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王文治的六十自壽詩

1已有 431 次阅读  2017-05-25 14:17   标签王文治 
        王文治出生於雍正八年(庚戌,1730)十一月十六日,乾隆五十四年(己酉,1789)在湖南長沙與畢沅相處期間,恰逢六十生辰,於是以詩自壽:
        六旬彈指過雲煙,興到初吟自壽篇。身謝萬緣由早退,眼高千古為通禪。年惟隨分何須假,福已逾涯不在全。好煞瀟湘對明月,須知屈賈未華顛(時客長沙)。
        少年孤露泣飄蓬,豪氣生於徹骨窮。匹馬燕京走塵土,橫槎滄海溯鴻濛。屋書(球人呼其國王之稱)乞字金樽綠,若秀(貴公子之善歌者)憐才玉頰紅。奇絕茲遊千古少,至今回首大瀛東。
        鳴梢聲動曉光初,濡墨淋漓上玉除。何意鶢鶋近鐘鼓,深慚鵷鷺點樵漁。貧交特為文章厚,懶性終嫌禮法疎。自顧華簪原不稱,東籬非是愛吾廬。
        親民有旨選儒臣,萬里遙行六詔春。飯豆羹藜貧太守,支風借月老詩人。自甘宦海輸他巧,偏是蠻鄉愛我真。三載皇恩歸五馬,江湖從此乞閒身。
        應共西湖結契多,五年常住水雲窩。桃含宿雨蒸為霧,桂引香風釀作波。故友餽金勞致問,門生載酒數相過。閒來自製銷魂曲,笑遣紅兒月下歌。
        千尋太華穿雲出,四扇潼關向日開。同甲故人持節在,一時名士裹書來。唐陵剪草尋碑版,杜曲看花舉酒杯。乘興洮河還策馬,長城萬里暮徘徊。
        多生知是打包僧,腰雪無從叩上乘。婚宦積塵憑病洗,文詞結習與閑增。身攖金網幾三匝,眼障紅紗只一層。一自導師傳海印,洪爐鎔盡玉壺冰(謂海宇本師)。
        漠漠煙霞渺渺情,端居何必說逃名。頻年蹤跡依山寺,明日生涯付水程。事到過來方悟險,路當難處輒成平。華胥大夢何時覺,為報晨鐘且莫驚。(《夢樓詩集》卷十九《六十自壽詩八首》)

        匹馬走塵,橫槎滄海,濡墨淋漓,遙行六詔,西湖結契,遣歌紅兒,洮河徘徊,皈依佛門,大夢初醒。八首自壽詩大體上勾勒了他大半人生的所經、所歴、所思。詩將結尾時,王文治想起了《列子》中的一段話:
        (黃帝)晝寢而夢,遊於華胥氏之國。華胥氏之國在弇州之西,台州之北,不知斯齊國幾千萬里;蓋非舟車足力之所及,神遊而已。其國無帥長,自然而已。其民無嗜欲,自然而已。不知樂生,不知惡死,故無夭殤;不知親己,不知疏物,故無愛憎;不知背逆,不知向順,故無利害;都無所愛惜,都無所畏忌。入水不溺,入火不熱。斫撻無傷痛,指擿無癢。乘空如履實,寢虛若處床。雲霧不硋其視,雷霆不亂其聽,美惡不滑其心,山谷不躓其步,神行而已。(《列子.黃帝第二》)
        王文治借古人流傳的這種“解夢”說,告誡自己,或許還將之勸誡友朋:人生不就是一場華胥大夢麼!
        前篇已經提及畢沅生日稍早於王文治,畢曾撰《六十生朝自壽十首》,對照兩人自壽詩,體例似有相近之處,或為王從畢詩中有所感悟。
        記:王文治於1789年所作《六十自壽詩》,出現在了北京保利國際拍賣有限公司擬於201766拍賣的3673號《王文治1788年作快雨堂詩草冊頁》中,真贗當不言自明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