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广美六十载丨留日与“精日”

1已有 260 次阅读  2018-11-14 16:19

留日指在日本留学,“精日”则是网络词“精神日本人”的简称。

 

先弱弱的说一声,笔者既不是“精日”分子,也没有在日本留过学,甚至目前还未去过日本。对于日本的一点点了解,都是来源于道听途说、捕风捉影。

 

按照百度的定义:“精日”也叫“日杂”,指极端崇拜日本军国主义并仇恨本民族,在精神上将自己视同军国主义日本人的非日籍人士。

 

“精日”也可以称作为潜在的汉奸。

 

由此可见,留日与“精日”是风马牛完全不相及的二个概念。但不可思议的是,在现实生活中往往被瓜众们所混淆。

 

undefined

广美校园ー隅

 

怪谁呢?都怪这个讨厌的小日本。

 

天朝自称有史五千年,威震四海、德布八方,周边的磋尔小国无一不畏威怀德、万邦来朝。

 

唯独小日本不服周,时而友善、时而凶横,时而还要反咬一口。就像一块粘在脚底的牛皮糖,踢也踢不走、擦也擦不掉。

 

其实,古代的日本人非常崇拜中华,无论是政治文化上,还是生活习俗中,一直在不断地吸取华夏文明的精髓,也产生了大量的“精中”分子。

 

自19世纪中叶后,天朝逐渐衰弱不堪。尤其在甲午战争中,不幸被小日本打的一脸懵逼,而小日本却一跃成为了“东亚优等生”。

 

一时间朝野震惊,广东人康有为疾首痛心、振臂高呼:“不妨以强敌为师资”。

 

有志青年纷纷响应,他们胸怀引进西方先进教育和科技的雄心,抱定“师夷之长以制夷”的壮志,放下身架、远渡重洋,奔赴蛮夷各地留学。

 

除了西洋的欧美之外,东洋的小日本由于“路近同文、费用节省”的优势,也吸引了大批的留学生。

 

undefined

(左起)约1949年,曾经留日后来在广美仼教的阳太阳、王道源、梁锡鸿的合影。

 

美术界同样的掀起了一股浓浓的“留日风”。

 

由于地域的原因,广东籍留日的艺术家人数众多,蔚为大观。著名的画家有高剑父、胡根天、方人定、丁衍庸、关良和黎雄才……等等。

 

可以说,广东现代美术教育的兴起,同留日的艺术家们是分不开的。其中,广美的有王道源和梁锡鸿师生等人。

 

undefined

1950年,在华南文艺学院仼教的王道源。

 

王道源,一副高大的身板、圆圆的脸上美髭连鬓。

 

他于1896年出生在湖南常德的一个书香人家。自幼聪慧好学、性格豪放,深得女孩子们的青睐。

 

1916年,他从湖南甲种工业学校毕业后,奉父命东渡日本留学工科。因一不留神对美术走了心,课余经常跑到川端画学校习画。

 

后竟然一发不可收拾,考入了东京美术学校西洋画科,师从著名的油画家藤岛武二。

 

藤岛曾留学过意大利和法国,有近代日本的“画伯”之称。许多留日艺术家出自他的门下,如陈抱一、汪亚尘、关良、朱屺瞻、许幸之、卫天霖和倪贻德等。

 

undefined

1927年10月,王道源(左2)与冯乃超(左1)陶晶孙(左3)、李白华(左4)、成仿吾(左5)在东京合影。

 

 

undefined

《小孩》(油画·约1930年代)王道源

 

undefined

《郭玉玲像》(油画·约1940年)王道源

 

undefined

1938年,原上海艺术专科学校教授合影于香港,右起:倪贻德、王道源、陈抱一等。

 

1920年代,王道源在美术圈内混得风生水起。

 

他不仅与倪贻德等发起成立了“中华留日美术研究会”和左翼的“青年艺术家联盟”,还在东京、上海两头跑来跑去,并娶过两任的日本太太。

 

1930年,王道源担任校长的“上海艺术专科学校”声名日隆,吸引了大量的文青远道来投。就连上海美专的学生阳太阳、杨秋人等(二人后曾任广美副院长)也慕名转到此校。

 

undefined

上海艺术专科学校学习时的梁锡鸿

 

此时,19岁的梁锡鸿进入该校西画科学习,与王道源结下了不解的师生之缘。

 

梁锡鸿于1912年出生于广东中山对圃村,比王道源小16岁。他中等身材,长的虎头虎脑、浓眉凹眼,一副典型岭南帅哥的样子。

 

他不但学业出众,还初生牛犊不怕虎,与老师倪贻德、王济远和同学阳太阳、杨秋人等一起组织了著名的现代派团体“决澜社”。

 

undefined

1932年“决澜社”第一次展览会合影。前排左起:梁锡鸿、张弦、段平佑;后排左起:庞薰琹、杨秋人、阳太阳、倪贻德、王济远、周多、李仲生。

 

几年后,梁锡鸿赴东瀛入日本大学艺术科学习。

 

他在留日时期同样十分活跃,作品入选了日本春季美展,被畅销杂志《艺风》聘为专栏撰稿人,并且与广东画家赵兽等5人成立了“中华独立美术协会”。

 

undefined

中华独立美术协会第二回展合影:(左起)曾鸣、赵兽、李东平、梁锡鸿。

 

undefined

《建国》(油画·约1939年)梁锡鸿

 

1937年,抗战爆发成为所有留日学生的一个转折点。

 

此后,他们的命运起伏不断、沉浮跌宕。

 

王道源的交游广泛、朋友众多,不幸被国民政府驻日参事王芃生相中,要他利用艺术家的身份刺探日本情报,一起共事“间谍”的还有旅日画家钱瘦石等人。

 

艺术家哪里做得了如此精深的工作,不久他俩便被日本反谍机关察觉。王道源运气好,逃脱后躲到上海、香港等地,而钱瘦石却被捕入狱三年。

 

香港沦陷后,王道源在东京美校的同学、时任香港总督府宣传部长的藤田,多次邀请他担任伪职,但遭到他坚决的拒绝。

 

为了养家糊口,他曾经在日军内河运营的小火轮上担任过翻译,也曾在一家日本人经营的军用物资公司里看管仓库。

 

他的学生梁锡鸿则返回了中山石岐黄圃、避居乡间,以经营自家的糖厂谋生。

 

因梁锡鸿懂日语、又是知名画家,日本人曾邀请他前往广州任伪职,他以父亲卧病在床为理由,坚辞不就。

 

有一次,日军来黄圃镇扫荡,他冒死前往劝说,制止了鬼子的烧杀抢掠。

 

那么,本文的重点来了。

 

抗战期间,王道源和梁锡鸿是否成了“精日”呢?

 

大约是众说纷纭、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但百分之百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绝对没有做“汉奸”。

 

我猜测,他们没有勇敢地去投奔抗日队伍,只不过是想做一个安安静静的艺术家吧。

 

undefined

1948年,梁锡鸿(左1)、王道源(左2)、高剑父(中)、阳太阳(右2)、关山月(右1)合影

 

undefined

1948年,广州市立艺专“牧心画会”成员们与导师王道源合影。

 

undefined

1948年,梁锡鸿(右)与高剑父(左)在广州市立艺专

 

undefined

1948年,王道源(中)与梁锡鸿(右1)、阳太阳(右2)参加广州市立艺专的“反饥饿、反内战”游行。

 

undefined

1950年,华南文艺学院美术部部分教师。前排左起:杨纳维、徐坚白、黄笃维、黄新波;二排左起:梁锡鸿、方人定、杨秋人、黎雄才、王道源、阳太阳、陈雨田、关山月、谭雪生。

 

undefined

1950年,(左起)阳太阳、梁锡鸿、王道源在华南文艺学院创作领袖像。

 

undefined

《解放广州》(油画·约1950年代)王道源

 

抗战胜利以后,师生二人前后到了设在光孝寺的广州市立艺专工作。王道源任西画科主任兼教授,梁锡鸿任师范科主任兼教授。

 

1950年后,师生二人转入了华南文艺学院、中南美专、广州美院等。王道源任西画教授,梁锡鸿担任过总务科长、教务科长兼副教授等职。

 

在1958年“反右”运动中,王道源以“历史反革命”和“极右分子”的罪名,被开除教授公职、押送劳动改造。后病逝于湖北沙洋农场,时年64岁。

 

梁锡鸿在“三反”运动中被打成“贪污分子”,管制了二个月;后被划为“右派”,撤销副教授及教务科长的职务,押送至广东清远农场改造。

 

他于1962年返回广美后,从事过养猪、管理教具等工作;文革中被再次打成“日本特务”,下放至英德文艺干校劳动。

 

……。

 

undefined

《龟蛇锁大江》(油画·约1954年)王道源

 

undefined

《建设中的武汉长江大桥》(油画·约1957年)王道源

 

undefined

《瓶花》(油画·约1950年)梁锡鸿

 

undefined

《村景》(油画·约1979年)梁锡鸿

 

时代,终于翻开了新的篇章。

 

1979年,广美恢复了王道源的名誉和教授职称,后湖北高级法院宣布他无罪;梁锡鸿也被正式平反,撤销“右派”处分并恢复了副教授的职称和待遇。

 

 

undefined

2009年,梁锡鸿的女儿梁雅在广东美术馆“遗失的路程|梁锡鸿艺术回顾展”上发言。

 

留日不等同“精日”。

 

而且,什么是真正的“精日”,其说法也是五花八门,欲说还休。任何过于表面化、简单化的观察或以偏概全、以点概面的判断,都会让自己人躺着中枪。

 

自己人不打自己人,愿历史悲剧永远不再重演。

分享 举报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匿名卡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