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回望

1已有 384 次阅读  2017-11-29 23:01

回望——大型历史油画《沈阳1945》作者王俊专访

本报记者  王丹

    奋进辽宁江山如画”——喜迎十九大辽宁重大历史文化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作品展在2017916日在沈阳辽宁美术馆拉开帷幕,我市有4幅作品参加了这次展览,其中油画只有一件,是我市资深油画家王俊创作的大型油画《沈阳1945》,这幅作品由于第一次展示苏军进入东北的主题,在展览中得到广泛的关注,今天王俊在他的工作室里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王丹: 首先,祝贺你的作品能参加这样的大型展览,这次辽宁大型历史题材工程的美术展览,是辽宁省宣传部主办的,从策划到展览整体运营了4年,展览日期正逢党的十九大召开的前夕,可谓历史上第一次的精心组织筹划,能选中是一个了不得的成功,您觉得自己参与这个大型作品创作和以前的艺术创作有什么不同?

王俊:谢谢,首先我感觉非常幸运能参与这样的大型展览,的确和我个人的其他作品有很大的区别,第一个感受就是难度大,历史是马虎不得的,有历史事件,对待历史每个人都可能有不同的解释,历史事件的发生和如何看待历史是两码事,我接到任务时的题目和展览的题目是不一样的,当时给我的题目是《沈阳815光复》,这个题目有一定的难度,因为沈阳不是当时的重庆,严格的意义上伪“满洲国”还没有解体,日本兵还暂时把持着政权,虽然不像以往那么猖狂了,也有百姓上街放鞭炮的情景。但毕竟不能像重庆的中国人那样充分表达欣喜若狂的对胜利的喜悦心情。后来我与辽宁美协副主席崔晓柏先生商量将题目改成《沈阳1945》,他欣然接受。

王丹:我在“九一八”记念馆中看过一幅油画,也叫《沈阳815光复》,那幅画是表现群众欢庆的场面,而你的作品表现的更像是一个纪念碑,您是如何选择用这样的方式表达这个题材,并采用三联画的形式?

王俊:苏军进军东北这段历史在我成长的大部分时间里是不知道的,在中国的艺术史上也没有出现过类似的主题表达,这主要有复杂的历史原因,比如“雅尔塔协议”中苏关系等等,另一个原因是“光复日”是发生在1945年,国民党统治时期,虽然是民族解放的大事件,但是由于长时间和“革命斗争”的主题相左,不符合当时的政治原则,因此是一个一直回避的问题。改革开放之后,随着党的历史任务的转移,随着历史档案的解密和一些其他文艺作品的出现,尤其是***主席在“庆祝中国反法西斯胜利七十周年”的讲话发表之后,我们才有了正视这段历史的勇气。至于为什么不表达“高兴”的场面是因为这样的场面在中国的历史画中出现的太多了,另外我个人觉得这场战争的胜利用微笑来表达简单了些,我更愿意将胜利表达的庄严,更仪式性;这也是采用三联画的原因之一。

王丹:你这幅作品表达的是苏军解放东北事件,在这场战争中没有中国军队,从画面上看不出是中国人的胜利,你不担心你的作品在草图初选的时候会因为某种原因被刷下来吗?

王俊:开始,有这个担心。我又仔细的研读了***主席的讲话,中国是世界反法西斯的主要力量,抗击日本不只是局限于在中国的土地上,中国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举全国之力使日军深陷进战争的泥潭之中,牵制了大量的日军的战争机器,才会使得苏军抗击德国成功,才会使得世界取得反法西斯的胜利。另外,用三联画也可以减弱这种担心,而且可以更全面广泛的表达东北解放的这一历史内容。

王丹:听说,在草图评审的时候又出现了4件和您一样的主题,都是反映沈阳815光复日作品,而您的作品入选使得另4件作品落选,这是怎么一回事?

王俊:我也听说了,内情不太了解,标题都是事先公示的,题目撞车的事经常出现,我也没看过他们的作品,不能乱说。

王丹:您的三联画左屏画了许多真实的人物,他们是谁?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您能说说吗?

王俊:大型历史绘画展览是允许出现画面说明的,我的说明在展览的时候没有被采用。八个人物,从左到右分别是:李运昌,武修权,冯仲云,周保中,彭真,唐凯,曾克林,陈云。这个左屏有一个题目《先遣》是表现我党在1945年第一支进沈阳军事政治力量,是冀热辽地区李运昌的部队,并组建东北人民自治军,司令员曾克林,政委唐凯。彭真,陈云,武修权是党派到沈阳组建东北局的官员,冯仲云是抗联的随苏军到沈阳的,时任沈阳卫戍区副司令。周保中是抗联的重要领导人,时任长春卫戍区副司令,920日,周保中与彭真进行了三天三夜的谈话,这是抗联在东北坚持十四年抗战又多年与党中央失联之后的第一次见面。彭真在听取周保中的汇报后,感慨万分,他说:在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革命斗争中,有三件最艰苦的事,第一件是红军的二万五千里长征;第二件是红军出征后,南方红军的三年游击战争;第三件就是东北抗联14年艰苦卓绝的斗争。这段话作为我党对东北抗联的评价被多次引用。这些人也是东北局的雏形,在他们后面是欢庆胜利的群众,在那里面显现了杨靖宇,赵一曼,冷云,赵尚志,马占山的身影。

王丹:这有点像舞台背景大屏幕的感觉。

王俊:是借用的这个手法。

王丹:再说说中屏,这是画幅最大的,总共有多少个人物?

王俊:有形象的大概200多个,

王丹:200多个形象,每个都不一样,我听说画家都有自己的习惯的形象特征,你这里这么多形象,三个国家的人你如何区别?

王俊:借用历史图片,在画这幅画的时候,阅读历史资料,下载历史图片,还要买服装,拍照片大量的工作为了一个目的,尽量恢复历史的原貌。三部分人都是这幅画的主体:日本人,苏军,中国人。各自的心态不同表情不一样。

王丹:背景放到了沈阳火车站,当时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吗?

王俊:沈阳火车站在824日确实发生过战斗……

王丹:824日,是8,15之后?

王俊:是的,关东军在821日在长春放下武器,但这时国界的战斗还没有完全结束,接收有一个过程。824日在沈阳火车站里面发生了激烈的战斗,打死苏军100人,毁坏**多辆。苏军由此提议在沈阳火车站建造纪念碑。就是我们看过的**纪念碑,为了这座纪念碑沈阳人没人捐一个铜板。这幅画就是表现战斗结束的场面,事件是蓝本。

王丹:右屏画的是一个家庭,这是谁的家,有历史根据吗?

王俊:这个不是具体的家,我想表达“家国”的概念,国共两党的军人代表全面抗战,后面的榆树代表树大根深,象征中国人的生生不息。

王丹:右边还有一个日本小女孩……

王俊:是的,这是一个日本遗孤,在我们小时候有日本血统的家庭很常见,70年代才离开,大概有几万人。我记得当时德国战败时世界每个地方都不接受犹太人,而在中国,我们这样对待日本遗孤在全世界是没有的,这是大爱。

王丹:您的每一幅画里容纳的内容都挺多的,应该说三联画在你这里不单单是个形式问题。

王俊:这每一件事都是发生在辽宁这块土地的事实,辽宁和东北人民为民族解放做过的牺牲和贡献,历史不会忘记。

王丹:谢谢您接受采访,这和我采访的其他画家完全不一样,你从不夸耀自己为艺术做多大贡献,反倒谈的都是深重的历史话题,我个人非常同意您的最后的结语:辽宁,历史不会忘记。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