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东方想象:想象成就大师

1已有 212 次阅读  2018-03-28 11:25   标签东方想象 

我从没想过,活到这把年纪,还有机会成为一位如此出色的艺术家。

花了大半辈子,引导人家如何看画,影响人家如何作画,但从没梦想过:有一天自己能拾起画笔来作画。

寒冬的午后,我斜坐在躺椅上,朋友送来一本“东方想象”的图册要我写点东西,画家多数是熟悉的名字,但所有的画面却是陌生的,第一回认真看这些画,脑子一团疑问? ….为什么有一群人这样画,到底在画些什么?

 

.午后的阳光很暖和,我的脚刚动过手术,换了个姿势,感觉舒服级了,舒服的令人神往….

 

隔壁是女儿的工作室,他是搞设计的,闲暇也画点画,刚绷好的画布就放在画架上,….

旁边还有一台据她说可以通向世界的电脑,上个月经由他的演释,我学会与上海的朋友交谈,…..

 

我没有迟疑的画下第一笔,不需既定的形象与构图,就如同盘古开天的混沌世界…..

 

“是孙良吗?”

“看到你几幅画”….“很有意思,你简直把自己成为艺术新天地的造世主,利用那些飞翔和浮游着的生命体,以奇特的姿态展现着生命的美感。我一面在网上给他留了短信息

 

笔锋一转,很快速的的完成另一个形体,那是一个巨大的飞蛾,

突然我觉得有必要与远在昆明的曾晓峰聊聊….

 

“我的朋友称这是《魔图》,我个人认为:艺术想象一定是收敛的、集中的、并且是有针对性的。它与现实相关、与个体的生存经验相关,这种收敛、集中、针对,是一种恰如其分的分寸感,它游离在现实与超现实之间,在意料之外而又在情理之中。”….

“脱离现实的想象是一个美丽陷阱,自娱的游戏,无法表达艺术家的生存感受。”

“艺术家在谋划作品时借用想象,利用想象是一种较为明智的状态。在借用与利用的后面,存在着一个焦点,这个焦点就是艺术家对现实人生的态度。想象作为游戏,较易被**,如同流行性感冒,最终堕落为样式主义。想象作为艺术家表达人生态度及生存感受的利用物时,它会携带着极强的个人信息横空出世。…..

平日话语不多的晓峰,谈起艺术来竟是如此滔滔不绝….

 

利用他议论的同时,我在白纸上随手勾了个小稿,包含有各种各样的怪物,比如恶魔般的虔诚的祈祷者,丑陋的水牛,多头的怪物,无礼的蛇,讨厌的公鸡,悠闲的大象,随和的天使以及各种小精灵等等。

 

“叮当!叮当!”有人按门铃---来自电脑..

“长胜啊”---是梁长胜

“我正随手勾着画呢?线描还真不容易啊!但很过瘾,好象这些图象是自然由身体流露出来似的,上回你提到这种感觉,说:绘画对你不是创作,而是自然本能的流露,我现在总算体会了,.还是强调一句:不易啊!.”

 

随口聊起了“索家村”艺术部落被拆了

“我的画室首当其冲,第一批被拆了”晓峰在网上不胜唏嘘

“前几周我才去索家村看了一趟岂梦光的画..”

“他的画风变了,以往自称:我的画通常环境很大,场面比较复杂,而人却很小,但我的兴趣却仍然在人的问题上,我很想知道其他人对“人”是怎么想的,所以我的作法有如带着朋友登高俯瞰,看看这个世界的模样,也看看人是怎样的角色。我们看到了环境,也看到了环境中的人,他(她)们为环境所局限,为自己营造的社会所分割,为自然所孤立。我们未必能理解他(她)们在干什么、想什么、但是我们知道在这个庞大而坚硬的世界面前人的尴尬是微不足道的。

“现在把人物放大了,夸大人物的造型与姿态,加入中国固有的一些老典故,更加调侃时代的荒谬感”

 

“另外一位在索家村的朋友是吕鹏,他的房子还没拆,但也知道无法久留了“长胜说。

 

“吕鹏是那位堆积文化碎片的画家吗?“

 

“我手边刚好有老栗(栗宪庭)有一段评论,写他很深刻中国这一百年,先是经历五四中国传统文化破碎的时期,其后,五四至毛泽东时代建立的文化传统,又在改革开放中破碎。我这里所谓的文化传统是指一种完整的价值体系,所以近20余年,开放使我们的时代像一个大垃圾桶,欧陆风情和大屋顶,可口可乐和文人茶道,***和祖传秘方,或追赶时尚,或沉滓泛起,新旧良莠一齐向我们涌来。我们已经没有了任何选择和判断的能力,因为我们已经没有了价值的支点,我们只有短期的功利,我们只有欲望,这时,中国人所谓的文化,其实只是一些文化的碎片,在我们的记忆里,也只是一些没有系统的文化的堆积。我以为通过这种社会背景,可以容易理解吕鹏的作品。

 

“有空再去看看他的画…..

 

终于结束了电子会谈,想起这种跨越时空的世界,很早唐辉就开始描绘了,他从创造〈时间机器〉开始,一连串的《飞行机器》〈在DOS的轨道上〉,预言星际大战的〈时空一击〉与人类未来的〈蛋白质记忆〉,很佩服有时艺术家竟成为未来的先知。

 

有人预言未来,就有人回顾过去,刘大鸿最近以来就尝试融合中外古今。利用历史真实,重组形象,形成一种文本意义的意识形态的、超历史的总体性。形象实际上被转化成一种词汇,在超现实文本的总体性下,被赋予了新的含义,用来图绘一种意识形态实践后的现代真实社会。

 

不自主,我又恢复批评家本能,一个接一个的神游了起来。

好不容易恢复画家的状态,换上铅笔来

我采用了一种类似照相般的手法,让黑白与色彩的强烈对比,灰白部分喻示着某种过去,成为留在人们心中的印象,所有的色彩在高度凝练后都已失色,而生命就这样自顾自走过去。这时从画面上我看到了钟飙的影子………

 

更扯的是

 

此刻

我突然耳朵长成了翅膀

整个人凭空自由的飞翔了起来

 

我换上一根神仙棒当画笔

画一座东方样式奈何桥

一端是蒙娜利莎的呐喊

另一端是孟特的微笑

 

仿佛间

我成为一位艺术大师

 

   这一切的成就

我要归功于----

 

   哇! 

 

   想象!

在望京花园暖冬的午后,那张空白的画布,留下以上的文字。

                                             

后记:为“东方想象”展览而作,在中国美术馆

这是一篇想象是评论家陶咏白所写的虚拟性文章,其中引述的批评家观点包括水天中、栗宪庭、朱其、皮力、邹昆凌、李旭、葛红兵、刘建龙;力求为本次参展作家有个概括的面貌,并以评论家成为艺术家的角色扮演,来凸显现象力的趣味与宽阔。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