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杨 琼:《形与神:关于写实》

135已有 15681 次阅读  2013-08-18 10:43   标签写实主义 

2013-8-16

     在中国诸多写实主义艺术家中,几乎没有不以相片作画的,诚然,这一点虽存在非议,却不存在是非,也就无需过多指责。自有照相术以降,诸多画家就把照片作为创作的材料之一加以利用。印象派画家莫奈、毕沙罗、德加以及他们的前辈如科罗、德拉克洛瓦等也都间或用相片作为创作时的参考资料。人们在德加死后甚至在他的画室里发现有上千张相片,有相当部分还是他亲手拍摄的,可见德加还是一个热衷于利用相片当“模特”作画的“先锋者”。

     问题的关键在于,对相片的使用,有思想的画家与没头脑(或者说没经验)的画家是有本质区别的。对此,德拉克洛瓦应该成为以照片作为创作资料的艺术家学习的榜样。德拉克洛瓦不过把相片当作是“起到版画作用的能“启发创作灵感”的一种手段,而不止于纯粹的临摹。他认为,如果把相片当成“创作”的全部,那所得到的不过是“由另一台机器所带动的机器”。

     事实上,对于一个优秀的艺术家来说,一张照片——尤其是人物照片——不仅仅是一幅静止的图像,这一图像可能会激发他过去曾画过的无数张相类的素描或色彩写生稿,而后整合出一幅新的图像来,这种体会将在他的作品中得到具体的反映。反之,一个没有头脑(没有经验)的画家只会对着相片沉溺在自己的机械的技术临摹中,这样的作品看起来尽管很像、很“美”,但终究不能得对象之精神。这一点也是目前国内诸多写实画家普遍存在的问题。

     中国画论中有“传神写照”一说,其所讲求的就是艺术创作要善于抓住对象的精神。如《世说新语》记载: 

     顾长康画裴则叔,颊上益三毛,人问其故,顾曰:“裴楷隽朗有识具,此正其识具。看画者寻之,定觉益三毛如有神明,殊胜未安时。” 

     据史料记载,现实中的裴则叔(楷)颊上并没有“三毛”,而顾恺之则多画了“三毛”,究其原因是:没有“三毛的裴则叔是日常生活中的处于常态的裴则叔,而“益三毛”的裴则叔则是得其神态的裴则叔。也就是说,顾恺之以他细致的观察和丰富的想象创作了一幅传神的裴则叔像。这一点对于长期以照片为主要创作经验的艺术家来说,永远不可能做到,因为他们的观察能力和想象力已经被限制于四寸见方的一张纸片上,而照片上的裴则叔永远也不会多出“三毛”来。可见,“写照”不是简单的写形、写像,而是写心、写神,乃至写出人物内心世界的活动和想法。南宋陈郁有言:“写照非画物比,盖写形不难,写心唯难也。”(《语腴》)由此可见艺术创作的一般规则。

     对于对对象做一丝不苟的复制,写实主义者多少要受到“过分拘泥于物象表面”或“纯然作照相式的写实”等等的指控。事实上,写实主义者的信条就是:求真、求实。而这一信条的表面字义常常让那些没有思想的艺术家和一般欣赏者所误解,就认为艺术作品就是表现真实——形的真实——而已,或者说也只能限于获得形的真实,而对于对象精神的获得却无从下手。

     诚然,对于以上指控多少有些武断,优秀的写实主义艺术家懂得如何让他的作品“妙于生意能不是真”。即既能求真、求实,亦能使作品“妙于生意”。事实上,艺术的真实正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视觉(也即物理学意义上的眼见)的真实,二是想象(心灵)的真实。而事实上,这两种“真实”并非水火不容,恰好能产生形神兼备的效果。

     优秀的写实主义艺术家所描绘的,不止于他在视觉上所看到的形象,同时还有这一形象在他头脑中所激起的对过去的各种印象的回忆,而后整合出来一个新的形象。这一新的形象是客观现实(此时的静止的形象)与艺术家主观心理(过去的动态的各种类形象)的碰撞的“灵光一现”,也就是顾恺之所说的“迁想妙得”。

     《淮南子·说山训》里有这样一段话:

     画西施之面,美而不可悦;窥孟贲之目,大而不可畏,君形者亡焉。

     画西施的容貌很漂亮,却不能使人感到愉悦;看孟贲的眼睛瞪得很大,却不能让人感到敬畏,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作品只得其形而亡其神。在《淮南子》一书中,有多处这样生动的例子,似乎可以用来提醒写实主义艺术家,不要陷入程式化的“机械复制”的泥沼。现把原文引录如下:

     使但吹芋,使氐厌窍,虽中节而不可听,无其君形者也。(《淮南子·说林训》)

     昔雍门子以哭见于孟尝君,已而陈辞通意,抚心发声,孟尝君为之增欷歍唈,流涕狼戾不可止。精神形于内而外谕哀于人心,此不传之道。使俗人不得其君形者而效其容,必为人笑。(《淮南子·览冥训》)

     歌哭,众人之所能为也,入人耳,感人心,情之所至也。(《淮南子·缪称训》)

     如果让但吹芋,让氐按孔,这样尽管也符合音乐的节奏(尽管他俩都是当时的大音乐家),但却并不动听,因为缺乏演奏者内在的情感表现。雍门子的悲歌如何能让孟尝君痛哭流涕,那是因为他能在特殊的环境下表达了适合此环境的情感,并且激发了观者(孟尝君)的情绪;如果让一个平庸的人来模仿他的“表演”,那必然被人取笑,因为失其“君形者”。哭犹歌,人人都会唱,但只有那些能入人耳,并感动人的才是真实的,因为那是“情之所至”。

     在艺术创出过程中,即便是同一题材,一时、一地、一环境所创作出来的作品也是不一样的;同一艺术家在不同时空里的表现如此,不同艺术家在同一时空里的表现亦如此。可见,艺术创作一时有一时之情绪,一地有一地之面貌;不可与那些习惯于程式化的“机械复制”者同而论之。

冷军先生作品: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06 个评论)

  • 若尘·杨琼 2013-08-18 20:59
    dongsumei: 盖写形不难,写心唯难也。
  • 李澎霖 2013-08-18 21:00
    若尘·杨琼: 你看不懂吗?请批评。谢谢。
    我不论战,就是交流
  • 若尘·杨琼 2013-08-18 21:00
    张翔:
    谢谢关注。问候
  • 若尘·杨琼 2013-08-18 21:05
    李澎霖: 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只是陷于眼前的浅显问题和表象,而应该挖掘内在,和寻求解决知道,什么是写实油画?标准又是什么?如果对比看,哈尔斯,维米尔,卡拉瓦乔,委拉
    首先,没有任何概念是完全被认可的,任何主义都可能会参杂着其他“主义”的色彩。话说回来,任何形式的绘画都可以当作表现来看,因为作品中多少蕴含着画家的情绪和感觉。这种情绪和感觉本身就是画家的表现。问题是我们不能因为画家的情绪和感觉就把作品列入表现主义。绘画有传统,但传统不是死的,任何时代都有他的特色,这种特色不仅由时代的文化决定,更因了艺术家的思想。
  • 李澎霖 2013-08-18 21:06
    若尘·杨琼: 谢谢你的评点。首先配图并不说明什么。一个人的作品有没有内涵,首先和这个艺术家的涵养有关,再就和欣赏者的审美能力有关。作品有内涵,读者看不出来,那没办法
    我觉得,你说的“一个人的作品有没有内涵,首先和这个艺术家的涵养有关,再就和欣赏者的审美能力有关。作品有内涵,读者看不出来,那没办法,审美问题。当然,有时候一张作品并不能完全说明问题。”这是考试的标准答案,是个万金油,譬如,涵养?能力?如何界定,在古代,有一套标准,但现在这个标准消失了,用梁文道的话说,现在的画的什么,怎么画,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在于你怎么去解读。说一句不好听的,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多少人能理解和欣赏毕加索的作品。艺术审美,更多是后天培养,你认为素描是做什么用的?最标准的说法就是培养和教会你如何去看,所谓的先天之类的,没多少是现实存在的。
  • 若尘·杨琼 2013-08-18 21:07
    李澎霖: 我们导师说,西方古代是一座高峰,中国古代也是一座高峰,我们永远无法复制和超越,所以我们致力开辟第三座高峰。我觉得,这是一个途径和说法。那你觉得又应如何
    这一点我认同,我们超越不了唐诗宋词元曲,我们也不需要去超越,但并代表艺术就无法向前了。宋人超越不了唐诗,所以写词,元人超越不了宋词,所以写曲,同样,我们超越不了古人,那就领走一条新的路子。
  • 若尘·杨琼 2013-08-18 21:08
    李澎霖: 我不论战,就是交流
    我也没有恶意,请别误会。
  • 李澎霖 2013-08-18 21:09
    若尘·杨琼: 首先,没有任何概念是完全被认可的,任何主义都可能会参杂着其他“主义”的色彩。话说回来,任何形式的绘画都可以当作表现来看,因为作品中多少蕴含着画家的情绪
    你这就是万金油的话,大家都这么说,没有实际用途,我更喜欢去谈实际,单从技术上来讲,委拉斯凯兹和伦勃朗被奉为巅峰,在作品水平上,也一样,但是真论写实,还真没冷军更写实,这就是问题所在。
  • 红尘客栈 2013-08-18 21:09
  • 李澎霖 2013-08-18 21:11
    若尘·杨琼: 这一点我认同,我们超越不了唐诗宋词元曲,我们也不需要去超越,但并代表艺术就无法向前了。宋人超越不了唐诗,所以写词,元人超越不了宋词,所以写曲,同样,我
    的确,是条路子,我也很认同,但是我更喜欢先努力的去把作品无限的接近大师,虽然我做不到
  • 若尘·杨琼 2013-08-18 21:12
    李澎霖: 我觉得,你说的“一个人的作品有没有内涵,首先和这个艺术家的涵养有关,再就和欣赏者的审美能力有关。作品有内涵,读者看不出来,那没办法,审美问题。当然,有
    什么是涵养?的确没有明确的答案,因为文化本身就是虚的、看不见的。不像物理化学那么实在。什么是有文化,的确不好界定。但一个人有没有文化,这个有时候是可以感觉出来的,只要通过言语、行为就可以。
  • 若尘·杨琼 2013-08-18 21:14
    李澎霖: 你这就是万金油的话,大家都这么说,没有实际用途,我更喜欢去谈实际,单从技术上来讲,委拉斯凯兹和伦勃朗被奉为巅峰,在作品水平上,也一样,但是真论写实,还
    我并没有说冷军的写实比不了前辈,这点我们的讨论已经偏离了本意。
  • 李澎霖 2013-08-18 21:14
    若尘·杨琼: 什么是涵养?的确没有明确的答案,因为文化本身就是虚的、看不见的。不像物理化学那么实在。什么是有文化,的确不好界定。但一个人有没有文化,这个有时候是可以
    顾准说过一句话:中国有不成系统的经验主义,一种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技艺传统,这成不了“主义”,只成了传统的因袭。你觉得呢?
  • 若尘·杨琼 2013-08-18 21:14
    红尘客栈:
    谢谢关注,问候
  • 若尘·杨琼 2013-08-18 21:16
    李澎霖: 的确,是条路子,我也很认同,但是我更喜欢先努力的去把作品无限的接近大师,虽然我做不到
    人人都愿意接近大师,但那是手段,并非目的。艺术家的目的在于走属于自己的一条路。
  • 若尘·杨琼 2013-08-18 21:17
    李澎霖: 顾准说过一句话:中国有不成系统的经验主义,一种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技艺传统,这成不了“主义”,只成了传统的因袭。你觉得呢?
    我们可以说是虚无主义、半桶水主义之类的。
  • 李澎霖 2013-08-18 21:21
    若尘·杨琼: 人人都愿意接近大师,但那是手段,并非目的。艺术家的目的在于走属于自己的一条路。
    呵呵,这就不对了,无限的接近大师,这也是艺术家的路,这也代表了他的追求,赵孟頫,董其昌,不就是代表么,呵呵,其实,艺术,说白了,就是手艺,说,讨论,很容易就偏离艺术,梁宏达说:艺术,何为艺术,艺,是你的水平,术,是你将艺变成钱的手段,合起来才叫艺术,这个说法很有意思,关键不在说,而在于怎么做,这才是真正让人苦恼的
  • 若尘·杨琼 2013-08-18 21:21
    李澎霖: 顾准说过一句话:中国有不成系统的经验主义,一种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技艺传统,这成不了“主义”,只成了传统的因袭。你觉得呢?
    感谢你的讨论,可以引发诸多问题思考。
  • 李澎霖 2013-08-18 21:24
    若尘·杨琼: 我们可以说是虚无主义、半桶水主义之类的。
    我觉得顾准说的很对。。。艺术,说白了,在国外还可能有真的“艺术”,国内呢?未必,最近美国在搞萨金特作品回顾展,如果你有幸看看,在对比国内,可能就会改变一些看法。
  • 若尘·杨琼 2013-08-18 21:24
    李澎霖: 呵呵,这就不对了,无限的接近大师,这也是艺术家的路,这也代表了他的追求,赵孟頫,董其昌,不就是代表么,呵呵,其实,艺术,说白了,就是手艺,说,讨论,很
    你有你的道理。但如果都做不说,可以想象,艺术充其量也就是一些图片,艺术的意义有时候是说出来的。赵孟頫,董其昌并不仅仅是接近大师吧?他们之所以是大师,关键的还是自己最后总结出来的东西,而不仅仅是跟着大师。
  • 李澎霖 2013-08-18 21:25
    若尘·杨琼: 感谢你的讨论,可以引发诸多问题思考。
    我只是感触颇多,越画越糊涂而已
  • 李澎霖 2013-08-18 21:25
    若尘·杨琼: 感谢你的讨论,可以引发诸多问题思考。
    越学越迷糊罢了
  • 若尘·杨琼 2013-08-18 21:26
    李澎霖: 我觉得顾准说的很对。。。艺术,说白了,在国外还可能有真的“艺术”,国内呢?未必,最近美国在搞萨金特作品回顾展,如果你有幸看看,在对比国内,可能就会改变
    中国当代艺术的确存在严重的功力主义、形式主义问题,但并不能否定其存在的价值。
  • 若尘·杨琼 2013-08-18 21:28
    李澎霖: 我只是感触颇多,越画越糊涂而已
    我看了你的相册,不知道是不是全都你的作品。个人认为人物作品(包括一些现实主义的作品)比你纯粹的风景作品要搞一个档次。你的绿色用得并不好。当然,我画得也不好。个人认为,别介意。
  • 李澎霖 2013-08-18 21:29
    若尘·杨琼: 你有你的道理。但如果都做不说,可以想象,艺术充其量也就是一些图片,艺术的意义有时候是说出来的。赵孟頫,董其昌并不仅仅是接近大师吧?他们之所以是大师,关
    呵呵,这就对了,他的目的是接近大师,通过这个行为,不断总结和突破,才会成为那个时代的大师,你看,你也心知肚明嘛,为什么总要把人分三六九等呢?赵孟頫那么干就对,别人那么干就不对么?很多时候,就像建筑,你得能做出来,才有真正的价值,如果都是乌托邦和巴比伦,那就是空想社会主义了,习总不是说嘛,空谈误国,实干兴邦,我们要路线正确,跟着党走
  • 李澎霖 2013-08-18 21:31
    若尘·杨琼: 中国当代艺术的确存在严重的功力主义、形式主义问题,但并不能否定其存在的价值。
    价值。。。。唉,等我们都老头了,回过头再看看,可能就不是现在的想法了,吴冠中的说法其实是对的
  • 若尘·杨琼 2013-08-18 21:31
    李澎霖: 呵呵,这就对了,他的目的是接近大师,通过这个行为,不断总结和突破,才会成为那个时代的大师,你看,你也心知肚明嘛,为什么总要把人分三六九等呢?赵孟頫那么
    我的意思是,学到最后要走自己的路。创作要有自己的情绪和思想。
  • 若尘·杨琼 2013-08-18 21:32
    李澎霖: 价值。。。。唉,等我们都老头了,回过头再看看,可能就不是现在的想法了,吴冠中的说法其实是对的
    那只能等历史来证明了,可惜有可能我们都看不见了。
  • 李澎霖 2013-08-18 21:37
    若尘·杨琼: 我看了你的相册,不知道是不是全都你的作品。个人认为人物作品(包括一些现实主义的作品)比你纯粹的风景作品要搞一个档次。你的绿色用得并不好。当然,我画得也
    呵呵。。。我已经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了,因为每个人的说法都不同,艺术这个东西,画,没法说,这和每个人受教育的过程有关,有的人就认为莫奈画的薄,没量感,有的人就重素描,有的人就爱色彩,画面有没有颜色,画面有没有素描,说法各异,我就做过一个实验,拿一张我的画,找了6个老师看,都是所谓的大师,结论不同,五个结论,一个说色彩不行素描好,一个说素描不行色彩好,一个说构图有特色,一个说构图没特色,一个说风景不用再画了很好了要补素描,一个说风景不行人物好。。。等等,这些老师都是央美清华人大,清一色的硕导,还有博导。
  • 李澎霖 2013-08-18 21:38
    若尘·杨琼: 我的意思是,学到最后要走自己的路。创作要有自己的情绪和思想。
    我们说的是一回事,表述不同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