。也旧用自己书写的小楷,配些自己的批注......

上海人》开门见山定义“上海人”是这样描述的“上海人一直是中国一个非常特殊的群落。”

你想知道所以然吗?不妨看看。

余秋雨单刀直入地攻讦:“上海人出手不大方,宴会桌上喝不了几杯酒,与他们洽谈点什么却要多动几分脑筋,到他们家去住更是要命,即拥挤不堪又处处讲究。”......

华亭人、徐光启与上海人,有着怎样千丝万缕的关系?

说,上海人的某种素质,可在徐光启身上找到一些踪影。

    想知道的,就入胜哦。

 

   这位华亭出生的徐光启先生,是怎样意义着的“上海人”呢?!

 徐家汇对于徐光启,乃至上海人的重要。

     余秋雨文章了徐光启,称他是“第一个精明的上海人。”

对于一个自足的中国而言,上海偏踞一隅,不足为道;但对于开放的当代世界而言,它却俯广远、吞吐万汇、处势不凡。

    余秋雨为什么又说:“上海从根子上与凛然的中华文明不太协调,不太和顺。”

 

    历史上上海的“闹腾。”

上海“它是一个巨大的悖论,当你注视它的恶浊它会腾起耀眼的光亮,当你膜拜它的伟力,它会转过身去让你看一看疮痍斑斑的后墙。”

 历史造就着上海人这样的秉性,以至于他们“从实际体察中作出的常识性选择,”呢?

 农村的社会革命,改变了上海......

上海文明的最大心理品性是建筑在个体自由基础上的宽容并存。

 义上,谦让是一种美德;但在更深刻的文化心理意义上,“各管各”或许更贴近现代宽容观。承认各种生态独自存在的合理性,承认到可以互相不相闻问,比经过艰苦的道德训练而达到的谦让更有深层意义。

上海人所谓的“各管个”

在文化学术领域,深得上海心态的学者,大多是不愿意去与别人“商榷”,或去迎战别人的“商榷”的。文化学术的道路多得很,大家各自走着不同的路,互相遥望一下可以,干吗要同一步伐?这些年来,文化学术界多次出现过所谓“南北之争”、“海派京派之争”。

上海人很难在心底长久而又诚恳地服从一个号令。崇拜一个权威。一个外地的权威一到上海,常常会觉得不太自在。相反,上海人可以崇拜一个在外地并不得志、而自己看着真正觉得舒心的人物。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