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心象”表现主义的拓展 ——谈近作水墨肖像

4已有 237 次阅读  2017-08-27 21:49

 



      “心象”表现主义的拓展


——谈近作水墨肖像

 

 


生命渴求的欲望及现实给予满足的有限性,常常困扰着世间生灵。有46亿万年的地球史据近年考证300万年前产生了人。而人类自我认知的自身历史仅有5千多年,2千多年前才产生了抚慰心灵的宗教。虔诚的教徒们常常说是上帝创造了人,而最客观的真实是地球创造了人,脚下这片沃土加上适宜的空气阳光,才是人类世代生存的根本! 古希腊哲人说“认识你自己”,可是自“智人”史以来,又有谁真正解开过“人”这个谜?可以说,上百万年的漫漫长夜,将是人类永远无法踏入的盲区,人类将永远无法彻底认识自己!

孤草荒烟,疏星残月,浩瀚银河渺茫太虚,苍凉寂寥的天地之间,留下的是千古沧桑的痕迹废墟痕迹的归宿,废墟痕迹的岁月之奠痕迹最后的集大成者,就是苍茫一片的模糊废墟,阴森、怪异、清冷、荒芜、幽玄、深邃……

在废墟的混沌景象中,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将要往哪里去?

这是一个永远无法阐明与解释清楚的永恒哲学命题!

在创作水墨肖像的过程中,我也领悟到,有关人之为人的何来何去的一切追问,似乎都不会有结果,一切解释都会不靠谱。唯能稍微看到点影子的是,人类的面孔与身体多多少少会储存着自身一点点最原始古老的内在遗痕与隐秘。岁月沧桑,刀耕火种,谜一样的朦胧、梦一般的迷幻,似乎能在人体尤其面孔中若有若无的可以意会难以言传中体现出来。脸孔无疑是人类日月精华之所在,历经上百万年风刀霜剑的历练,无穷无尽的恒河沙劫般的遗传轮回,其内在已储存了足够的基因信息密码,只是人类永远无法自知与解读。不论愉悦、凄苦还是麻木不仁,面孔永远是人类自身最重要的关注与回忆的永恒焦点。活着的人挥之不去,旧的储存,新的又来,年年岁岁日日时时需要面对。在无数人群中,你也会遇到总有那么几个或一两个或更多的面孔,叫你刻骨铭心,永难忘怀,用世俗的话说,这就叫缘分。

可能过久从事抽象实验水墨留下的习性,在水墨肖像创作过程中,我常常刻意忘却人的面孔外在视觉形准,神往于人性深处那种麻木、苦难、无奈及近乎一种宿命的精神残缺的探求。“诸相非相,诸法空相”,两者讲的都是心性修行的功夫,人世间是非对错本心觉知,众生平等,物性平等,物相不等,一切皆存在于因缘组合时空之中。物之外在实而虚,物之内在虚而实,诸相虚空,诸法无我。这是从佛学的角度看众生,即使从世俗的眼光往深处说也是不二法门,无俗无雅。上百万年的亿亿亿万人之无数面孔无穷垒迭的流淌,只留下了“诸相非相”的虚幻概念,一声长叹:“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有业内朋友谈到我的近作水墨大肖像时,总说近看有点抽象,远视才看到有面形的意象与具象的“脸味”了,我想这正是自己所想要的那么一点与众不同的效果,重内在而对外在形象形准的淡视,也对应了我一直以“消解”的思路与眼光观察“世像”的初衷。尤让自己特别感兴趣的是艺术创作过程中的某种状态,这种状态不是日日有时时有的。有状态时,会有一种冲动的欲望与极强的爆发力,意到笔随,韵达神至,气裹其中,不散不滞,于激情挥洒中静观其变。在局部有抽象意味的笔墨中,寻找整体意象乃至具象的视觉感受,也应合了英国著名怪诞主义画家培根所说的,是在一种抽象与具象中的撕扯。同时也受到美国著名抽象艺术家德库宁、波洛克、戈尔基等人的影响。当较为激情的“书写”行为过程结束,也是画面完成之时。最终,由于信念、根性、东方材质及时代性的差异,自己并未完全落入西方艺术模式的窠穴,而是走向了自己坚守的东方笔墨的“心象”表现主义之路。

“心象”表现主义,就其客观本质来说,也是无东无西,无古无今,只能是人在某种人文环境与精神氛围长期孕育中,内蕴一种厚积薄发真实与自然的精神形态。这就是我们与不同地域人种那么一点点差异,随着地球村的进驻,这么一点差异也会慢慢淡化。“心象”表现主义,作画过程中需要戒除刻意矫情,一切尽在转瞬情真之间的一种潜意识的运行状态,感觉如石涛所言的“一画论”,无章可循,“一画”而就的无法之法。掺合其中夹杂着的,是较强的现代意识与观念的表现欲,这种状态在某种尺度上也颠覆了传统意象水墨中的创作方法论。

近年来,我似乎一直在比较纯粹的黑白水墨上做文章,暂时告别了早期抽象表现主义的重彩水墨实验。未来如何,健康的活着就好,在艺术上,只能以积极的心态顺其自然。写此短文,也是为自己偏于“心象”表现主义的大水墨肖像系列作一总结性回顾。自己今后主力的重要支撑点,仍会用在当代艺术“消解”思路的探寻上,仍然是“无相”法门,我行我法,悦意而平常。艺术是多元的,见智见仁各有其端,自己也不会顾及一切身外冷暖风情,因为在艺术上,我只是想成为一个“人在途中”的行者,召唤我的永远是内心的呼唤!

       

          杭法基  2017823日于北京



 作者与作品

 


作者与作品



     工作室


  


      西方哲人苏格拉底



      六祖慧能



美国民权人士马丁,路德金




    鲁迅笔下中年后的闰土




塞万提斯笔下的唐吉柯德




   美国垮掉一代的诗人




虚云老和尚



     一位病中的批评家




一位日本现代诗人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