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哀悼邹老师

已有 4171 次阅读  2011-10-16 21:32   标签微博  北京  成都飞往  艺术家  广州 

 

呼吁,搞文字工作的大家,用文字送邹老师一程吧

哀悼邹老师


在成都飞往北京的的班机上,关机之前,打开微博浏览,看到博友转发的尹吉男先生的微博:“邹跃进教授去世了”。意料之中,但也没有想到会这样快收到这一噩耗。前几天杨卫组织的艺术家捐赠作品展,不是说老邹还很好地在广州接受治疗吗?怎么就走了呢?!飞机就要起飞,悲凉心情此时难以名状,同行的隋先生坐在后排,此时不能给任何人倾诉,只能拿出电脑,用文字去怀念这位善良的老师。

尽管同处美院,但和邹老师接触不多。他是我的硕士论文的答辩老师,记得他当时指出过我的论文中关于“浪漫主义”、“古典主义”概念界定的问题。博士在读期间,我选修过邹老师的“视觉文化研究”,所以,邹老师算是我的真正意义的上的老师。当时我选读的文本是福柯的两篇短文《照相式绘画》和《这不是一个烟斗》。在他启发下,写了《数码摄影技术的普及以及艺术的狂欢》一文。

毕业以后,和老邹的接触多在各类研讨会上。在我的有限的接触中,邹老师给我的印象是个善良、真诚的人。印象深的接触有几次。

一次是在北京机场,应该是飞往杭州的飞机起飞之前,正和几个同行的年轻批评家聊天,邹老师乐呵呵地走了过来,说我们“你们烟瘾不大吗!我在吸烟室只遇到了xxx,可见你们是能忍得住的,只有我和他忍不住,呵呵!”

一次是去年在银川,在西部双年展的研讨会开完以后,第二天上午主办方安排去看阴山岩画,参观的过程中没有看到邹老师,回来的时候在宾馆大堂遇到他。我问他:“邹老师,怎么没有去看岩画?”他说“腿不舒服。”细看他的脸色,有些发暗,就没好意思多问。随后的批评家年会上,老邹对大会议题的讨论依然兴趣盎然。但在会议闲暇,听别的朋友说起老邹病情,就开始有些神伤,说是腰部有一个肿瘤。

再后来听说老邹已经住院,我和老邹的最后一见是在北京301医院,当时邹老师正在进行第二次化疗,除了起身不太方便,整个精神面貌依然很好,当时聊了半小时,就离开了,当时离开医院的时候,我依然相信:好人一生平安,老邹没事。

再后来就是听到很多传闻,说邹老师如何如何。没想到时间竟然这样无情,从发现病情到现在,一年的时间,就把善良、真诚的邹老师带走了。

曾和邹老师在岳麓山屋有一次闲聊,他喝不了多少酒,我俩就着一瓶红酒,慢慢聊天,具体聊些什么不记得了。但当时的愉悦现在依然历历在目。最喜欢他张嘴哈哈一笑的坦然与真诚,和我一样,掉了两颗牙。怎么就走了呢,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邹老师,一路走好! (学生刘礼宾随记,用文字送邹老师一程)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 天乙 2011-10-17 00:08
    沉痛哀悼!比较吃惊。简短旁听过他在一次研讨会上将现实主义。
  • 三龙一门 2011-12-20 15:16
    拜读。
  • xingyanling773 2012-01-31 11:39
    认识邹老师是2007年在湖北黄冈,参加央美论文批评奖,邹老师是评委,对邹老师早就读过他的书,颁奖完毕,从黄冈师范学院驱车去山里,在车上我和邹老师坐一排,向他请教了很多艺术方面的问题,邹老师很随和,实在,也很健谈,烟瘾很大。要了他的电话号码,后来打过几次电话问候,没想到,这么快就走了,沉痛悼念邹老师,邹老师一路走好
  • 余元康 2012-02-17 12:05
    沉痛哀悼!
  • 三十年河东 2012-02-18 22:10
    悼念!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