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532书法工作室——舒鸣

1已有 2992 次阅读  2014-04-14 15:13   标签工作室 


舒鸣,侗族,1984年出生于湖南靖州,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美学博士。

1990年作品《鱼》获湖南省少数民族书画展金奖,并被选入湖南省美术教材;

2008年获西泠印社“百年西泠•中国梦”海选比赛华南赛区优秀奖;

2012年随中国人民大学书法代表团赴美国肯恩大学作交流展;

2012年入首届“赵孟頫奖“全国书法篆刻展(中书协主办);

2013年入全国“魏晋风度”新锐书法作品展(中书协主办);

        首届“陶渊明奖”全国书法篆刻展(中书协主办);

        首届“乾元杯”全国书法篆刻展(中书协主办);

        第三届全国草书展(中书协主办);

        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全国书法展(中书协主办);

2014年入生态大连全国书法篆刻作品展(中书协主办);


我的书法观:“边界的突破”和“生命意志”

 

作为一门中国艺术,书法必然强调传统,但并非每个学书法的人都能找到有效的方式方法进入。李可染说:“以最大的功力打进去,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诚然这句话有其合理之处——所谓“一学九练”,学习艺术固然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同时这句话误导了很多人,以为只要投入时间就行,所以很多人以夸耀自己二十年或者三十年功力为荣,但细观作品往往使人大失所望。西方学说也有“一万小时法则”,认为在一个行业中,要想成为大师,一个人必须要有一万小时的实践经验,但大部分人忽略了这一万小时的前提条件——它必须是“不断突破边界”的一万小时。所谓“不断突破边界”是指在一个时间段中,一个人不是在简单的重复自己已有的技能,而是进行连续的完善,最终这两种不同的方式在效果上会造成天壤之别,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一只有五年工作经验的青年医师可能比从业二十年的老大夫技艺更加精湛。所以李可染的“最大的功力”也必须是在不断“边界的不断突破”前提下的,不然成为大师,绝无可能。

进入书法,我们大多是通过临帖,但绝大多数的人都并非采取最有效的方式。一般人可能一辈子就使用对临,也就是逐字抄书的方式。在这种泛泛而临的过程中,往往没有对细节进行仔细的观察,时间也极短,这一过程中仅仅可以完成两个任务,其一是对字的“识别”,其二是对字形成一个“模糊的印象”。而在接下来的书写过程中,这个“模糊的印象”会马上被意识中那个字“原有的印象”部分或者完全的改写,最终的书写结果往往是对以往毛病的重复,所以这种临帖方式效率极低。

有效的方式有两个特点,第一是要有“痛苦的快感”,痛苦是因为“边界的突破”,有快感是因为效果显著,第二是以点破面,一次取的点一定要小,如此效率更高。临帖的目的就是要用古人的书写习惯,来完善自己的书写习惯。而这种完善过程,必须伴随着对“原有印象”的改写,所以必须借助一定的工具和方法。其中,首先在临帖过程中便一定要有“印摹”这个阶段,其次是一定要有高度的针对性,一段时间内把有限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到“一个”需要改变的点上,这个地方可以是一个点画的运动轨迹,一个偏旁的搭接,一个字字内空间的布白方式,左右结构字中两部分的关系等等。总之,这个点必须“小”,最终才会有“集腋成裘”的效果,这才是学习书法过程中“不断突破边界”的方式。

进入传统是追求共性的过程,但书法作为一门艺术,它的成功却是“生命意志”的完整显现。苏格拉底说:“认识你自己”,我认为这种认识是超越道德和文化层面的,是内心最深刻的真实。这种“意志”潜藏在人的基因中,潜藏在人的“无意识”中,它有对事物的最原始最本真的冲动,是这个世界上最有说服力和感染力的声音;这种声音是先验的,它并非是对自然、对任何杰作的模仿,它超越一切教条的束缚;读书越多的人未必对“生命意志”有更深的体会,他人的体验有参考价值,但同时也会遮蔽我们的感受。冰冷的技法没有意义,而动人的技法却可以和观者“生命意志”之间产生共振。而作为有天赋书法家,需要敏感的去感受这种内心的真实,通过它来对具体技法做出取舍。无法体会这种真实的人,无法走出传统的世界,最终进入“自由王国”,用李可染的话说就是无法“打出来”。

作为一位书者,我对于自我“生命意志”的体验是有限的,但我认为正是因为它的存在,让我的学习有了目标和方向,而我也将继续深化下去,让最传统的技法来表现最真实的自我。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