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探寻的脚步——孙国庆的抽象艺术(转载于彭朝日志)

16已有 876 次阅读  2014-07-02 23:24   标签position  relative  孙国庆  center  cursor 


探寻的脚步-北京展洲国际当代艺术展(综合材料篇)

开幕时间:2014/5/31 15:00:00

展期:2014/5/25 -- 2014/6/25

地址:济南市美术馆一层主展厅(济南市槐荫区腊山河东路与威海路交汇处)

展览介绍

    西方美学和艺术在20世纪初大规模进入中国,以“新式”和“现代”的名义,改造和排斥中国美学和艺术传统,这通常被认为是文化殖民的表现。90年代以来,随着多元文化的兴起,一些中国艺术家凭借中国符号在国际舞台上获得成功,也有人诟病这是后殖民的表现,因为西方文化大餐中需要一道有中国特色的点心。由此,中国艺术家面临一种两难处境:全盘西化会被认为是殖民主义,固守传统会被认为是后殖民主义。其他后发达国家或者后殖民国家的艺术家,也面临同样的问题。这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

   中国艺术家是如何来解决这个问题呢?事实上,从西方美学和艺术大规模进入中国开始,中国理论家和艺术家就在思考这个问题。他们采取的方式,很自然也很传统,那就古老的中和之道,就像当年将佛教与道教结合起来形成禅宗一样,20世纪以来的中国艺术家力图将中国传统与西方样式结合,创造出新的艺术形式。

 通过文化融合进行艺术创造,道理简单,但实践困难。简单化的处理,只会形成生硬的拼接,而不是综合创新。当我们回过头去看20世纪中国艺术的发展历程,就会看到一种新的艺术形式或风格的产生是多么的困难。但是,只要不放弃探索,就会有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

   中国艺术家从来就没有停止探索。近来,一些志同道合的艺术家在北京西南部形成了集聚区,这就是展洲国际艺术区。北京的艺术集聚区,早先以西北部的圆明园画家村著名,后来有了东部的798、一号地、宋庄和北部的上苑等地。不同的艺术区,除了位置、历史和组织方式上的不同之外,还有艺术风格的差异。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在展洲国际艺术区逐渐聚集起来一批长期在学院从事探索的艺术家,他们通过广泛吸收中西方艺术的精华,在架上绘画领域做出了深入的探索。本次展览展出曹吉冈、孙国庆、宋学智、李学峰、谢 菲、杜春辉、康 蕾、张从云、杜海军9位艺术家的作品,我们从中可以看出展洲艺术家的共同追求:将传统精神带入当代视域,形成对中国与西方、传统与现代、地方与普遍等二元对立的双向超越。尽管艺术一个强调个体性的领域,但是一旦有共同追求的艺术家集聚起来,形成某种艺术运动,它就会超过个人的局限,在艺术界产生全局性的影响。在一个失去方向的时代,我们期待展洲艺术家合力找到艺术的方向。

                                                                                ————彭锋


探寻的脚步——孙国庆的抽象艺术

彭朝/文

   “存在先于本质”l'existence précède l'essence。这是法国20世纪最重要的存在主义(Existentialism)哲学家Jean-Paul Sartre的一句名言。Sartre曾经给存在主义的价值做了这样的定义:“存在主义是人道主义的深化。”存在主义剥去了传统意义上人道主义所谓的“阶级性”或“社会性”局限,也撇开各种社会规范,从而在真正意义上研究人们具体的生存处境。是真正意义上的人道化了的哲学概念。存在主义作为西方当代主要哲学流派逐步为广大绘画者所接受,它主要研究个体的孤立的非理性意识活动与真实存在的人本主义之间的关系,可以说,存在主义是人类内心最深处对于自我思想与行为的反思。而象征主义则主张以心灵的想象创造某种带有明确暗示和象征意味的特定意识表达,从而实现非直观理念的信息传递。在超越客观具象现实形态的基础之上,以实现表现理念信息传递的最大化倾向。象征主义通过特定形象的组合来表达作者自己的观念和其内在的精神世界。以表现隐藏在一切事物背后绝对性的“唯一真理”。很少有人能够将象征主义的表现手法与存在主义的哲学概念真正意义上的融入到抽象艺术的表现之中,因为这有别于传统意义上关于抽象绘画的概念。传统意义上的西方抽象艺术一般被理解为一种不描述自然世界的艺术,而是透过单纯的形状或色彩以实现其主观意识概念表达的一种特定表现形式。传统意义上纯粹的西方抽象艺术所提倡的是对于艺术本体的概念性回归或是单纯主观意识的情感渲泻,作者因此必须抛弃任何自然的外表和非艺术的主题,而仅仅关注于线条、色彩和形体的表现力以及其单纯的内在感受。相比之下,孙国庆先生的大多数创作绝不是在单纯的表现所谓纯粹的点、线、面之间的构成关系,或是色彩与情感的单方面宣泄。其大多数的作品更多的是在借助具有抽象特点的文化符号来表达内心的意象思维,以引发观众相应的联想,从而实现其带有明确特指概念的意识表达。那些来自于自然或其它学科的母题与形式,以一种特殊意味的象征形态出现在画面的整体构成之中。在这里,观念成为了一种特定形式的构成语言,有意识的理性形式语言在人道化了的构成观念之中成为了一种独特的概念性表述。这的确是非常的令人震惊!

初见孙国庆先生的作品,恐怕绝大多数人们都会认为孙国庆先生是一位非定型主义者。更有甚者,甚至会将他的作品看作是一件“装置”,而非架上绘画。但毋庸置疑的是,那一系列令人震惊的作品完完全全的是纯粹的架上绘画。既然我们可以以架上绘画的模式用来表现特定材质的视觉效果,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去将绘画的表现性局限在特定的“非定型”观念的客观束缚之下呢。从这一意义而言,孙国庆先生的作品在视觉表现领域的的确确的实现了传统架上绘画对“非定型主义”材质观念的挑战。

    仔细分析,不难发现。孙国庆先生的作品涵盖抽象表现主义,超现实主义,立体主义等,以及外延更为广阔的存在主义哲学理念与象征主义表现手法以及在此基础之上的更为多元的艺术表现形态之间的交流融合。仔细观察孙国庆先生的作品,其画面中构成的分割,大块面空间结构的叠加,重组。画面整体意念的构成。有着惊人的严谨与科学的布局。其画面符号语言的多样化叠加,材料肌理的质感,令人惊叹。巨大的尺寸与复杂而又精密的机理,形成了画面中吞噬一切的巨大的特指性的空间语言。画面中特定的表现元素,以严谨的概念意识颠覆了以往所存在的三维视觉表现模式,从而宣告了视觉艺术主题性表现理念的“客观存在”。在这里,传统意义上在三维透视空间内用以塑造立体形象视觉错觉的标准表现形态被严谨精密的空间布局所改变。形成了一种独特的二元意识体系之中的特定表现情境。一个充满了哲学思辨意味的奇特的象征主义的幻觉空间。

在《状态过程中的状态》一作中,作者巧妙的将符号语言以具体的形态通过空间概念进行特定的表述。很少有人在观看的时候去注意画面细节部分的特定表现语言。人们主观上更容易接受直观的概念性的表述,而忽视画面中诗性的隐喻。而在孙国庆先生的作品中,这样的表述是双重意义的同时出现在画面之中。首先是特定的机械质感的具象元素,其次是带有特指意味的符号化了的白色十字架。特指的具象符号语言与概念性的纯粹象征性语言同样的在空间语境之下进行着概念性的表述。如果说单纯的仅仅局限于此的话,人们很容易会对作者的本意产生特定的误读,画面两侧与上方的字母符号,才是破解作者表述语言的特定代码。虽然特定的机械质感的具象元素与带有特指意味的符号化了的白色十字架所揭示的概念本身就已经带有明确的象征性的特指,但是作者巧妙地运用了字母符号,同时进行了再一次的概念性的特指。由此可以看出,孙国庆先生的作品在概念上具有特定意义的引导性与特指性。在这个意义上,其作品本身是带有明确表现理念的特指,而非单纯的用以抒发某种感性的客观概念。是一种特定的象征意味的主观意识表达。从这一点上可以断定,孙国庆先生的象征主义是理性的观念性特指,而绝非无意识的虚无形态。表现的虚无化倾向在这里更加的是一种用以服务于象征意义上的手段,而非概念。

在《未来的城市NO.2》一作中,画面中灰蒙的阴霾笼罩整个画面,而由无数的集成电路般的零部件构成的未来之城市笼罩其中,画面中符号化了的“阴霾”与“集成电路的零部件”,则更为直接地揭示了当下人类生存空间的现实与残酷。作者通过这样的一种手法,表现了一种无奈的呐喊,以及希望改变的迫切。而《固态的自由》一作,则更加的从另外一个角度,诠释了《未来的城市NO.2》一作中所揭示出的现实的另一面,一个禁锢住了的,钢铁般的城市化之未来。

而在《黑色星期日No.1》一作中,巨大的钢铁质感的大门有着独特的地域性特指暗示,大门中的输液器强烈的暗示着令人窒息的巨大的创伤与焦虑。而大门内侧灰色地带的微细肌理,则表现了一种特指性的空间概念。由此得出的解读在于,是一种特指性的“事件”或“形态”,从而导致了另一种特定意义上的“逻辑性必然”。 在《黑色星期日No.2》一作中,这样的一种特指性的“客观逻辑必然”似乎得到了另外的一种印证,流淌着的白色十字架,以及构成这十字符号的无数输液器。作者似乎指向的含义在于,一个用无数牺牲品所成就的“特定的文明价值体系”。当然也包含着在这样的一种体系之下的文明价值理念与审美理念。以及隐藏在这样的一种象征状态之下的血腥与残酷。而画面左下方的1986 4 26 的数字,则印证了灾难性的逻辑必然,(198626 切尔诺贝利)。而同样是《黑色星期日》系列作品,同时亦具有另外的一种特定的象征性的意识表达。救赎!同样是白色的输液器,同样的是金属质感大门所暗示的工业化与全球化,在这样的一种空间概念之下的必然的伤痛之中,输液器作为一种特定的符号语言,在二元化的另一极中,则带有输送,解脱,救赎,重生的概念。由此,作者在运用象征意义表述特定概念意义的同时,亦将思维的导向由一个极端推向了另一个可能的“逻辑性必然”,从而将意识的“选择权”以一种人道主义的关怀,将“希望”的概念,留给了观者。艺术家在运用象征的手法表现存在主义所揭示的客观残酷的同时,又运用象征的另一个哲学的极端,将符号化了的“希望”留给观者。从而将诗性的哲学融入其中。

有人认为,孙国庆先生的作品在感觉上似乎是一种倾诉。就我个人而言,我更觉得那是一种呐喊。或许我更喜欢用T.S艾略特的诗来形容他的作品:

《sos的城市NO.16材料:综合材料

《sos的城市材料:综合材料


这是愤怼不满的地方

以前的时间和以后的时间

都沉浸于一片朦胧的光影里:既没有日光

赋予形体以明澈和静穆

把暗淡的阴影化为疏忽易逝的美

以暖地旋转暗示人生悠悠,

也没有黑暗使灵魂净化

剥夺一切去消感官的享乐

洗涤情感以摈绝尘世短暂的情爱。

既非充实也非空虚。只有一抹微光

闪摇在一张张紧张的饱经忧患的脸上

都因为心烦意乱而毫无意义

神情无所专注而极度冷漠

冷风劲吹在时间之前和时间之后

人和纸片都在风中回旋,

孱弱的肺叶呼吸出入

不健康的灵魂把嗳出的麻木

吐入枯萎的空气,被风卷带着掠过

伦敦的阴沉的山岗,掠过汉姆斯蒂德

和克拉肯韦尔、坎普顿和普特尼,

海盖特、普林姆罗斯和拉德格特。

不是这里,不是这里的黑暗一片

不在这颤抖的世界里。

再往下去,只是往下进入

永远与外世隔绝的世界,

是世界又非世界,非世界的世界,

内部黑暗,剥夺了一切

赤贫如洗,一无所有,

感觉已枯竭的世界,

幻想已远走高飞的世界,

精神已失去作用的世界;

这是一条路,另外一条路

也是一样,不在运动之中

而是避开运动;但是世界却怀着渴望

在过去的时间和未来的时间的

碎石路上前进。

——————————————《sos的城市NO.16材料:综合材料

 

 

《封存的记忆NO.1》材料:综合材料

现在的时间和过去的时间

也许都存在于未来的时间,

而未来的时间又包容于过去的时间。

假若全部时间永远存在

全部时间就再也都无法挽回。

过去可能存在的是一种抽象

只是在一个猜测的世界中,

保持着一种恒久的可能性。

过去可能存在和已经存在的

都指向一个始终存在的终点。

足音在记忆中回响

沿着那条我们从未走过的甬道

飘向那重我们从未打开的门

进入玫瑰园。我的话就和这样

在你的心中回响。

但是为了什么

更在一缸玫瑰花瓣上搅起尘埃

我却不知道。

还有一些回声

————————————————《封存的记忆NO.1》材料:综合材料

 

 

《黑色星期日No.1材料:综合材料

《黑色星期日NO.2》材料:综合材料

因为我不希望再转身

因为我不希望

因为我不希望转身

觊觎这人的天赋和那人的广博

我不再努力为这些东西而努力

为什么衰老的鹰还要展翅

为什么我要悲伤

为寻常统治消逝了的权利

因为我不希望再知道

那确切时刻的不确切的荣耀

因为我不想

因为我知道我将不会知道

那唯一可确证的稍瞬即逝的力量

因为我不能在那儿饮水

那儿树木开花、泉水流淌

因为那儿一无所有

因为我知道

时间永远是时间

地点永远是地点

而现实成为现实

只有一次

只在一个地方

我欢庆时事的现状

我离开那张神圣的面庞

离开那个声音

因为我不能希望再转身

所以我欢庆

不得不建造一种为之欢庆的东西

并祈求上帝赐予我们仁慈

我祈求让我忘记

那些在我心中辩论太多解释太多的事情

因为我不能希望再转身

让这些话来回答那些已经做过

但又不能重做的事情

但愿对我们的判决不要太重

 

因为这翅膀不再是飞翔的翅膀

仅仅是拍打空气的羽翼

已经变得渺小更干枯

教我们关心与不关心

教我们静静地坐着

为我们这些罪人祈祷

现在和我们死亡的时刻

 

—————————————《黑色星期日No.1材料:综合材料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