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视点:启功题陈少梅国画(2)

2已有 2657 次阅读  2013-04-02 11:05   标签启功  陈少梅  国画 

媒体:《书法报·老年书画》(邮发代号37-28

时间:20132月始(共20期)

编辑:赵志成   执笔:王稼丰(北京《中古陶》主编)
 

一树侧出  无关世人

——赏陈少梅《数点梅花宇宙心》题跋

王稼丰

 

    少梅先生画松画柳画梅,往往一树侧出,为画面立下形势,复又以远山近水点染之,人物行状,宛然在目,便有了一些徘徊在出世与入世之间的寂寞。那些陈陈相因之下的习气,人人所喜的俗,人人所能的熟,先生是无视的,但先生的画,仍要面对世人。

    今之人以少梅先生的画为佳,那是因为他们知道少梅先生的画佳。“数点梅花宇宙心,诗家出语太天真。少梅品学当时少,遂作西山槁项人”,启功先生这般题写,也是感慨深沉。

    宋元间翁森作《四时读书乐》,述读书之雅趣,深为村夫子们喜爱,坊间士子,也都熟记了这些句子。书法家们与画家们,又何尝不如此。他们把历代书论与画论拿来读个几遍,只须记得几个名词,夸夸其谈起来,都俨然一时名公,若能创造一二新词,师友弟子相呼应,就成了“艺术流派”和“理论创新”。世人皆如此,那些真实的思考与真诚的表达,就成了异类,“诗家出语太天真”一句,正应了少梅先生的身前事与身后事。

    “西山槁项”语出《重修仙姑庙记》,启功先生用此典,既悲先生,又悯世人。“乃绝弃人间事,隐于西山石室,木食涧饮,槁项黄馘,终日静坐,炼厥身心,如是者十数年”,西山槁项之人,大多是被逼出来的,不然的话,谁也生不了“遗世绝俗之志”。平日里乐呵呵的启功先生,在这里倒了他老友陈少梅肚子里的苦水。

    我曾经在想,那些书法家们和画家们,大都喜欢梅花,他们是真的喜欢呢,还是因为他们应该喜欢,还是他们应该让人知道他喜欢。启功先生话不多,一句喟叹,当能惊醒世人。

 

版样

作品局部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