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油画家 任传文

6已有 4872 次阅读  2014-04-16 16:40   标签油画家  style  江西  丰城 

 任传文,19632月生于江西丰城,1990年毕业于吉林艺术学院油画系,2003年中央美术学院油画高研班结业,现任吉林艺术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油画学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油画院外聘画家。

   作品曾参加第二届中国油画展、中国油画学会展、上海国际美术双年展、北京第一、二﹑三届国际美术双年展、中国油画赴美国大都会展﹑东京展、韩国和俄罗斯展,中国风景画芬兰展等国内外各种展览,并在北京、上海、台湾等地举办个展和联展,曾获中国油画艺术作品奖,中国青年油画艺术作品奖,中国风景画展奖等奖项,出版有《21世纪中国艺术品评丛书任传文》、《中国当代油画家任传文作品集》、《浮生.- 意象任传文》、《中国油画名家画库任传文》等画册,作品被国内外美术馆、收藏家等广为收藏。 


世相与性灵之间的穿梭者                                             ----我看任传文先生的绘画

                                                张新田

 

[①]水流似孩童絮语,

而山林水泽答道:

我们低声细语,

我们湍流不息,

我们为你鸣唱。-----《浮士德》

自然像是在等人述说,等待着一位了解并能为其传情表意的人,等待着一个使者,现如今,在绘画这个盛大的百草园里那个使者已经悄然地向这里走来,他就是画家任传文。

在传文的绘画里所出现的物象几乎都是充满了生机的,一切都在诚恳的说话。真实与存在感,是自然的真实,人生的真实,观者也会在画中体会到自己的存在。传文的画是属于东方的,这是他本身的自然属性,也是他作品的自然属性。师法自然的他相信自然的神性和规律,他所描绘的人物小而置于广阔的天地宇宙之中,这同时唤起一种心境,这种心境和意境正是深深地植根于中国古人关于宇宙本质的观念之中的——一种自然和宇宙相通相融的“天人和一”的宇宙观。作品达到“神”的境界,就需要画家注入自身内在丰满的精神,才能达到“意”的境界。他使我们返回到我们自身,并对画家所献出的形象领悟,画作将我们带入了画家的创作意识,我们通过画和画家联系交流,形成了意识的开始和世相通往性灵的醒悟。

《夏天的回忆》(2004),清澈的流水,枝叶的低语,似有轻风拂动,观者仿佛感受到画家满怀深情的聆听这自然的美妙声音,水声似乎充满了无际的天空与空气中,小溪也在低声耳语。忽而,这水声又戛然而止,画面中的河水中听不到任何喃喃之声,静得仿佛能看到河底的沙粒闪烁着光亮。是的,他所描绘的流水似乎又具有了一种让人平静的气息,让我们感受到心灵充实的时刻自然所赐予的礼物,静止的水变为了浩大的宁静。在这柔软清澈宁静的水面上,画家实现了无尽的回忆和白日梦,也使站在画前的观者再度感受到这如梦般真实的意境,我们似在云中漂浮,在空中漫游,像巴尔扎克说的:“河流似小径,我们在那里快跑如飞”。在这种精神的诗性体验中,人变得轻盈了,我们从活跃的形象中受益。传文实现了原生自然与性灵自然的统一,这宁静的水简化了世界,通往我们宁静的心灵之路。《夏天的垂钓》(2005),溪水穿过浓密的轻微摇曳的树林,在一片墨绿中悄悄地流淌,它并不发出潺潺之声,它几乎不流动。人物与景物与绿融为一体,面对画家所创造的这一天人合一的世界,观者的惊奇与赞赏油然而生。世界的安稳和安逸仿佛由四面八方渗入了我们的身体内部,似乎一切都在融化,一切都在统一。生命与自然的和谐同时被唤醒,我们也从漠不关心的沉睡中苏醒,画家把自然归还给我们,这清凉是一股觉醒的力量,所有的意象都在空气的灵动中散发出了馥郁的芬芳。

传文的画为我们提供了一种精神的安然、诗性的理念。他探寻到了世相通往性灵的入口,同时填补了现实生活中的非现实空缺,增添了观者内心的安稳与宁静。他说:“我绘画创作的初衷就是试图找到一种手段,把这种精神和灵魂准确而永恒地保留下来,还一片宁静、恬淡的清流给这个纷繁劳顿的世界。”他把生命从有限中释放出来,趋向无限。把惊叹、赞美、激动、愉悦的感官归还给我们。《山谷》(2007),画家将我们置于一个天地中而不是在一个社会里,这种稳定的、宁静的、逃离了时间了的心灵状态形成了绘画的语言,造就了传文和他的世界,连同观者的心灵也一同享受它的安宁和一种平易和谐的统一。仿佛世界同时向画家和观者开放,时间在此中断,以至在此不在发生任何事情,世界也同我们一起静止休息。《曙光》(2008),画面呈现温润、安宁的血珀色,越过那些小而暗色的躯体,直击我们的灵魂。画家似被天感召而来,被地诱惑而来,画笔似被自然指引,他像我们昭示了具有心灵的人只听从天地的召唤!

而对于这寄存灵魂的空间,传文是有着自己深刻独特的领悟。他说:画面中只有具备灵魂,才会和观者产生对话,引起共鸣,二维的画面中缺失了赋予灵魂的空间,则平面的空间不会引起任何深邃思想的穿透。传文是谙熟了八大的精髓,继承了画面自身的空间暗示,完全用笔墨、线表现形的走向,也就是在视觉层面达到了这种高度,才上升到精神层面。而在这一点上,表现最精妙的要算《浮生·冬日》(2008)了,近处缆线蜿蜒曲折,远处山脉点点,占据了画面大面积的天空薄得似乎画布都可以呼吸,而上面斑驳的痕迹确给了画面殷实的重量感和时光穿梭的空间感。

传文一直没有停止对《浮生》这个系列的描绘,有自然的,也有记忆的。庄子云:“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传文确是把这忽然而已的动态瞬间幻化为静止和永恒,他似低语般静静的娓娓道来,赋予了那些处于漂浮游荡状态的平凡生命以性灵。那些甚至一生都不知如何安放自己的人,在传文的画作面前,他们获得了短暂的停留,否则他们不会知道他们自己是谁。画家究竟集合了多少魔力,可以带动那样一位迟钝的观者,使他从画家的表述中发现和理解世界。传文曾感慨:人生的种种学习最终的目的是为了让人们学会爱,那么现在,任何被爱的东西都成了他赞美的存在。《浮生·一线辉光》《浮生·闲适》(2008),时间和空间化成禁锢的高墙,是画家给了没有阳光的大殿里一线辉光,散落的象牙白的色块是流淌的时光,倾泻的笔触是在寻找现实的出口,人物那无可名状的眼神……画家坦言:这样的画只能画一次,是不可复制的。

叔本华说:“美学的静观会使人同意志的悲剧分离,从而在瞬间平息人的不幸。”传文的画提供给我们一种静观及宁静的力量,画中的情感世界和情景片段,拓宽了我们的生存的物质空间与精神空间,并使我们重新对生活和宇宙充满信心。作品中表达出来的生命体验和生命过程,同时也回馈给生命,是一次生命的增长,更体现出静止、稳定、统一的生命原型。

在画家的协助下,我们如同亲身经历了这自然之旅,使我们的观看也获得了荣耀,这种一气呵成的创造形成意识与意象相互和谐,让观者感到似乎所有的感官都在现实中苏醒。在传文构造的自然中,观者与画家都与一个新的天地共同诞生。《星光》(2005)是光的变换生命,《焚梦》(1995)是芬芳的火焰。《黄昏》(2006)记录下了落日的绚烂,令人炫目的光芒,想必夸父见了也不用再辛苦的逐日了。《浮生·旧梦系列》(2005)使我们集中精力回想平时在我们脑海中分散浮动的内容,它不仅提供了打开外部世界的锁匙,同时也提供了打开心灵之路的锁匙。

传文的作品正是这样,他带我们进入如画的生活,有如涓涓细流进入我们的世界,体会存在的本质——安适,并能让观者找到自己心中的真诚与宁静。他的画给了我们逃逸现实的空间,而这空间又非理想主义的空间,而是灵魂的居所。传文似乎是与天、地,与自然之神签了约的,他自己也说:仿佛是上苍引领着自己在画,机遇和创造也都归结于造化之神的伟岸。宛如在《圣土》(2009)之中,画家带领我们虔诚的匍匐顶礼膜拜,接受这自然的馈赠和恩赐!他在这每一张作品中,反复祈祷,反复叮咛,自然在这儿,灵魂也在这儿。

在传文的画作面前,总会让人觉得:无论我们经历何种苦乐,我们都似乎能够让心灵初洗如婴,且怡然谛听着悄然激荡的自然的、灵魂的久久回声!

                                       张新田   201010 写于长春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