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无论工匠还是艺术家都需要一种精神

9已有 779 次阅读  2016-10-20 15:27   标签微软雅黑  艺术家  normal  color  style 
                

 陈婉之          

艺术的发展古往今来总跟政治、宗教息息相关。几月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鼓励企业开展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李总理对企业界的勉励,引起了各界的深切关注,在艺术圈也引起不少的反响,不久,各种标着“工匠精神”的艺术展览就层出不穷的冒出来了。我想我们很多体制内的艺术家大概天生有着政治使命感,当美协组织画家们要“为人民服务”时,农民工、矿工成了全国美展画家们创作的源泉,当国务院鼓励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时,我们的画家们又甘愿抛弃“艺术家”的光鲜外衣,走上了历来被人鄙夷的“匠人”之路,只是这画风是不是转变太快?画家们一下子咋都成了工匠?

在艺术界,人们对“匠人”是持否定态度的。是因为“匠人”在娴熟的技能背后往往会产生“匠气”,刻板、僵化、雷同、描摹让艺术创作失去了本真。说某某只不过是个匠人,其实是说他的创作没有艺术精神。董其昌是晚明书画泰斗,天才俊逸,善谈名理。他的艺术主张,常见于他的作品题字和《画禅室随笔》等书中。董其昌提倡学习书画要以古人为师,进一步以造化为师,主张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要有丰富的见闻和渊博的修养;强调艺术表现,主张书画融合;提倡文人士气,反对行家匠气,会认为画凡是匠气的,都不好。又比如清朝的沈复,认为“若留枝盘如寳塔、扎枝曲如蚯蚓者,便成匠气矣。”如是,“匠气”在书画艺术圈子里,可以理解为就是句骂人话。因为匠气之作意味着没有自己的性格、灵魂、理解,纯粹的技术层面,没有升华性的东西。作品只在玩形式、玩技术、玩内容,而忽略了本质意境的层面。现在很多国展的入展作品为何“匠气”很重,是因为他们将内容形象刻画的"惟妙惟肖"或给人以形式构成的“细腻繁复”,此类画家皆可认定为是以形写形的画匠。让人啼笑皆非的是这类画家可以从政府工作报告对企业产品精神的勉励中理出自己的创作理论依据,并且捧为金科玉律,实在攀附的很“高明”,只是这种“高明”真的能让你的匠气升华成艺术精神,来次艺术的华丽转身么?

在历史上,还是有不少艺术大家都是从“匠人”华丽转身的。只是这种转身的依据并非采取如此攀附式的“高明”手段来实现的。他们对待艺术创作除了那份清寂的执着与坚守,精雕细琢、精益求精的态度外,并不墨守成规,而是通过强化自身的修为,提高人文素养强调持续推陈出新。比如齐白石先生木工出身,在京城刚刚落脚时,以鬻印为生,人家看不起他的木工出身,说他刻的印不行,只不过是个匠人,但世人哪知他的匠外功夫呢?齐白石虽早年为木匠,但到了二十七岁还拜胡沁园、陈少著为师,学习诗歌创作。他自觉向学已迟,读书非常刻苦,达到“昼夜读书,刻不离手,如渴不离饮,饥不离食”的地步。一本《唐诗三百首》,背得滚瓜烂熟。同时见缝插针,刻苦作诗,有他自作的七绝为证:“那有功夫暇作诗,车中枕上即闲時。廿年绝句三千首,却被樊王选在兹。”,这些学养给了他独特的审美能力,再加他对艺术创作的不懈的追求热情,57岁时还进行“衰年变法”,让他终成一代国画大师。

明四家的仇英虽为画工出身,却深谙画理,不仅最擅人物,也同样能够很好地驾驭山水花鸟、界画楼台等几乎所有题材;他不仅精进于细笔一路,亦有遥接李唐、马远的粗简水墨一类……正如庄子所说到达“技近乎道”境界。仇英的绘画造诣完全可以与出自诗礼世家的文征明、沈周、唐寅抗衡,否则也不会在将近三百年历史的明朝以画工身份跻身四强。董其昌对仇英的评价甚至超过了文征明:“盖五百年而有仇实父,在昔文太亟相推服,太史于此一家画不能不逊仇氏,故作以赏鉴增价也。”

显然,两位艺术前辈能华丽转身,正是源于他们对艺术的赤诚热爱,并在从艺的路上不断完善着自身的修养所致,正是这种对艺术本质不懈追求的精神,让他们脱离了匠人队伍,终成一代在美术史上有影响力的大家。

相比而言,我们现代一些画家整天揣摩政治方向,只想问问你有时间揣摩过自己的心灵么?当你的心灵越来越机械的跟随,你的创作变成重复描摹的线条,你觉得自己的作品是政治宣传海报还是艺术创作呢?画匠也好,艺术家也好,也许对投机和攀附者而言只是个称谓,是随时可以改变的称呼。其实,无论称呼什么,画家创作作品跟企业生产产品一样,都需要一种精神,都需要用心灵去精益求进的创作或生产,当然还要再加上你的热爱。

政府提倡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是想让企业的产品提高品质。显然,艺术创作不是企业产品流水生产制作,梅墨生认为搞艺术的人,做中国画,实际做的是精神,而绝非职业。画画,是精神之事,是思想情感之事,是文化修养之事,是一个人的生命品格。古人云:人品不高,落墨无法。现在国画界,有人玩技术,有人玩花样、形式,有人玩主题、内容。其实一幅画应该给人一种独特的内在感受。

也许追求艺术精神太形而上,繁荣的艺术市场背后,很多画家习惯并且乐于攀附投机做个“画匠”吧!毕竟生存是首要的,在木匠、水泥匠月收入过万的今天,做个画匠也能丰衣足食,有车有房。只是希望过上小康生活的画匠们不要被生活消磨成庸俗的市侩,还能保持一颗赤子之心!还能在艺术创作上保持你的热情!如此,画匠的生活不仅仅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岂不妙哉?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