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南山纪行

5已有 936 次阅读  2017-06-01 17:28   标签尚扬  李小山  终南山 

南山纪行

国人不爱单打独奏,爱结伙。九友、八仙、七贤、六君子、五老、四王、三英,还有十二钗、一百零八将、三千弟子之类,同讲究个体行为的西方文化大不相同。

尚扬和李小山临时结伴,指定要游终南山。为期三天的游览有点像雅集。颂歌未唱、牢骚未发、粗口不爆、段子不荤,是为雅集。雅集也是结伙的升华。

樊洲开主车,我和三位女生陪同,边走边聊。闲聊的话题不可胜纪,无非景观、饮食、民俗、宗教、艺术、学术、科研、教育、文化、经济、时政之类,以及主车四男谈美女,副车三女谈男友,还有刚刚把自负的柯洁下哭的阿尔法狗。如果录音整理出版,就是颇有趣味的一本书。游历线路如下:

西安美院→关中民俗博物院(收藏有清代众多豪宅,演出的“华阴老腔”,拍砖砸凳,疯叫狂吼,很刺激,号称中国民间摇滚,上过春晚)

 

沣峪(山青水秀)→石羊峡(壮观爽目)→

 

长江与黄河的分水岭(莽苍)→

“花之吻”别业(可游可居)→

王莽乡千亩荷塘(花未开)→汤峪湖(黄帝升天处)→大洋峪和白鹿原之间的写生基地“普罗旺斯”(贺丹为当地取的洋名。尚扬没注意车外的漂亮风景,我说你怎么不叫声“哇”,尚扬被迫哇了一声)→

 

辋川王维手植银杏树(往返找了几遍,疑惑加感伤)→

 

白鹿原(绕过)→东来顺(收藏家宗峰请吃火锅之处)→西安美院。 

尚扬三绝:号子、笑话与书法

尚扬嗓音依旧嘹亮,陕北民歌唱得高亢凄凉。茶余饭后,我请他唱歌,他唱的是没有歌词的船工号子,跌宕起伏,婉转动听,安徽和三峡曾有遗韵。这类号子同“南音”同出一源。当初大禹治水,在涂山召集万国首脑举行开工仪式。后来,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独守空房的妻子派小妾在涂山南麓等候大禹,唱歌示爱,歌名《候人》,没有歌词,只有两个象声字“兮猗”,读为“啊吔”,女子纵情的音。这首古歌,全名《候人兮猗》,被视为南音之始。

尚扬讲笑话,擅长摹仿各种方言俚语。他调北京二十年,却始终不会摹仿正宗国语,普通话说得同我一样别扭,奇怪。

尚扬书法有南帖的隽秀,又有汉魏碑碣的古拙别致。“花之吻”老总请大家留下所谓的墨宝。他手书一联,不讲平仄,意境大气:

天横秦岭分江河,时按商周接春秋。

尚扬送给我的书法作品写道:

闲看秋水心无事,坐对长松气自豪。

我说无事改为多事,自豪改为不豪,与我当下的状态倒很切合。

 

李小山之问

小山问起大家今后的六个人生愿望。尚扬想了半天没说,小山说第一大愿望是要写一部一直写到死并能传世的书。我最先回答,说了两项大家都没敢说的愿望:第六个愿望是带七位才女周游天下。要想如愿,必须以第五个愿望作条件,即画一批能高价出售的作品。达成这些愿望不是太难,但要在十年至二十年之后,再晚也跑不动了。这些才女,大都不知道在哪里上小学呢。

排除社交的客套和恭维,国人内心深处对自我的估价总是偏高,必须砍价打折;对他人的估价总是偏低,必须不封顶地加价。无论朝野贵贱,每个中国人都喜欢简单地把别人归类,进而用自己的逻辑评估别人,甚至为别人设计未来,无视别人的野心和潜能。对手之间如此,朋友之间也不例外。如同我写本文,能记得自己说过和想过的,尚扬小山说的话却忘了。譬如庄子,十多万字的文本,记录的是自己的正确意见,对手和友人的思想大都是糟粕。

黄专曾经说,彭德尽管忙碌,却白活了一生,男人的七情六欲还来不及开发,一晃,人老了,到了怡养天年的垃圾时间。而今小山也为我操心,劝我不要做事、不要写作、不要为艺术界折腾了,没有意义。的确,社会停滞、人心惟危的当下,所有的折腾都流于低档和无效。按佛教的理念,人为的事业都是作孽,功德言论都是虚妄。按科技的推进速度,不远的将来,机器人同人类的关系,如同当今人类同宠物的关系一样。人类的一切言行都会降格为不值一谈的笑料,更别说种种爱恨情仇和阴谋诡计了。不过,一旦进入日常状态,对别人的劝慰如同要求老公鸡不再打鸣一样没用。学者不是运动员,通常是老而弥坚,只要不脑梗,绝无垃圾时间。不要说别人来设计我,连我的自我设计都会被自己超越,投身自以为更有意义的劳动。凡独立自主的人都有自己的生存逻辑,生存逻辑又不讲逻辑,他人无法预知。

樊洲的养生秘诀

得病者爱谈病,失恋者爱谈性,人老了谈养生。

樊洲把我们带到一个海拔一千六百米的山岰,那里有餐厅、客房、娱乐室、酒窖、足球场。主人是“花之吻”美容连锁集团的老总,聘请专事干细胞研究的博士后为他研制针剂。老总亲自试验,打了几针。四十五岁的人,活力四射,感觉只有二十几岁。众人客气地倾听他的现身说法,只有小山当面打破锣,说养生是老年人的话题,劝他老了再议。

樊洲长期隐居终南山,面色红润。大家向他请教养生秘诀,他推介和讲授打坐的功能和方法。打坐有六种境界,前三种容易学,后三种容易走火入魔。

我没有打坐的耐心,于是同老总和他的员工踢了四十分钟的足球。我早年就读武汉第四男子中学,校足球队的最好成绩是全国少年比赛第七名。我已四十多年没踢球,平素都窝在家里,每天在室内走动不足二百米。尽管还能踮球和凌空射门,体能却大不如前。如果临场打两支干细胞针剂,就能同国足那帮废物们过招。

 

彭德是特级大师

这个小标题,有人扫一眼就会反感,其实是真的。

小山抨击而今大师满天飞,我说大师算不了什么,我还是特级大师呢。当然无关绘画,是元游**网认定的象棋特级大师。我署名老土,周末凌晨三四点钟常常走几局快棋,用来调节写作的散漫状态。这家网站很鬼,挟持人类的虚荣心,让热衷名头者欲罢不能。刚入局的人,无论专业棋手还是初学男女,统称棋童,然后逐步晋升。棋童分低级棋童、中级棋童、高级棋童、特级棋童。第二档是棋士,第三档是大师,也分低、中、高、特四级。你以为特级大师很牛吧,差得远呢。第四档是宗师,第五档是棋圣,第六档是棋神,都分低、中、高、特四级。一些棋圣、棋神比低级棋童还差,如同画坛和政坛首脑,熬了很多年,常才居然变得神圣,每天的废话都能被当作圣旨,烂画和烂局都有人观摩。 

素描三女生

丁洁兰的父亲是绿化西安最大公司的总裁,收藏有大批长安画派的精品。她留学英国归来,被我说服,决定致力于中国当代艺术收藏,曾专门到中央美院高研班进修了两年。不知被哪个机会主义者引导,放弃了当代艺术,转身专注于水墨画。如果再花两年进修水墨画,受同类人物的指教,估计她会厌倦艺术而告别画坛,跟在老爸身后去种树。

赵羽婵生在上海,长在西安,为人大气的女汉子,至今依旧孓然一身。她是豌豆的合伙人,本来想投身当代艺术经营,可是时运不济,艺术市场萎缩,才华得不到伸展。绝望时曾表示要到终南山隐居,孤独时表示随缘找个看得过去的人嫁了,享受生活。

顾慰是江苏姑娘,学霸兼独身主义者,英语好,钢琴弹得很专业,身体素质不错,能熬夜,会开车,不张扬。这一切有助于她成为合格的艺术管理者。不过她是中国中学培养的乖乖女,上学循规蹈矩。古今中外的先锋艺术圈,从来不为乖乖女提供舞台。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