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渭水屈原:我的精神炼狱》(上篇之三)

已有 174 次阅读  2015-03-22 14:14   标签孔子学院  软实力  屈原  铜川  国家 
《渭水屈原:我的精神炼狱》(上篇之三)


《黑白颠倒》

最近因为写作,黑白颠倒
半夜爬起来,心里没鬼
登上QQ一看,前河站已经静悄悄
只有白天,宏德把我对先贤和社会的不满的
那些诗,贴在上面
/
志良同学说:中庸的态度没有瞻前顾后
我当时不再线,没能愿闻其详
我俩站的角度不一样
他在陈家山,我在铜川
中庸肯定前进了一大步
我们现在不是原教旨主义
孔子学院是我们国家面向世界的软实力
/
孔子向前只看到尧舜禹和周公旦
三代圣王实行的是禅让制
那里没有部落势力打破平衡
历史也没有湘妃落在斑竹上的泪
舜死于南方,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败仗
/
孔夫子和他的徒子徒孙以及隔代的
精神遗传,都是学究天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那个太平就是我们的先人忍辱跪着
没有被外族绝种
/
孔门中人在道德上自以为绝对正确
所以,一级一级向上跪着的伦理
绝对没有问题
从伦理出发,所有问题都要
两面碰壁,掐头去尾
只有中间落在地上的那一段可以实用
这就是中庸,是真理落在伦理里的委屈
/
他那个社会实践,左右都划了不能逾矩的
红线。就是头顶还压着一横
那就是天。天的儿子都是天子
天子处理问题必须严格依靠《论语》和
《中庸》的原则
你看,老百姓在《论语》里都站不直
那还不是到处都是冤屈
还找不到主持正义的衙门
/
如果正直站着说话,那是离经叛道
大理寺里的那些铁面包公
肯定会判那人大逆不道之罪
你话说多了,惹毛了皇帝
皇帝会喝令武士将你拉出午门外
就地斩首
/
将轴心时代的孔子与苏格拉底比较
会有很多相反的发现
苏格拉底说:问题意识能诞生新的思想
你们人人都是太阳,我只是个接生婆
孔子说:太阳只有天上一个
地上的君王就是代表上天意志的
人间太阳。你们不要妄测圣断
/
他是圣上,他头上的皇冠前后垂下
珠帘,令他很不舒服
后面的珠帘代表他的母亲
可以在他年幼时垂帘听政
前面的珠帘代表他的妻子
在他死后可以在幼子的背后垂帘听政
总之,皇宫内院除了太监
就他一个是可以挺胸的大男人
没他允许,你不能抬起头来
见了天子还不赶快下跪,那是找死
/
现在相对宽松的政治环境
要感谢那些替我们说话的人
他们都变成革命先烈
有的还不在身后的纪念碑里
他们知道反对派走得更远
/
具有原创意义的哲学家
中国只有孔子、老子和庄子
西方世界却是数不胜数
可怜古人没有今天的观天的条件
那些恒常在他们的道理里
都是无知的短见
/
所以,我要向苏格拉底遥致敬揖
他因为自己的无知才与学生辩论
他的著名论断:德行就是知识
为了避免无知的罪恶
他把伦理道德与科学的发展联系起来
使得西方世界虽经宗教黑暗
仍在对他的重新发现之后
取得了文艺复兴之后的辉煌成就


《坚白》

渭北缺乏潮湿的空气,一到冬天要防火
一点生气也没有,雾霾会埋怨西安人
在此十三朝故都不断重叠之地
随便一锹土,都会有不同朝代的骨灰
/
这个暖冬缺乏春秋战国那样的坚白
黑色的暴露总是夹带俗常来攻
我能听见的争论土气太重
就像两条快要干死的鱼
变成互咬尾巴的太极
/
只有水不是简单的循环
它的智慧不只是向低处流
它还会变成水蒸汽重返高空
它的河流不会迷失大海的方向
季风吹来后它的流量会越来越壮
/
古人只知下处,以为这就是百谷主
水无常形,这是替自己的良心开脱
所谓厚德载物,是因为他们不知道那些植被
被水滋养之后,活得有模有样,与水不一样


《一朵奇葩》

此时水很冷,阻止我投入的冲动
沙很细,杂有一些黑粒
腿很累,这是丈量了我的暂住地与它的距离之后
第一次在它的身边长久停留
/
以前,我写的最美的诗篇还呆在漆水的支流——王家河
二号信箱对面的那座东山上的窑洞里有我的青春记忆
那上面的梯田多已荒弃,侧柏的成活率也成问题
/
自从长腿鹬在王家河给我留下深刻影响
它们南飞之后,再没有从水里找见它们的羽毛
从东风机械厂沿着王家河下行一千米会见漆水
它穿过铜川这座煤炭资源枯竭城市,颜色恰如其名
/
曾经,我是渭水的支流的支流——漆水拒绝的
一个倒影。不是因为颜色太黑看不清面目
而是那些浑水只会东拼西凑沿途的风景
反映着与古人的诗词完全相同的内容
/
那些虚情假意堆积过久,他们久闻不觉其臭
一旦我指出他们的抄袭局限缺乏社会的良心
他们反而嫌我是一个以诗危害朝廷的愤青
/
本来与那些只会模仿古人诗词的诗人们混迹
已足够让我恶心。再被他们踢出诗词学会
还是有一股恶气需要吐出去
/
现在,渭水也没把我放入眼中
因为我不是省作协的会员,它拒绝与我签约
因此,至死我也不会随大流,进行体制內创作
我只能选择在岸上越来越坚定地为正直活着
/
对渭水来说,几千年灌溉关中平原,已足够让它疲惫
再负担孕育一座超级的西咸大城,更让它厌恶
它不在乎再淹没一位抑郁寡欢的傲岸诗人的身影


《致作协》

不能进入那个协会,并不是我的耻辱
一个比你们所有人都优秀的诗人
不需要你们的肯定和物质奖励
/
如果我要进入那个协会,就不是它在改变我
而是我要改变它。我会让铁凝主席让个位置
我不敢恭维作家都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我要为那个协会争一个与中宣部相等的位置
/
当初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中国的问题
是农民与土地的分配不公问题
因此,主席把他们发配到农村去
让他们向农民学习翻身做主的亲身体会 
/
现在,中国的问题都聚集于信访接待站的外面
作家是不是应该站在他们中间深入体验?
那些小资情调、那些华丽的幻想,都是闲得扯淡
他们也不嫌蛋疼,还是那么矫情


《纸上谈兵》

这是自命不凡!如果诗人附庸风雅
只说以前诗人说过的话,那不过是小儿科
/
真正成熟的诗人是他潜心不同领域
用不同的身份,说着撼动山岳的活
他那细节的独特,足以复活被历史的岩层镇压的蝴蝶
它的翅膀的扇动,足以引起蝴蝶效应
/
语言在他手里就是魔术,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
全靠与万事万物构通的本能
在大爆炸的过程中,它们没有完全被动
我们的艺术本能迟早会带领我们见到最高的神明
/
你看,纸上谈兵,我比赵括还凶
他在敌人的包围圈里犹豫过久
又做了没有太多技术含量的集团自杀冲锋
在吃掉战马和老弱伤残之后
聚集起的最后力量,全用在冲锋的路上
因此,我要向杀谷里仍然拒绝腐化的骨头致敬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