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大黄鸭”,照亮了我们的虚弱

99已有 32329 次阅读  2013-05-23 11:58   标签大黄鸭  当代艺术  虚弱 

“大黄鸭”,照亮了我们的虚弱

 

 

“大黄鸭”的灵感来自于发生在1992年的一次海上意外。一艘从中国驶往美国的货轮途中遭遇风暴,船上一个装有2.9万只浴盆玩具的货柜落海,大量的黄色小鸭子玩具从此在海上随波逐流长达15年,分别到达英美等国家,堪称玩具版的鲁滨逊漂流记。

荷兰人霍夫曼于2007年创作了首只“大黄鸭”,至今已走访了大阪、悉尼等12个城市。即便如此,大黄鸭的到来,不但让香港人掀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热情,无数大陆粉丝也蜂拥而至,不少人取消了原来的五一计划,专程飞到香港一睹大黄鸭芳容。刘德华、杜汶泽等明星的助兴,又让这只硕大的橡皮玩具鸭子罩上了一层好莱坞式的娱乐和时尚光环。

这是一只鸭子的逆袭,是真正的屌丝的逆袭。

它的前辈们像早年的黑奴或者亚洲劳工一样拥挤在黑暗、污浊的船舱里源源不断地输往欧美。它们是无数中国低附加值的廉价玩具对外大量出口的商业行为之一。如今,小黄鸭摇身一变,以艺术贵族的姿态在维多利亚港的水面上接受无数人的朝拜。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玩具小鸭子如今变成了一场视觉盛宴的绝对主角,一次完美的奥巴马式的草根屌丝的豪华转身。

喧嚣背后,是我们不能回避的虚弱。

每一张被大黄鸭照亮的笑脸,都烤炙着中国当代艺术凝冷而矫情的自尊。

我们知道,霍夫曼的艺术手法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物,这种把日常普通事物放大到足以引起体悟的本质性改变或者某种形而上思考的做法早就在奥登伯格等人手中实践得很充分了。《大衣夹》、《纸火柴》、《羽毛球》等等,迫使人们正面那些平时司空见惯的普通小事物身上被忽略、忽视的存在价值和审美特质。高高在上如《蒙娜丽莎》的博物馆艺术固然是艺术,任何人类的劳动成果因为凝结了自己的智慧和想象,所以也都有自身文化和艺术尊严。

这显然又需要追溯到杜尚的现成品艺术。

霍夫曼的大黄鸭延续了前辈的智慧,并巧妙地实现了这种巨型装置作品的意义当下化。它是东方的,不仅仅是因为灵感来源于中国,更是深刻地揭示了东方式的劳动密集型产业现状与西方式艺术和观念输出的悲凉对比。它更是世界的,不仅仅是因为它传递给普通观众的对于童年记忆的心理感受相同,更重要的是它从艺术和文化的层面让人们直面和反思东西方政治、经济、人文和艺术生态。

当中国的当代艺术屡创天价,当无数木讷、扭曲和矫情的肖像艺术作品在市场上大行其道,当无数的行为、装置、焰火等艺术引来一声声赞叹和轰动,又有多少普通人真的被触动了灵魂、得到了艺术的慰藉,我们又能从中看到了多少艺术家对于艺术史和民族文化的责任感与独立精神?

大黄鸭,这件真正做到了雅俗共赏的四两拨千斤的儿时玩具形象,还在维多利亚港这个大“浴缸”里微笑着摇曳。它照亮了无数人的笑脸,也照亮了中国当代艺术的虚弱。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5 个评论)

 45 12
 45 12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