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齐路的精神返乡

6已有 779 次阅读  2014-11-24 10:26   标签齐路  陕北  水墨 

齐路的精神返乡

/冯国伟

 

齐路是从陕北延安农村长大的孩子。他从高天厚土的窑洞跑到了西安,又跑到了上海。他一路跑,离现实越来越近,却似乎离自己的快乐越来越远,离乡村越来越远。

那被远离的是他的故乡,是他童年和少年的欢乐,是一个热爱诗歌音乐美术的父亲和乡村语文老师带给他的记忆,是一群叛逆、激情、疯狂、颓废的伙伴共同拥有的青春,还有他的爱情与挣扎。

那时他画画,是用艺术来拯救迷茫和堕落。那时他画油画,壮怀激烈,是想与摇滚热情一起成为迅速点燃的火焰。但最终生活熄灭了他的理想,他决绝地用火烧毁了自己的油画作品,投入到大城市的商战之中。

他也许想证明,也许想逃避。他用十几年的时间让自己成为了一个大城市的人,让自己拥有了大都市的生活。让自己体面起来。

但他似乎无法安慰自己。那种源于生存地的幸福或悲怆虽然已经远去,但却永久地隐藏在他生命的某些角落,不敢触及,不敢正视。因为那片土地无数次进入他的梦乡,让他惊醒而心悸。

终于放下十几年后,他再一次拿起了画笔,这一次他选择的是水墨。他依然不敢直面那故乡的记忆。他选择的是失去的民国和古人。

所以他的水墨是一个人的对话,不愿与人提及。他画的民国女人,总是静静坐着,睁着无神的眼睛,无奈、迷茫、失落,不知归宿。他画的高士,面对着树木,面对着枯石,却难得有精神的交流和愉悦,各行其事。

这是孤独啊,只属于一个人的倾诉。他试图隐藏起那真实的情感,却无法避免地有种伤痛在里面,一点一点地钻透心灵。针扎般的难受。

这一刻,齐路是忧伤的。他的水墨也在呜咽着。

艺术能否再次拯救他的心灵?谁知道。那些画中的人物无法作出答,我们无法回答,甚至我想,齐路也不一定知道答案。

但他奔跑的太远了,他开始向自己的精神家乡眺望,他假借水墨开始了自己的精神返乡。尽管刚起步,但我们可以去听听,我们可以去看看。

不必去理会那个坐在角落里的人。

 

 

                          2014-11-13于兰州

 

(后记:认识陕北兄弟齐超的时候,就一同知道了他的哥哥齐路。在齐超的笔下,那个变迁的陕北大家庭上演着这个时代的种种悲喜剧。而齐路扮演的角色既有一个兄长的现实担当,也有一个艺术热爱者的理想失落。看看他以前画的那些气场强悍的陕北油画,很难与如今画的散淡水墨联系起来。但这就是现实和理想的妥协与结合。齐超请我为齐路的新水墨展写两句,我竟然一气呵成,熟悉如同多年的兄弟。尽管这样的文字几乎算不上真正的艺评文章。)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