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台湾游记之一

已有 2390 次阅读  2013-02-22 22:14   标签  台湾  Microsoft  position  relative 
  掰着手指数了一下,回来竟然已经九天了,才可以安静的坐在桌前写写自己去台湾的感受。怕是都被遗忘得差不多了,这样也好,能够剩下的都是精华。   
    倒了一杯咖啡给自己,打开音乐,里边是大提琴,换成小野丽莎吧,这样的感觉才像是一场回忆。被老公知道,又会说我矫情,其实他不懂,人生的乐趣正在于此呢!
    从七月份接到通知到一个假期的忙碌准备,整整三个月时间,两个展览。一个南京的十二张画,一个台湾的五张画,那真是一段暗无天日的时光。每天很少有十二点之前睡觉的,每天过得很是丰盈。回想自己这些年,还是随心所欲的画的居多,这么密集的画画还是头一回吧。可是过程并不快乐,几乎没有喘息的时间,还是喜欢有张弛的画画。时间虽紧,还是忙里偷闲的带着宝贝玩了一圈,看看帝王之都的精彩,顺便瞧瞧大海,总是告诉自己不同的年龄段去相同的地方也会有着不同的感受。和老公很盼望看到宝贝见到大海时的惊讶。傍晚时分,牵着他小小的手,脚丫陷进软软的沙滩,一路我们很有默契的先转移宝贝的注意力,再让大海全景呈现。沫宝贝有点愣,感慨道:这水可真大啊!这真是道出了海的辽阔这一本质,我又欣喜的骄傲了一把。
话说讲台湾怎么又扯到了这里,不过笔随心转还是可以被原谅的,继续前行。      
       台湾于自己一直有着莫名的吸引力,不因他的海岛小景,更不是因为他的街边小吃热带水果。只是因为他叫中华民国,而这个民国里有着太多让我喜欢的人与事,且不说张爱玲与三毛,即使是走过民国的林徽因与梁思成,沈从文与徐志摩,有着太多让我喜欢的理由了。只因为民国像是载了一帆小船飘摇到台湾,我于此也就有了一份特殊的感情。何况是满世界的繁体字,这个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办手续的繁复先不必说了,一行人最后还有因为没办成的而未能成行的就知道这个不大的小岛来一次有多麻烦了,大概单纯的旅游会好些。
  来到北京的T3航站楼,一片繁忙,立在行李旁等着办理机票,身后是一个前往泰国的旅行团,导游是个个子不高,头发黄中带焦的小伙子,手里拿着小而短的旗帜,费力的向团员讲解着:“泰国之行的特色就是夜生活,来了就要放下身份、年龄,尽情的融入其中!”嘿嘿,终于明白我的一个闺蜜说什么都不找从泰国回来的男人做朋友了。
   拿上票,托运行李登机,同行的大多数拿的是组委会给定制的小皮箱,漂亮是漂亮可不大实用,我还是狠狠心,拖了个大箱子出门。打算把我喜爱的民国带回来。飞机静静等候,长乐航空,是我看到的第一组繁体字, 喜欢,安静的绿色,好像此行飞去的是春天。
刚刚坐下就听到了空姐软软的如摩卡一样香浓的声音“先生请把你的包包放好哦”有如台剧里面女主角的声音,我瞬时被秒到。久在东北,见惯了女孩的生硬与泼辣,这样的对比让我一路晕乎乎的向南飞。不靠窗,不能向下看云彩一朵朵的扎向地面,真是遗憾。
台湾之行,开始了。
    到达已是傍晚,住进台北近郊的福容酒店。飞机上,一个同行的姐姐很是亲切,几天的台湾之行,有她的陪伴便不孤单。有的时候人和人的缘分很是奇妙,曾经下了决心要做一生的朋友竟也被时光冲刷得面目模糊。有些在你身边来来去去的也未必肯坦露一丝心的缝隙。可是这一年很是奇怪,连续遇到两个这样的姐姐,都是短短的画展上的几天时光,竟都牵连出心中的惦念。“一见如故”定是时光前世就雕刻出了我们的相知,今生只是等着再次相遇,才会有“如故”的温暖。
       整理完毕已近深夜,还是走到了夜晚的小街上,除了如民国般竖着挂起的繁体字牌匾,还真不觉得已经飞到了这里。台北的一月虽也是冬季,却仍是温中带湿的暖意。巷子不宽,不时有摩托单车从身边飞过,总是听说台湾车祸很多,这次算是见到了缘由。深夜街头依然有些卖吃食的小摊,水果小店,有宵夜的超市恍惚间似是老舍小说中的某个街景。这是第一天的全部印象,一个夜晚的台湾。
       说了这么多才说到第一个晚上,我打算精简了。接下来是忙碌的展览开幕、笔会、分场论坛、台湾论坛。满眼的白头发的艺术家,看得我甚是眼花缭乱。记不住相貌,名字和本人也完全对不上。记画面我倒是有几分本事,无奈也用不上啊,画也没贴在他们的脑门上。再一次感慨自己的记忆力。我祈祷他们最好每天都不要换衣服,一旦换了,我会又认不出了。从前常因为自己的记忆力不好偷偷快乐,因为看过的电影对于我来说有如第一遍的神秘与精彩,看过的文章也大都不记得细节,温故而知新的快乐在我这里总能找到。有一次正襟危坐的和老公谈到这个问题,我骄傲的说我这是把看到的、听到的和自己融为一体了,属于消化功能比较好的,统统变为营养,所以看不见摸不着的。而他的过目不忘则属于消化不良,吃什么,出来什么,没劲!!说得他一个哑口无言。
     其实对于这样的活动,我永远喜欢做一个旁观者。静静的看别人的热闹。就像朋友拉我去看的谢天笑的摇滚、三里屯的夜场酒吧,我永远无法陶醉其中的融入,总是游离,这个没法强迫,还是安心的做自己吧。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