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杨卫║悼刘锋植

5已有 899 次阅读  2017-06-06 14:38   标签style 

杨卫悼刘锋植

 

惊闻圆明园时期的老友刘锋植,于今晨4点多仙逝,悲痛不已。作两首有关“死亡”的诗,并附一篇早年写他的文章,以示哀悼,愿锋植兄一路走好!

 

死亡(二)

 

杨卫/

 

死亡是另一种存在

就像闪亮的珊瑚

沉入幽暗的海底

独自发出光彩

 

201766

 

死亡(一)

 

杨卫/

 

像一面镜子

轰隆倒下

破碎一地的人生

再也拾不起

那些美丽的过往

 

201765

 

 

画天安门的刘锋植

 

我刚到圆明园的时候,曾经跟刘锋植同住过一个四合院。那时,刘锋植便跟现在的妻子住在一起。从圆明园到现在没有换过女朋友的人很少,而刘锋植却是个例外。由此来看,刘锋植是一个始终如一、极具责任感的人。

刘锋植出生在东北哈尔滨,跟刘彦是老乡,关系甚密,即便是到了圆明园,他们还依然亲如一家,走动相当频繁。我那时刚到圆明园不久,对周围环境和人事还不是很熟悉,所以,每每看到刘锋植家高朋满座,热热闹闹,不断有刘彦等人跑来聊天时的情形,都会羡慕不已。我想,人在江湖,要是四海之内皆有朋友,该多好!

也许是因为刘锋植同情我的孤独,偶尔,他也会邀请我去他那边小坐,这使我倍感到了一种雪中送炭的温暖,以至于今天回想起来,仍还心存感念。

俗话说患难见真情。那时候我们虽然谈不上共患难,但的确都还处在人生的低谷。低谷下伸出的手,是最真挚的手而所抓住的手,也一定是最牢靠的手。

刘锋植和他妻子都是鲜族人,双双做得一手鲜族菜,我跟当时同院的黑同一块儿吃过他们俩做的饭菜,味道好极了。这也使我感到了刘锋植是一个很会生活的人。会享受的人才会工作,对于刘锋植,后来之所以能够取得不菲的成绩,大概跟他的生活态度也有些关系吧。

有一阵子,我也在我们院子里架上了炉子、开了火,并邀请刘锋植一家和黑同一块儿过来做饭,刘锋植做鲜族菜,我做湘菜,黑同则做贵州菜,整合在一起可谓五花八门,样样都有。那是一段很殷实、很饱满的日子,虽然短暂,可令我至今都还记忆犹新。

刘锋植那时候的艺术还处在蜕变时期,他放弃了过去热爱的自然风景题材,正在寻找朝往当代话语的突破。跟许多艺术家的转型一样,刘锋植有一阶段时间也很迷茫,不过,这个迷茫期很短,很快他便挣脱困境,找到了自己的语言符号。

我还记得刘锋植画出第一张天安门时的情形,就像去病抽丝,久旱逢雨,一下子他的心和手都得到了解放。那张作品画得很流畅,笔触大胆而肯定,随意且概括。“村长”老郭后来也专门来看过他的画,完了,跟我说:“锋植成了!”

刘锋植画天安门,的确是找到了一扇便门,谁都知道天安门所象征的意识形态,刘锋植将其纳入自己的画面,无疑使他的画面具有了更大的信息量和识别度与此同时,他又把表现主义的因素注入画面,由此迥异于当时艺坛盛行的“政治波普”,从而使他的作品又有了鲜明的个人化色彩。难怪老郭会说他成了,因为他已经找到了一条表达自我与时代的捷径。

刘锋植的那批天安门作品问世后,很快便得到了社会的承认。此后,有不少画廊来找他,而他也由此脱贫,走上了艺术的致富之路。

圆明园之后,刘锋植去了东坝河,我听人说,那段时期有人买光了他的所有作品。我也曾去过他在东坝河的住处,那时候,他就已经为自己的作品印制了厚厚的大画册。

再后来,刘锋植也搬到了通州,在滨河小区买了房子。因为距离缩短,我们的交往又开始频繁了起来。经常我们又会聚到一个酒桌上举杯痛饮。此时,酒桌上的刘锋植会经常跟我说,他要放弃原来的天安门,他要为自己的艺术重新寻找方向……

 

原载杨卫著《历史的后花园——圆明园画家村逸事》(河北美术出版社2007年版)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