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第五章 唐代绘画

6已有 212 次阅读  2019-08-13 09:42

    

        第五章 唐代绘画

    

    唐代的绘画,以其“笔踪”论,以“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而归于用笔。”对绘画的笔法(包括用笔用墨)的重视在唐代绘画中,占有重要地位。对后世产生了深远而久长的影响。

后世的荆浩以及郭若虚的“用笔得失”,认为“凡画,气韵本乎于心,神采生于用笔”。致此笔法论成为中国画传统的特质而被确定。对传承与革新提供了雄辩的理论支撑。

在唐代绘画,其规模之宏伟、技艺之精湛在历史上都是空前的。画中穿插描绘有大量的生活场景,塑造的佛教形象中人性化的成分明显增强。其画风无不表现出国力的强大,经济的繁荣,其规模和艺术水平史无前例。
   
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中所记唐太宗与武则天对画的重视,使唐代的绘画已逐步形成了中国绘画学科。与此同时,唐代对绘画理论也因众多诗人的介入,使得论述有了更深层次的探讨。张琛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概括了客观现象与主体意象的全过程,诠释了客观现实与画家主观情思的辩证关系。同时,画家与书家、诗人的交往趋于密切,如吴道子与张旭,李思训父子与李邕,飞白书与白画,李白、杜甫、白居易等都有论画的诗流传,张彦远,王维的画论介入,有力推动了唐代绘画的发展。

一、金碧山水李思训父子

李思训(653——718)唐代书画家,字建,一作建景,陇西成纪人(今甘肃天水地区人),唐宗室,李孝斌之子,李渊堂弟李叔良之孙。与唐高宗李治堂兄弟。官至右武卫大将军,右羽林大将军,此为《中国美术史大典》记载。唐李邕碑称“云麾大将军”。

《两唐书辞典》记载:唐代的成纪,指今天的天水西北(秦安、通渭、甘谷、武山等地。

据王琦荣先生考证:1993年在武山龙泉又出土唐墓,为衣冠冢;出土一幅青绿绢帛山水画,和一枚双面印章为象牙质,印面约(3×3cm),厚度2.5cm,阳面为“右武卫大将军”字样,阴面字已不清楚,此印现流传当地民间,据当地人讲绢画出土时色彩依然艳丽,为山水画。据考证为李思训衣冠冢。 根据唐代李邕书李思训碑记载,李思训曾做大将军之时带领大军讨伐叛羌,当途经狄道时在此进行了短暂的停留。期间,他在这里对其先祖进行寻根考察活动。

史书记载,在同一地方出土过李虎将军衣冠冢和右武卫大将军(李思训)衣冠冢。从文献考证和民间传说相互应证,毫无疑问,李思训就是今天的天水武山人。

 唐张彦远云:山水成于“二李”变始于吴道子。画史记载中,李思训一家五人并善丹青,除李思训外,尚有其弟李思诲,侄李林甫、子李昭道、孙李凑,除李凑善画绮罗人物外其余四人均以画山水见长,尤其是李昭道,在成就上与其父并驾,甚至于有变父之势。

因李思训为唐朝宗室李孝斌之子, 李渊堂弟李叔良之孙,在唐高宗年间任过江都令,由于青壮年时代正处于武后当权之际“宗室多见构陷”重臣多遭杀戮,他为避祸患而弃官潜匿。至唐中宗复唐国号(公元705)后才复出并以宗室的地位而任宗正卿,玄宗即位(公元712)时官至右武卫大将军,晋封彭国公,追封秦州都督。

在唐代贞观年间,唐太宗尊李老君为李家的祖宗,由此爱屋及乌,将道士女冠提升在僧尼之前。玄奘法师取经回国后,太宗皇帝曾想改正,可惜没有几年太宗就驾崩了。

武则天称帝之後,一反李唐皇帝“道在佛先”的先例,改祖制先佛后道的政策。据《唐大诏令集》卷三载,天授二年(691),武则天下制:“释典与玄宗,理均迹异,拯人化俗,也是教别功齐,自今以後,如有法事聚集,僧道应该齐行并集,今後已往成为永式,僧尼仍诏在道士女冠的上首。”长寿二年(693),武则天推翻自己从前的建议,命举子等罢习《道德经》。

武则天建寺造像。 “於明堂後造天堂,以安佛像,高百余尺。始起建构,为大风振倒。俄又重营,其功未毕”。(《旧唐书》卷二十二)後又依旧规制重造明堂,高294尺,东西南北300尺。上施宝凤,火珠代之。可见金碧辉煌之极。

唐玄宗李隆基统治时期(712~756)又重建祖制,道前佛后的鼎盛时期,这与唐玄宗的崇道抑佛政策分不开。    唐玄宗时期的崇道抑佛政策前后期是不同的,前期主要是出于巩固其统治的目的,表现为尊崇道教而不信道;后期则纯粹是出于追求道家的长生不老之术。唐玄宗是靠武力诛灭韦后及安乐公主,拥护其父睿宗即位后,又借太平公主势力并受睿宗内禅而登上皇帝宝座的。在政治斗争中成长起来的唐玄宗,针对武后和韦后时期出于篡夺唐政权的目的而推行的尊佛抑道政策,宣布恢复道教的尊崇地位。极力推行崇道抑佛政策,曾把道教定为国教,李氏皇室则自称是道教......

李氏父子就生活与绘画实践在这样一时期,一方面李氏由于武后当权之际“宗室多见构陷”重臣多遭杀戮,他为避祸患而弃官潜匿。寄画于山水之间,造就了李氏金碧辉映为一家之法。在创作上,李思训除了取材实景,多描绘富丽堂皇的宫殿楼阁和奇异秀丽的自然山川外,还结合神仙题材,创造出一种理想的山水画境界。李思训的作品,迎合了武氏天下的审美趣味和生活理想。李氏金碧辉画与明堂相应生辉。由于武氏佛道思想,使他在作品中时常流露出一种所谓“时靓神仙之事,趋然岩岭之幽”的作品风格。也体现了他明哲保身,暗度出世的处世哲学。

 李思训的金碧山水画对后来中国山水画的发展,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后世山水画中的青绿山水就是对他这一派画风的延续一直到了近代张大千。明代莫是龙和董其昌等人提出绘画上的南北宗论,则将他列为“北宗”之祖。

  

李邕碑称“云麾将军”云:工书法,擅画山水树石,笔格遒劲,能得湍濑潺湲、烟霞缥缈难写之状。鸟兽草木,皆穷其态。其画著色山水,用青绿为质,金碧为纹,继承和发展了六朝以来以色彩为主之山水画法,自成一家。《图绘宝鉴》谓:“用金碧辉映,为一家法,后人所画著色山,往往多宗之。”明代董其昌推其为“北宗”之祖。弟侄之间,凡妙极丹青者五人。子昭道,亦擅山水,故人称大李将军、小李将军,世称“二李”。画迹有《山居四皓图》《春山图》《江山渔乐图》等。

 

唐朱谋垔著《画史会要》云,李思训……用金碧辉映为一家之法,后人画着色山水往往以他为宗,被一致推祟为“国朝山水第一”(见四库全书428)。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卷九有: 山水树石,笔格道劲,湍濑潺湲,云霞缥渺,时睹神仙之事,窅然岩岭之幽。《图绘宝鉴》卷二云,着色山水用色金碧辉煌为一家之法,从此可看李思训的山水画的地位。《宣和画谱》卷十中有记载李思训的画迹有17,但遗存在今天几近绝迹。现存台湾故宫博物院的《江山楼阁图》是历来研究者公认的李思训传世作品,它较能集中反映唐代早期山水风格,其子昭道绘画上继成了其父风貌,进一步发展了精妙的特色,在对水的描绘方面有新的创造,可与其并驾齐驱。《宣和画谱》记载评为“山水画第一人”。

从上诸家所论,画者书也,书者画也。从而验证,中国画书画同源。非书不能成其画。

李氏出身陇西成纪人(今甘肃天水地区),从那里可找到金碧材料之源头。

最近,在敦煌三危山里新近发现的一处矿洞遗址进行了现场调查和取样,由于该矿洞距离敦煌石窟较近,初步推断其开采的矿物可能作为颜料用于敦煌壁画创作。

三危山位于敦煌市东南方向25公里处,主峰在莫高窟对面,三峰危峙,故名三危,这里自古以来都是敦煌一处重要的宗教胜地。

敦煌研究院副院长罗华庆称,此次发现的矿洞遗址规模较大,人工开凿痕迹明显,但开采年代不详。他说,肉眼观察,矿洞里残存的矿物颜色主要包括杏黄色、深蓝色和红色。由于矿洞遗址规模较大,所开采的矿物是否全用做颜料,还需研究。

敦煌莫高窟、西千佛洞和榆林窟共552个石窟,有历代壁画五万多平方米,是世界壁画最多的石窟群,内容非常丰富。千百年后,保存精美的壁画和彩塑依然绚丽多彩。敦煌壁画为何能保持千年不脱色?颜料从何处来?用什么工艺、矿物制成?多年来一直众说纷纭。

罗华庆说,敦煌壁画之所以历经千年不褪色,这与当时绘制时使用了稳定性强的矿物颜料有关,虽然壁画使用的颜料成分早已确定,但由于制造颜料的矿物质分布范围较广,还不能确定其具体采自哪里。

罗华庆表示,为探明这处矿洞遗址所开采矿物是否与敦煌石窟壁画颜料有关,敦煌研究院的研究人员已现场取样,目前正在与之前建立的敦煌壁画颜料数据库进行比对研究。

此前,敦煌研究院研究人员通过对敦煌壁画所使用的三十多种颜料进行科学分析后提出,敦煌壁画为何能保持千年不脱色?颜料从何处来?用什么工艺、矿物制成?多年来众说纷纭。敦煌研究院研究人员王进玉,通过对敦煌壁画所使用的三十多种颜料进行科学分析后,提出,中国在一千六百多年前,就具备了很高的颜料发明制作技能和化学工艺技术,敦煌壁画颜料主要来自进口宝石、天然矿石和人工制造的化合物。

敦煌石窟不仅是世界上著名的艺术宝库,还是一座丰富多彩的颜料标本博物馆。它保存了北朝至元代等十余个朝代千百年间的大量彩绘艺术颜料样品,是研究中国乃至世界古代颜料化学发展史的重要资料。敦煌研究院研究人员王进玉采用科学方法,将现代仪器分析结果与古代文献记载结合起来,以敦煌壁画常见的红、黄、绿、蓝、白、黑、褐等三十多种颜色为样品,进行科学分析后提出上述观点。

敦煌莫高窟,王进玉说,借助敦煌石窟的不同年代研究壁画颜料,不仅可以证实中国是最早将青金石、铜绿、密陀僧、绛矾、云母粉作为颜料应用于绘画中的国家之一,而且表明中国古代的化学工艺技术和颜料制备技能在当时居世界领先水平。

这些从最近出土的李思训出土李虎将军衣冠冢和右武卫大将军(李思训)衣冠冢。从文献考证和民间传说相互应证,一可见李氏金碧山水的颜料出于此地也就不为置疑了。

唐代是中国封建社会的黄金时代,唐代的美术,在六朝美术的 优良传统的基础上,由于技术的进步和数量众多的画家的努力,创造了形象更为完美,主题更为明确,反映现实生活更为有力的艺术。 中国古典美术的发展大致可以说到了唐代,才真正摆脱了实用 功利性的束缚,才真正完成了审美性的革命,成为纯粹审美的对象。无论是雕塑、 绘画,还是工艺美术,都取得了超越前代的成就,其笔力能力的拓展开创了中国画先河,也旁证了中国素描早先于西方艺术,对明清引入的落后考察,证实了我民族的先进性。

 

二、宗教画 一代宗师吴道子

吴道子活动的时代,是唐玄宗执政时期。

吴道子(约公元680759年),今河南禹州人。在韦嗣立幕中当小吏应是公元700后的事。

韦嗣立(654719)韦嗣立任双流令应是公元680年前后,公元(684-704)韦已是莱芜令。

王伯敏先生在《中国绘画通史》239页第三节中写道:初在韦嗣立幕下小吏,四川双流的说法是错误的。韦任双流令时,吴道子未生或年幼,说他做过双流小吏不确切。

吴道子小时候家庭孤贫,年轻时即有画名。任兖州瑕丘(今山东兖州)县尉,(韦嗣立门下)不久即辞职。后流落洛阳,从事壁画创作。

开元年间以善画被玄宗召入宫廷,历任供奉、内教博士、玄宗弟宁王友。曾随张旭、贺知章学习书法,通过观赏公孙大娘舞剑,体会用笔之道。擅佛道、神鬼、人物、山水、鸟兽、草木、楼阁等。每当提到唐代白描与白画,无不以他为宗。

 

韩愈送高闲上人序中说“往时张旭善草书,不治他技。喜怒窘穷,忧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有动于心,必于草书焉发之。观于物,见山水崖谷,鸟兽虫鱼,草木之花实,日月列星,风雨水火,雷霆霹雳,歌舞战斗,天地事物之变,可喜可愕,一寓于书。故旭之书,变动犹鬼神,不可端倪,以此终其身而名后世。

与他同时代的杜甫在一首诗中,说张旭草书使他觉得:“悲风生微绡,万里起古色。锵锵鸣玉动,落落群松直。”

狂草自张旭始,将书法向思想化,人格化方向发展,上升到极限的艺术高度,他的书法完全脱离了汉字的实用性功能,其艺术造诣近似山水画家的审美。  

开元年间,唐玄宗驾幸东都洛阳,正好大画家吴道子、大将军裴旻、大书家张旭凑在了一起。裴旻剑舞一曲,张书狂草一壁,吴画人物一壁,此时舞者、书者、画者聚集一堂,道出剑,书,画的偶然与必然的联系,道出了艺术生命之本体。

吴道之学书于张旭,其吴带当风的写线,自然受其书法的深刻影响。

唐代以后中国美术基本上没有脱离唐代美术的规范,继续沿着唐代审美性的道路发展。 唐代的美术美学有着不可替代的成就,其对于隋代既有继承的 一面又有超越的一面。

吴道子的画体现了盛唐思想厚重的审美理想,在武氏与玄宗的尊教,佛道,道佛的大背景下,吴道子的宗教性绘画无不又与现实生活结合,作品具体地反映了唐代的现实生活。例如菩萨表情平静与淡漠。描写形象,表达出倾向性的,可以施教化的社会作用。 他创造了极端繁华欢乐的净土和极端悲惨恐怖的地狱;创造了维摩与文殊紧张的争辩的场面,也创造舍利佛的激烈斗法的你死我活的景象; 还创造了园林中高人逸士的闲适,深宫里贵族仕女的寂寥,创造了无数生活的形象和庄严的 与优美的典型,这些意境和形象是美术史上重要成就。

 唐代美术中,艺术技巧有巨大的进步。人物的各种面型和表情的 类型的创造, 姿势动态表现更丰富自由。 发掘并开始表现了自然事物: 山水和花鸟的美的特点。 唐以后的绘画善于选择生活中一部分富有诗 意及戏剧性的场面,不是平板的描写生活。在构图上,远近透视和比 例大小的趋于正确,在表现一定的内容及思想方面也更有力,人物关 系不复是平列或接近平列的形式,也不复是以大小来分别主次,而是 处理得更自然真实而且富于艺术效果。 道具和环境在表达题材内容时 也逐渐起了较大的作用。艺术技巧在盛唐以后完全脱离了幼稚的状 态。 唐代的代表性美术,主要是盛唐的美术,形象丰腴而又典丽,结 构豪华而又紧凑,色彩绚丽而又调和,总之正如盛唐所代表的唐代的 经济力量、政治力量、人们的创造力量的雄厚优裕,风格雄浑而又优 美,是中国的、同时也是世界的最杰出的古典艺术。

 

    三、王维开创文人画先河

   

    政治上的正大光明,制度上的招贤纳士,是造成唐代繁荣昌盛的重要原因之一。唐代的科举制度的开设,使大量的人才涌进上流社会。学而优则仕的风气,风起云涌。在承前启后的大背景下。唐代的绘画及诗歌达到历史最高点。

另一方面,也有不通过科举而进入仕途的。归隐山林一时也成为当朝的时髦。他们借助田园风光,参禅修道,进入正果名躁荒野以后,借助当朝名流而步入上流社会。当时把隐逸和科举当作进入政治舞台的不同途径。

因此当时隐居山林成为时尚,隐逸同样能走出一条成名猎官的捷径。如郑普思为秘书监,叶静能为国子祭酒,吴筠为翰林待诏等小官。王维就是张九龄招为拾遗。

王维的官埸失意,隐居田园山林,写出继陶元亮后的冲淡诗风。画出了中国会意形态的山水,开创中国画水墨山水之先河。

虽然没有后世笔墨之宽绰,但那种画中诗,诗中画却开创了文人意义的诗画!

王维的《江干雨霁图》是他会意诗画的代表作。其意境中的蒙蒙雨后之景,把虚实,阴阳,在远近对比中,把他的“丈山,尺树,寸马,分人”的画论尽显其中。

他的这种比例关系与西方建立在几何学基础比例关系同如一辙!

把王维定义为文人画先驱者准确名归,从而书写了文人画史第一章。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