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南宋名画赏析 | 中山君何在——龚开《中山出游图》

5已有 4362 次阅读  2015-11-30 10:04   标签中山出游图  南宋名画 

 

《中山出游图》

南宋 龚开

纸本 长卷 水墨

32.8cm×169.5cm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

龚开,字圣予,一作圣与,号翠岩,淮阴(今江苏淮阴)人。景定(1206—1264)年间曾任两淮制置司监当官,南宋亡,隐居不仕。龚开喜用水墨画鬼魅及钟馗,怪怪奇奇,自成一家。其画用笔粗重,墨色淋漓,造型夸张,画上多题诗及跋语。他的成名作有《中山出游图》,中山君,就是钟馗。

此画卷首的钟馗与卷中的妹妹相互呼应,而妹妹的侍女的回眸又牵出尾随而来的鬼队,从而使读者的视线从卷首一直落到卷尾。同时,两乘肩舆呈八字排开,打破了因横线过多而产生的呆板,使画面出现了变化,而且,坐与行的对比也使节奏感加强,突出了钟馗的凶猛尊严的同时,又有文人所特有的气质。

画家不囿于元初盛行的李公麟白描法,衣纹中以中锋行圆笔,有如行书,简括疏松,粗厚古拙而飘洒不滞。鬼卒的用笔短促简劲,顿挫有致,勾画的肌肉颇合人体解剖,作者以墨画鬼,手法多样,用怪诞奇异的造型突出各种鬼的形态。龚开以“学古”为标榜,以“创奇”为目的。有人说他“胸中磊磊落落者发为怪怪奇奇在毫端”,其毫端“韵度冲远,往往出寻常笔墨畦町之外”。龚开的鞍马和钟馗击鬼,更是他在元初极为擅长的题材。他所特有的隐喻手法和奇异的艺术风格,正是在这个时期达到高峰,“其胸中之磊落轩昂峥嵘突兀者时时发见于笔墨之所及”。

龚开是有怀才不遇的感情的。他早年曾在赵葵手下任职,而赵葵是一代名将,但是龚开却没能做出什么像样的事业来,南宋就灭亡了。这对龚开这样心高气傲的人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于是,创奇的目的就是为了发泄,发泄那些郁结在胸中的块垒。试看他的题诗:

髯君家本住中山,驾言出游安所适。谓为小猎无鹰犬,以为意行有家室。阿妹韶容见靓妆,五色胭脂最宜黑。道逢驿舍须少憩,古屋无人供酒食。赤帻乌衫固可嘉,美人清血终难得。不如归饮中山酿,一醉三年万缘息。却愁有物觑高明,八姨豪买他人宅。待得君醒为扫除,马嵬金驮去无迹。

 

诗歌的前半部分还是在描述画面,说明钟馗这次出行很怪异,说是玩吧,还打着一个小鬼,说是打猎吧,却又带着家眷,只能说边玩边工作,但这样做的效率有多高呢?所以,诗歌的后半部分就评论说:与其这样,不如归去喝中山酒吧,什么事都别管了!让这世界充满苦恼吧!这里腹诽之意已然是昭昭若日了。

美国电影《蜘蛛侠》中有这样一句话:“能力越大,责任越大。”钟馗可以上天入地,除奸去恶,能力不可谓不大,但是诗人在这里却批评他没有尽到该尽的责任。可见,龚开此图,并非纯粹为了表现个人的求奇,而是针对宋王朝的灭亡有所愤恨。因为据记载,相传唐玄宗患重症,夜里梦见一个大鬼正在捉食小鬼,并自称钟馗,应举不捷,据说是因为被小鬼换了面目,丑陋不堪,被考官直接“枪毙”了。所以,成了鬼仙的钟馗就发誓要消除天下的妖孽。唐玄宗梦醒后,诏令吴道子画梦中所见。自此,民间每年的岁末都画钟馗以祛除邪恶。

 

根据这则故事,我们当然可以推测龚开其实是想借用钟馗的题材表达心中难掩的痛苦,有那么大的能力,却忘记了责任的钟馗,或者是没有履行责任的钟馗,实在是让人失望!遂使山河零落,中原易主。题画诗的最后一句中“金驮”一典的运用更明确地表现出龚开内心的痛苦和怨恨。《晋书·索靖传》:“靖有先识远量,知天下将乱,指洛阳宫门铜驼,叹曰:‘会见汝在荆棘中耳。’”后人就用“铜驼荆棘”借指山河残败、世族败落或者人事衰颓。另有,周颐《蕙风词话》卷三云:“神州陆沉之痛,铜驼荆棘之伤,往往寄托于词。”

因此,龚开在创作《中山出游图》时心情一定是非常沉重的。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