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平生诗酒风雲客,一个乾坤画里人

9已有 435 次阅读  2017-10-16 10:24
 
    平生诗酒风雲客,一个乾坤画里人

一高维洲近期新作再读

                           李良胜先生

前几年,我读维洲先生书画作品,感觉上觉得书胜于画,对画不甚了然。借用诗圣杜甫的一句诗:〈春水船如天上坐,老年花似雾中看〉

是当时读他画的感觉。近年读郑重先生的谢稚柳传,谢先生在一首词里说:〈无尽流光,总是抛人老,头上霜丝梳更少〉。对他的暮年感怀,总感到无法体味。而今我也白发如霜,再读维洲的画,深感词和画寄托深沉,别有一番思绪。时下的画界雷同者众,有意趣者少,我自己也不例外,其实每个人个性、学养、经历不同,都应该寻觅每个人自身的样孑。维洲的书画能在师承中,有所取舍,出新,同中求不同,这是他过人之处。点划之间〈干裂秋风,润含春雨)正是他用筆墨加以用水的粤妙所在。而色墨互融,互补,手法上作到了黑白有序,〈得意而忘形〉。首重气势,再于细微处见精致之笔墨,收放自如,潑墨泼彩的抽象形体与勾勒,亮出来的具象形体,又恰到好处。他曾说:吾师欣宾先生变法,我而继之,高质量的笔墨点线加西方色彩,形成我画之风格。在淡泊从艺中透出些许生命的孤寂,所以他曾放言,

 

我的画不要所有人看懂,在自許从容中呈玌出中国文化人的一腔情怀和风骨。

 

我与他个性不同,经历迴异,画风不同,见解亦不同。但这丝毫不影响我対他治学从艺的敬重和我们之间的友谊。尽管不能时相过从,但心灵是相通的。他从政、从艺,游刃有余,纵横于文坛、画苑、书道,豪气干云,志存高远。我本山野村来,一介布衣,僻居江邨,旧帽遮颜过闹市且胸无大志,知足常乐的经营自己的手艺,我看这两种生活状态都很好,因为适宜自己的就是最好的。〈平生诗酒风云客,一个乾坤画里人〉,我看维洲是当得起这个画里人的。为艺之道,成就的大小,不是天分,也不完全是运气,而是严格的自律和高强度的付出。成功的秘密,根本不是秘密,那就是不停地做。简单的事情重复做,重复的事情用心做。这一奌从维洲的恩师董先生在南京天地居中的劳作和他自己的〈三更灯火五更鸡〉的从艺状态,就足以让后学者领略到〈好画是怎么炼成的〉。只有文化和思想的深度支撑,才能蒙养出笔墨,格调,境界的高妙超脱。道法自然,从有法到无法,法在哪里?问谁去?且向高维洲画里问去?。北宋词人集大成者周邦彦在他的片玉词里说:〈正单衣试酒,怅客里光阴虚掷〉。不断地劳作,不断地舍去,放下,对于他来说,没有虚掷这一叚光阴,有所苦累是值得的。打开心扉,登临纵目,我们在高维洲新作里看到了一片澄明,一派生机。看到了他画里边有意思的那奌意思。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