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读不完的“天书”

已有 1720 次阅读  2006-03-08 09:49
  爱“女”之心,人皆有之。不过有直言不讳的,也有羞答作态的,这两种都是属于“点头派”的。但是也有那些说“祸水”,又吃葡萄又说葡萄酸的“假惺惺派”,我们都挺忙,甭去管他吧!     我是个画家,知道即使女画家也画女人体,这种选择不一定单单是男画家的事。     这个世界本身就这么美好。有青山绿水、星星月亮、大江大河、老虎狮子、蝴蝶蜜蜂、雕鹏小雀…… 但是,只有这些没有人也凑不了一台戏。人、人体、女人体是大自然给的,每人一份,所以大哥二哥别讲麻子姐,我们应该从心底里讲一句真话:这是天造就的。     “天衣无缝”。脱也脱不去的“天衣”,就是说的人体,他是大自然的精心杰作,是人们一生下来就得到的精神兼物质的礼物。                     人体是什么?我讲不好,但是我认为他是世上最说不出、道不明的一个“什么”。尽着人们的才智,即使最丰富的语言、最优美的乐章、最浪漫的歌诗又能怎么样呢?你急得满眼血丝、唾沫星子满天飞,料你也讲不好人体有多美!再能耐的画家,再瑰丽的色彩,再潇洒的线条也抹不出人体那些微妙的、独到的、抓耳挠腮的“美”。     有一辈子摄影经验的老手又怎么样呢?凭心而论,哪一个角度不是使你一次又一次的激动,不断变换灯光和镜头,动脑筋、拍大腿、没完没了的心潮澎湃、激浪涟涟呢?!     不客气的讲:谁也不敢和大自然“搅汁”(较真)。   我参加了全国人体摄影大展的评选,真可以说是晨星寥寥。因为人体不好拍。公式化、概念化或是模仿、逐潮的占大多数;靠灯光、姿态和大美人的占大多数。但是从人体上读到语言、听到乐章、看到高尚、悟到神圣的内在型、学问型的不多。                       我们直观人体,不能仅限于人体上那几个不多的“零部件”。那里有深邃的学问、含蓄的语言、摄魂的魅力。有丝丝秋雨,有大浪淘沙;有黄土高原,有千年文化;有高山流水,有绿草茵茵;有震撼,有哀怨,有火焰,也有沁凉。在艺术家的眼里,还有深不可测的联想、宏伟的框架、缠绵的情丝、道不出来的柔情、悟不出来的装点、花了眼的色彩,是活脱脱的艺术“真”人、真形象。一切的一切,都是从人体里读出来的。     人体摄影大展是第一次,将来会有无数次。只要人活在这个地球上,人体、人体艺术怎么就会只一次呢?它只能越来越好,越来越讲究。     万事开头难,不过没有难倒组织这次展览的摄影界同仁们,沙里淘金一样的筛选,的确令人感到这里的学问很大很大。   本次一等奖落选了两次,第三次我拿出来向专家们推荐,我认为这幅作品在仅仅一张画面的空间里讲出中国,讲出黄土高原、黄土文化,讲出含蓄开放,讲出中国女人、陕北道情……的确不容易。从技术上讲,顶光、自然光、正面、靠脸子招徕……都是不大讨好的尝试。     我希望世上不论哪一门类的艺术同行们,能创造一个像基督和释迦牟尼一样的“形象”,不过她是人体,是人的“女神”,人们对她不是敬而远之,而是铁了心的爱她、疼她、信她,她是人不是神。不大容易。   举世皆知,断了臂的维纳斯和没有眉毛的蒙娜丽莎绝对摘不了“人的美神”的桂冠。这个世界不断创造人,只有不断地追求不完的美才是人生。如果真以维纳斯和蒙娜丽莎为人的美的极限标准的话,这个世界真的是“没劲”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