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技”“道”“想象力”“创造力” ——谈书法专业研究生教学

已有 642 次阅读  2014-04-11 12:16

”“”“想象力”“创造力

­——谈书法专业研究生教学

 

郑晓华

 

 

专业书法教育的职能,应该在培养全面高素质的书法专业人才。这里面应该既包含优秀的创作人才,也包含优秀的研究人才。如果说本科阶段是全面打基础,那么在研究生阶段的书法教学,按照现代教育的分工,属于学术型的(接近于国际上的MAMaster of Art),应该偏重于学术研究,而创作实践型的(即MFAMaster of Fine Art),国内称艺术硕士则偏重于创作。

 

但是在我国这两者很难分开。因为在中国传统社会,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君子不器不能截然分开。几千年的文化传统使中国艺术无论音乐、戏曲、绘画、书法,都形成了也许是中国特有的并重,从业者必须兼修的艺术形态和模式。必须兼修,这不仅是我们固有的文化传统观念的要求,也是中国各艺术门类自身的生态存在形式要求。因为中国这些艺术,就是在那样一种文化土壤、阳光、气候环境下培育、发育生长起来的,的展现形式,的精神内核。一旦离开,即可能沦为”——失去鲜活生动生命内在特质支撑,成为游离于文化边缘的匠人,由此而很可能被永远排斥在历史的聚光灯之外。

 

所以,从艺术形态自身来说,它要求修业者以交相引领、推动、促进,从历史的寻踪开始,跨越万水千山,最终实现历史超越的梦想。因此我们研究生的专业教学,立足于中国艺术的本土文化基础和历史一贯思维,必须淡化创作型学术型的畛域,按照中国艺术自身固有的规律,设计教学。这也许是我们书法人的宿命,它是无可选择的。

 

基于并重的融通式教学,在教学方案的设计上,必须有几大基座。

 

一是本科阶段初步涉猎中国文化史课程,包括文学、历史、哲学。这个范围很大,穷其一生也不一定能够研究深入,领悟真谛。我的设想是鼓励学生阅读一些传统名著,如《大学》、《中庸》、《论语》、《孟子》、《老子》、《庄子》等。这些原典,内容博大精深,深入进去,当然也是穷其一生而感觉必然感觉还很不足的。那怎么办呢?我的设想是通过泛览,了解基本思想,通过局部精读、关注部分重点篇章,了解和中国文化价值观关系密切的内容。这一功课的主要目的,是加强学生作为文化人的民族文化观念,知道自己祖先想什么,怎么说的,你应该怎么做,才配得上做一个中国文化人。书法家是最中国的文化职业之一,这一基座应该是不能少的。

 

第二基座是传统审美理论文献。这里包括文论、诗论、书论、画论、乐论等。实际上中国各艺术门类核心精神都是相通的。无论是视觉的书法、绘画、还是听觉的音乐,它们都是中华民族先民生于斯长于斯漫漫数千年长期积累发展而形成的中华审美理想在不同艺术载体的外化和延伸。阅读这些文献,有助于学生建立起一个认知,心印中华审美文化理想的观念体系,从而使他在书法形式层面展开的思维,有源源不断的文化乳液;他未来在书法形式方面所作探索,不离开民族审美核心价值观所规定的轨道。他的创作、探索,能和中国历史文化的基本精神相吻合;由此而获得它在中国文化体系中的历史合法性。

 

第三基座是书法史文献阅读研习。这是了解历史,了解本门艺术的过去。本科阶段应该已有较深厚的铺垫,研究生阶段应在此基础上有更深入涉入。人物、事件、作品,你所见越宽,心中的历史储存越丰富,当然未来可资藉利用的武器越多,将来挥戈上阵的空间前景也自然越大。

 

这三大基座,可能都属于的范围,有了的支撑,方得以立身存业。实际的教学是综合推进。三年的研究生在校攻读期,最后一年集中写论文和做毕业创作,所以前两年必须同时进行施工同时进行。

 

的训练层面,我觉得应该重视培养学生的认知力、想象力和创造力。

 

世界艺术史的经验告诉我们,评估一个时代的艺术发展成就,在盘点这个时代历史,看有多少人,在多大程度上超越了历史以往的建树,为历史提供了新的思想、观念、技术,包括材料、介质的改进,新艺术样式的形成,等等。从法国印象派、野兽派、立体派,到美国抽象表现主义,历史无不证明这一点。书法既为艺术,当然也不能例外。中国书法史的发展事实,也和国际艺术行业的游戏规则相印证。唐代超越晋人,宋人超越唐人,继而明清超宋元,都在这个时代有一批人,他们在书法的艺术观念、形式语言创造、技术、法度等等方面有独特创造,从而构成中国书法史连绵起伏的历史发展链环,峰峰相连,延绵向上,伸向无际的历史发展高空,为后代万世所敬仰。

 

我们这个时代的艺术要超越前人,对于我们生活在当下的生命个体来说是很困难的,但是对于时代整体来说是必然的。共和国时代的巅峰书法家,肯定不能是和前代一样的。基本精神气脉是千年一贯的,但是形式语言、样式应该是原创的,和当下我们的时代风尚相匹配,和古人拉开一定距离。唯其如此,他才有资格代表我们这个时代。

 

时代的超越需要积淀,我们都生活在历史进程中。为了推进超越的时代尽早到来,我们都需要朝这个方向努力。教育是培养人的,因而更富有筑基之责。不能想象一个时代高等书法教育,以模仿为教学圭臬,倾力培育学生的模仿能力,这个时代能培育出具有原创精神、能大跨度超越历史的艺术大师。

 

所以我觉得,大学的书法教育,在技术训练层面,应该厘清两个概念:一是临摹,二是创作。临摹是基础教学,是专业基本技能的培养工具,它的目的在培养学生对艺术真理的认知力,获得艺术创作的基本技术,掌握本门艺术的那些基本门道。二创作才是专业教学的核心,这一阶段,要注重学生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培育和塑造。学生通过基础阶段的诸多课程拼合,拥有了大料历史资料,也积累了一定的技术经验。熟悉了的历史资料,熟悉了的历史规律,掌握了的基本技术,需要通过创作训练,促成其完成专业人士必须拥有的知识整合形式语言整合技术融合等能力,从而形成作为一个专业书法家应该具有的自由驾驭书法艺术语言和技术进行创作的能力。在原创理想和艺术想象力的引导下,他应该能够调动所有思想、艺术、文献、视觉资源,进行合乎艺术规律的自由创造,创作既具有鲜明个性、同时又符合艺术规律、具有较强审美共同性的艺术样式和作品,从而实现书法作为艺术的最高本源---以书法服务心灵,达其情性形其哀乐。(孙过庭语)

 

中日韩三国书法拥有共同的历史文化基础,但是在后来的发展中各自形成了自己的民族特色,在的把握上,三国书家群也显示出某些不同的价值取向。这一点,我们从中日韩三国的对书法艺术的流行称谓,似乎就可以看出一些蛛丝马迹。

 

在中国,从经典文献看,古代书家论书,既有称书法,也有称书艺书道,而近世普遍使用的是书法。日本韩国的书法观念由中国传入,他们所面对的经典文献是共同的,但近代西学东渐浪潮中书法艺术列为独立一科,在韩国称书艺,在日本则冠以书道。顾名思义,,实际上代表了书法艺术与人的精神世界联系的三个不同层面与对书法艺术理解的根本价值观。这一观念理解把握的不同,可能导致书法家群体在审美趣味、技术方法和创作风尚上的差异。

 

中国人使用书法概念,体现了中国书法家对法度的高度重视。是规则,是一切表现的基础,凡是从事此道者必须遵守规则。这是对的。以为这门艺术的核心,这就造就了中国书法艺术的特点:技术水准始终占据高位。当然这也是应该的,某种程度上,技术因素决定艺术表现的高度。没有技术就没有艺术。何况中国是书法艺术的母国,这门艺术从这儿起源,她是这门艺术游戏规则的制订者,技术的引领者,当然要绝对重视。但是把作为一门艺术的核心,可能出现的问题是:会在观念上造成技术就是艺术的误导,混淆的分野。忽略书法作为一门艺术,更深层的人文意义。类似情况在西方近代美术史上也时有发生。它对一门艺术的技术推进是好事,但一个时期内,人文情采的丰富性和时代审美的绚烂多姿,可能会因此受到影响。中国当代书坛持续多年的千人一面问题,是否可能跟这个有关系?

 

韩国书界袭用书艺,从名称可以看出他们对书写艺术的娱乐性的重视。应该说,韩国的老一代书法家(如在世的元老赵守镐先生),他们在书法观念和趣味上应该说和中国毫无二致,是相当正统规范的,技术品味也很高。但是中年青一代,从他们的创作看,他们越来越显示出追求”--审美娱乐的倾向,在技术上,越来越多游离于法度之外,或取舍在法度任情之间,追求片时书写快乐大于追求深沉悠远的东方审美境界,从而在笔墨形式上,越来越率意,甚至不甚考究。韩国书法界专家学者曾从韩国人的铝锅式的民族性格特点,诠释韩国书法的技术精度降低率情表现度提升的现象。重娱乐、重当下快乐体验,收获的是形式的多样化和丰富性,但技术精度的缺失必然导致韩国书法的通俗化,能站在历史等高线上参与竞争的书法家越来越少了。

 

日本将书写艺术冠以书道之名,看得出其立意存心高远。是基础,在审美活动中的应用,则有点哲学意味,通过艺术要参悟什么的,把书写艺术升华到更高的层面。笔者十多年前在日本做访问学者,跟日本书法界有一些接触,也阅读过一些他们的著作。他们的表述,是日本书道更注重书家精神自由的追求,与中国书法异趣。这一点应该值得肯定。但是他们的问题和韩国书法一样,对技术的重视不够,最终导致高远的目标,是否能够凭藉简单的技术而得以实现,就成为问题。没有足够的技术支撑,形式是难以承载重负的。

 

综观中日韩三国书法,在”“关系上,应该说三国书法家都重视。但是偏重各有不同。中国书法界有技道并重的传统,但在的理解和把握上,偏重对知识涵养、艺术规律的研究(所谓的字外功),而对古代书家所倡导、追求的道之焕也(张怀瓘)的境界,则少关注,甚至根本无人问津。这可能也是应该引起我们学界重视和反思。(2013612日)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