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台湾游记之二

已有 1355 次阅读  2013-02-22 22:23   标签hidden  台湾  position  relative  color 
此行最为深刻的是请教了两位自己敬重的前辈。一位李先生,一位胡先生。李给的建议句句中肯,直达要害,每一幅都给了我最直接的建议。最后我深深的给先生鞠了一躬,真心表达我的谢意,十分钟之师已是我此行的无憾。胡先生其实是位女艺术家,一直认为她是国内女画家中做艺术最为纯粹的一个,路已经走得很远了。给她看画很是忐忑。其实十年前,我们有过一段师生缘,再次见面仍是亲切。忐忑是因我深知她对艺术的苛刻,而此时我已知道自己画面的问题所在了,但还是想听听她的意见。我只听自己喜欢的人的意见,就如前面听什么音乐的执拗。半夜五分埔归来后酒店的深谈,让自己再次温暖,虽然有些观点听得迷糊,就如十年前听她讲课一样,完全不同的一个角度。但我相信任何的         经历都不会是人生中一段苍白的莫名其妙,它只是在某个不经意的时间等待着和你的再次偶遇。所以材料这一课,我想或早或晚都会以一种恰当的方式走进我的画里。

              剩下的行程比较凌乱,日月潭、中台禅           寺、台北故宫博物院,一路都是匆匆再匆匆,来不及细品,只留下一段模糊的记忆。日月潭的碧波轻柔,禅寺的素雅安静,还有故宫里面的珍奇玩赏,看着这些风景,总会觉得我们是如风的看客,它们永 恒的在那里伫立,而我们一一从时光的微笑中滑落。
   对了,台北故宫博物院里的翡翠白菜要比我想象中的瘦小,我深受这边粗制滥造大白菜的毒害了。
    还有一个不能绕过的就是台湾的诚品书店。来了才知道这里不仅仅是书店,五花八门的小东西都出现在里面,精致的小摆设、音像、玩具、琴、漂流木的艺术品、各式的玩具,甚至还有吃东西的地方,但却不杂乱,统统加起来反而觉得变成了一种生活的文化。来了两次,仍是没逛够,让我心灵为之震荡的是行至三楼的朗朗书声。底下满坐着人,是新书的品鉴会,立在一旁看热闹,瞥见底下的年轻人手拿书本,指尖随着竖版字体轻轻滑落,我心一阵五味杂陈,太过儒雅的动作,书本该是这样读的。而我们横着读也就罢了,字也简化得不能容忍,本来爱的繁体是有“心”的,可如今没了“心”的爱让我们用什么来爱呢??身体、金钱还是别的什么??这一刻我只剩羡慕嫉妒恨之后的怅然所失了。听北京那边的老师说三联书店都要黄了,对比诚品满眼年轻的身影,真有些悲凉。
      谈完风土,再说人情,此次的台湾之行接触的台湾人实在有限。最多的就是计程车司机,街旁的路人,酒店的员工,统统一个字“真”,没隔阂不做作,没有警惕和冷漠,“礼”在这里得到了很好的延续。
     回来候机的时候和胡老师聊起人生,我有些伤感,觉得人生似是一场热热闹闹的开始,那么多爱你的和你爱的人围在身边,一路行走,不管怎样眷恋结局终将孤独。胡老师讲了个故事给我听,一开始有两个年轻的夫妻,他们很想要一个天使般的孩子,上帝满足了他们的愿望,天使降临人间,可爱而柔软。慢慢的小天使变成了小野兽,他发脾气,到处破坏,精力无穷,折磨得这对夫妻简直要发疯。再后来小野兽变成了翩翩少年,离开家有了自己的生活。有一天当少年回到家,发现他的父母亲变成了两只老怪鸟,脾气古怪,像两个陌生人。胡老师说这就是人生,顺其自然的接受,这没什么... ...  好吧,我希望有一天我会变成《阿飞正传》中飞啊飞啊不能停歇的无脚鸟,累了就在云里休息。
            台湾之行结束了,生活继续,不管怎样,再次的开始终将带着些不一样的感受,这正是我喜欢的。

写于2013 . 1 .25 家中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