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拼头衔还是拼眼界?-------对当代书画收藏家的一点思考

5已有 478 次阅读  2015-12-10 10:03   标签收藏家 

  陈婉之

前段日子,去某商厦的艺术会所取朋友给我刻的几方印章,该艺术会所的陈总是朋友的战友,热情招待了我,席间他让我谈谈当代浙派哪些画家值得收藏,并且委婉强调他是个商人,只会收藏学院派的作品。我表示理解,其实对商人而言作品是否增值才是其关注的重点,趋利是商人的本性,艺术品本身的隐性的艺术价值他们无法判断,只好把显性的价值放在判断的首要条件,比如画家是否是美院院长、协会主席等头衔,是否是学院派硕士、博士等学位在商人眼里就显得很重要。

欣欣然赏完陈总收藏的几十张作品一圈后,我心中有了个大概。他把一张某美院副院长的国画挂在其会所最显眼的位置,当我直言这张画并没代表该画家的水平,甚至衣纹线条比较粗糙,不符结构时,他也坦言这张画是该副院长雅集时的应酬之作,随后他自嘲式的笑笑说:“毕竟他是副院长啦!”而我也只能尽量从他的角度考虑给他一些合理中肯的建议,其一建议他尽量收藏浙派知名成熟画家的小而精的作品,因为这样的作品总价不贵还能一直保值;其二建议他发现挖掘一些年轻优秀有潜力的画家,较低价格收藏他们的作品,这些青年画家增值潜力会比较大;其三建议他只要发现是精品画作,不要看画家是否是学院派,是否是名家,如果价格合理都可以收藏。因为宋元明清以来历史上不少非学院派,甚至佚名的画家作品,现在保存下来都成了稀世珍品,众所周知流传至今的不少宋画珍品就是佚名之作。其四建议他少收藏一些博导名下的不同学生但风格相近的作品,艺术的简单重复意义不大,甚至价值接近为零,何苦还收藏一堆不同的画家,但风格却一致的复制作品呢?

其实,不仅商人只会看中艺术作品的所谓显性的增值性,普通百姓也存在同样的心理。趋利是人的本性,追寻安全感也是人的本性,赌性的风险只有大智慧的大眼界者才能把控。那么附加的头衔和学位无疑给了大都普通收藏者一种安全感,这种显性的安全感很容易让人变得目光短浅。

朋友旅欧诗人画家王先生近年辗转国内各个国际性艺术博览会,见识了各个城市的一些收藏家和想要装饰家庭的一些中产或小康市民的收藏观念。他在发我的微信里总结性的骂了一句:可见中国人之愚蠢!呵呵,我只想说,这世界大眼界者毕竟少数,不然岂不是人人成了马云!为何马云的投资人最后会是日本首富孙正义,而不是国内任何一个大小老板,关键还是国人缺乏国际视野和大智慧!国人之势利跟风说好听了是务实,说难听了就是愚昧!王先生说几个艺博会下来,发觉西画卖的很好,中国人特别崇外。这也是2015年西湖秋季国际艺术博览会本人发现法国艺术家扎堆来中国赶场子的原因。一般国人大都不懂中国画艺术,选择把国外没人要的艺术家的普通甚至垃圾作品挂在家里,至少会在亲朋好友面前超级有面子。同时王先生也无奈感慨国内的收藏家一般只收藏体制内承认的有头衔或有职称的名画家。这收藏标准也直接导致了当代不少走市场的所谓名画家在写简历时,要写上一大推半真半假的头衔的直接原因,也是某些省份出现几十个书协副主席的根本原因,这些乱象是当代收藏群体的短视行为惹的祸!

  除了书画家的头衔、职称、学位,收藏家真正应该关注什么呢?

     我想说只有真正好的艺术作品才能在艺术史上留下痕迹。历史上头衔最大的画家当数北宋皇帝赵佶,那么其他皇帝咋没如此艺术盛名呢?关键是赵佶画的好,而不是皇帝这头衔大的原因。艺术史上无头衔和职称,出生草根,一生基本游走民间却享盛名的画家有不少,如北宋的崔白,元代的黄公望等都留下了不朽的艺术作品。头衔和职称如同一个人包装的衣物,衣着光鲜者总会被普通百姓和短视者关注甚至尊重,这也是当代国人暴富后喜欢消费名表豪车等奢侈品包装炫耀自己的原因。现当代艺术作品被附加了创作者的头衔和职称,是当代收藏家崇拜金钱,害怕失去金钱所寻求的一种最实惠的心理安慰的反应,是当代收藏群体寻求安全感的一种特定现象,包括现当代比较流行的以平方尺计算的作品润格交易模式,也是市场化发展规范的结果,因为在商人眼里艺术品的价值就是那实实在在的价格数字,而不是作品里的笔墨、构图、意境等问题。收藏家如果缺乏鉴别艺术品优劣的眼光,头衔和职称在他们的眼里必然是衡量艺术品的一个重要砝码,而且这种现象在大部分暴富的收藏群体里还会长期存在。

 当然,在当下还是有神人级的收藏家存在。前两天,在微信朋友圈看到国际著名艺术策展人贾先生收藏了一张当代山水画大家董欣宾的作品,著名书画评论家陈教授迟来一步,和此画擦肩而过,可见知音不止一个。贾先生微信记录对这张山水画心仪已久,他坦言自己拼不过一些人有钱,但拼得了一些人的眼光!而且必须超越他们的眼光N倍才行。所谓好画配知音。董欣宾虽是科班出生,还是刘海粟的研究生,但在世时并无什么显赫的头衔。所以靠拼头衔职称的收藏家一般不会关注他。贾先生说:“在这张画里,我深深地体会到董欣宾先生创作这张画时旷世孤独、悲凉、激越、狂放的心境,真的是一片荒寒景象。”试问,董欣宾旷世孤独的神品几人能懂?真正深入骨髓里去理解艺术的收藏家又有几人呢?

   你可以选择头衔和职称这些表面卖相好的书画作品,你也可以选择去深入理解一位艺术家的创作思想过程!关键是你的眼界决定了你的选择。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