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美术界大师玩画皮?

1已有 497 次阅读  2015-04-18 12:22   标签沧海之后  刘海粟  丁绍光  简繁  陈丹青 

美术界大师玩画皮?

 

2015-03-16冷凝 错爱

 

 

内心中向来对于那些号称大师的人还是稍稍有些尊敬的:人家毕竟有一技一长。然而,随着反腐攻势的猛烈,与腐败息息相关的字画大师们,就像天价茅台一下,也在逐渐显露原型,甚至昨天还有点被《腾讯文化》剥的很有点一丝不挂的意味:不仅范曾、陈丹青、丁绍光**,甚至就连刘海栗也成了好色无聊的老头。好奇之余,不禁简单梳理了相关资料一回:

 

“内靠贪官、外靠土匪”的范曾

 

在中国,范曾的知名度很少有画家能比,不是因为他的艺术而是因为他在官商之间游刃有余,尤其是得到中央高层的抬举。他借机“辞国”的那次新加坡画展,全国人大委员长和全国政协主席都发了贺电。他在“辞国声明”中着墨政治,反咬其主,让圈内人很不以为然。而他投奔的西方社会,只在他发表“辞国声明”的短暂一刻给了他聚光灯,对于他的画,则不屑一顾。

 

在巴黎,范曾卖不出去画,坐吃山空。他只好再回中国人的市场。中国大陆不行了,在他“辞国”后,中央高层点名骂他:“毫无人格!毫无国格!”他的全国政协委员和民盟中央委员也被撤销。我在洛杉矶看到台湾的电视新闻,范曾到了台北,在机场被画廊老板和收藏家追打。原因是他为了推销新作,利用媒体炒作,说台湾市场上他的作品全部是赝品,这让经营和收藏他作品的画商和收藏家极为愤怒,集体对他封杀。

 

范曾困居巴黎,一筹莫展,精神近乎崩溃。无奈,他给中央领导和统战部负责人写信,与海外政治划清界限,请求回国。(简繁)

 

“谎话连篇、自私虚荣”的丁绍光?

 

作为丁绍光二十余年的知交,简繁仍未给老友留任何情面。在《沧海之后》里,你会发现,拆穿了那些啼笑皆非的谎言,剥掉了虚名和财富的光环,剩下的丁绍光不过是一个久居乡野,自私、虚荣,夸夸其谈的可怜老头儿。(腾讯文化)

 

《沧海之后》付印之后,我告诉丁绍光,书即将面世,请他做好心理准备,从此他的华丽外包装将不复存在。丁绍光坦然回我,他早已做好心理准备,一定可以消化我的秉笔直书。丁绍光与我交心说:“你再怎么剥光都伤害不到我,因为,我不想再忽悠了。”他感叹,“现在中国人人忽悠,一个比一个厚颜无耻,什么不要脸的话都敢说,什么不要脸的事都敢做,我厌恶透了!”(简繁)

 

“反复无常、老而迷色”的刘海栗?

 

简繁为人礼数周全,但下笔并不为尊者讳(亦不为自己讳),将刘海粟生前不见人的底子抖搂了个干净。在《沧海》的编辑推荐一文里,他笔下的刘海粟“是一个自信心极度膨胀的人,反复无常失信于人的人,年既老而仍痴迷女色的人”。(腾讯文化)

 

2005年,近代美术教育的先驱人物周湘的孙儿周传写了万言长文,揭露“洋场恶少”刘海粟的劣迹:刘本纨袴子弟,1909年在光绪帝内廷画师周湘创办的上海布景画传习所中学画两个多月,因调戏周宅一名丫头而被开除……(本君注:后面写的事太恶心了,不忍啐读)(百度百科)

 

在美国吃吹饭的陈丹青?

 

在简繁的笔下,陈丹青就是一个在美国吃软饭的画师。至于此事的真假,自有公论,但搜索网上陈丹青的资料,还真在百度百科上搜到了上图,虽然,这张图并不代表什么。

 

再搜一下,在网易得到了下面这条信息——身为50后的陈丹青曾明确表示:“我在国外看到的讨厌的中国人,基本上是50后、60后”。陈大师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精神还是满不错的。

 

以前,大家挺喜欢说娱乐圈——贵圈挺乱的。现在看来,美术圈其实也挺乱的,而且,比娱乐圈更特色!

 

还好,我们吃鸡蛋不必管母鸡什么样子,看画也不必管画师什么样子。

 

所以,让画归画,画师从商场、声色场回画室吧!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