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南宋名画赏析 | 李白独行吟——梁楷《李白行吟图》

已有 4598 次阅读  2015-12-04 10:26   标签李白行吟图  南宋  梁楷 

《李白行吟图》

南宋 梁楷

纸本 墨笔

81.2cm×30.4cm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梁楷在南宋宁宗嘉泰(1201—1204)间在画院做过待诏,但是因为厌恶画院规矩的羁绊,就将金带悬挂在树上,自己开除自己,自由生活去了。他生活上比较放纵,被人称为“梁疯子”。这点跟李白还是有共同语言的。李白也是生活放纵,爱喝酒,醉了让高力士给穿鞋子,被人称为酒仙。

梁楷以简略的“减笔”画法著名。这种减笔画法,简之为简,神完气存,乃近道矣!李白当然也很了不起,他的诗歌想象力丰富,语言平中见奇,跳跃感很强,读之朗朗上口,思之绵绵不尽,语言词汇喷薄而出,不可断绝,可谓诗中仙人。所以,梁楷画李白,手下运笔之时,心中必有戚戚焉!

因此,有人说这幅《李白行吟图》未必就是梁楷画的,但很少人会否认画中这个人物就是李白。实际上,他是不是李白其实也不重要,它只是一个艺术符号,但这个有意味的符号有太丰富的文化内涵,大概只有李白才有这样自如的洒脱,才有这样狂放的抱负,才有这样众多的郁结,才有这样沉重的压抑。所以,说他是李白也未尝不可。

说这幅画是“有意味的符号”,并不是为了迎合西方人发明的语汇,而是它确实超出了简笔人物画的藩篱,以高度概括的两条墨线,就完成了人物造型的建构、人物精神的传递,使形和神在一个整体中完全融合,不可分割。遂使人物,或者说画中的李白显得神采飞动,洒脱自如,不免让人有贺知章之叹:“子,谪仙人也!”

此人物造像,黑白分明,浓淡相和,轻重相较,遂使墨色宛如跳动的音乐符号,让人感受韵律的活跃,宛如清泉汩汩而出,在草丛、石块之间蜿蜒跳跃,或者叮咚如古琴鸣松,或者哗哗如儿童喧笑,圆浑有力的墨线的运用,完全可以体会出梁楷作画之时,那不可被抑止的感情冲动,宛如火山之将爆发,洪水之将溃坝,狂放的抱负在冲击规则的束缚,不屈的志向在挑战肉体的感受,诚如苏学士自言,此人亦有一腔之不合时宜也!

至于衣袖而下,笔意烂漫,墨韵淋漓,纵横扫荡,恣肆汪洋,与肩部笔墨之谨严自律,形成一开一合之姿态,上下呼应,尤其彰显人物之英气勃发,不屈之志跃如。而即使是这样表现动态,人物却透出一股静净之气,稳如泰山的站姿,欲言又止的自律,使这个人物的形象最终圆满起来。不得不佩服画家游刃有余的功夫,令人在最激动澎湃的时候,忽然看到了满山遍野的金莲花,看到了水面浮动的荷叶上的露珠,闻到了空气中传来的阵阵清香,感受到了习习清凉的山风,世界忽然就清静了!静且净,清且正,至于个中滋味,真是无法言说了,只能如玄奘法师,打个马虎,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著名美术史家陈传席先生曾说过:“画中最难得的就是一股清气,而清气往往不是求能得到的。”细读梁楷此图,何止一股清气?整个宇宙都是清静之气,非是天纵其才,真是很难解释了。

不过,当今世人,迷恋红尘诸相,执著于感官享受,以静净之气为凄冷,以清正之气为萧索,或又以鬼魅之域为净土,以腌臜不堪为潇洒,颠倒若是,不以为耻,反以为是,执迷不悟,不免让人感叹。

梁楷的《李白行吟图》,满纸清气。李太白虽有不世之才,亦不免“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之境遇,但历史淘汰掉沙砾之后,总是会记住那些得到清静之气的人。一如曹丕所言:“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年寿有时而尽,荣乐之乎其身,二者必至之常期,未若文章之无穷。是以古之作者,寄身于翰墨,见意于篇籍,不假良史之辞,不托飞驰之势,而声名自传于后。”此处所谓的“文章”,其实文化也!其实道也!于是,何必跟人攀比富贵荣华?攀比声望地位?为何不攀比下道德修养、文化品位呢?

不管具体愿意,梁楷、李白都抛弃了富贵荣华,都没有什么骄人的功绩,但是,他们留给历史的印迹是谁都抹不掉了。

 

(摘自《云舒浪卷:南宋时期的名画》 陈文璟著 文化艺术出版社)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