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活埋”作为艺术

4已有 486 次阅读  2017-10-14 14:56   标签活埋  问题主义 

“活埋”作为艺术

吴味 

最近,网上(包括微信)在传递一则“惊人”的消息:为了给那些瘾君子和抑郁症患者传递希望,英国北爱尔兰一名退休老人爱德华兹直播自己被“活埋”的过程。他与妻子告别后,躺进放置在土坑中特制的棺材里(棺材有两个大通气管与外界相通,并装有网络设备,可以上网,也可以在里面接电话、收发邮件等),由家人和朋友盖上了棺材盖,并用土埋葬,放上墓碑,他在棺材里面生活3天,并在坟墓里利用Facebook和他自己的官网与瘾君子和抑郁症患者交流,直播他的建议和帮助。



显然,爱德华兹的“活埋”行为是想通过自己在坟墓中的生活及与瘾君子抑郁症患者和他们家人的交流,以一种独特的方式体验生命(生理、心理、精神)和死亡,来感悟生命的意义,那些瘾君子和抑郁症患者以希望(瘾君子和抑郁症患者就像自我“活埋”者一样)。这种行为针对吸毒和抑郁症行为强烈摧残人的生命、剥夺人的生命自由(在终极意义上)的问题,以独特的方式提供了进一步拓展生命的自由空间的可能性。在我的“问题主义”艺术理论中就是很经典的当代艺术(行为艺术)。尽管我们还不知道爱德华兹与那些瘾君子和抑郁症患具体交流了一些什么内容,但从死亡伦理学角度拓展生命自由空间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它以独特的方式提示人们从死亡的角度认识生命的意义,所谓“不知死,焉知生”(那些有着具体问题针对性的各种体验死亡的行为,都可以作为“问题主义”当代艺术讨论其文化意义),这与我们孔子所说的“不知生,焉知死”完全是不同的生命观念。


一直有人认为,我的“问题主义”当代艺术理论只关注那些针对政治问题的艺术。实际上不是这样。我关注过一些并非直接针对非政治学的作品,如:特里普拉切特的《选择死亡》(针对死亡伦理)、成力《艺术卖比》(针对艺术商业化)、李占洋的《武松杀嫂》(针对人性)、吴味的《毛笔抚摩》(针对传统文化)、小奶花的《男式奶罩》(针对男权审美)、王南溟的《太湖水》(针对环境生态)等等。从严格意义上说,我关注的是人的终极意义上的自由问题,这种自由问题是以各种各样的具体社会问题的形式表现出来的,这些社会学问题内在涉及政治学问题、伦理学问题、文化学问题、历史学问题……甚至科学问题、哲学问题等等,“问题主义”艺术关注的不是社会学问题本身,而是社会学问题隐含的人的终极意义上的自由问题——人的自由被各种各样的因素压抑的存在论问题。我曾经在拙文《当代艺术的形而上学》一文中将当代艺术的“社会学转向”进一步阐释为“存在论转向”就是这个意思(参阅《艺术国际网》吴味的博客2010年9月2日同名文章。在“海安523·当代艺术思想论坛”及论文集也有发表)。我在许多其它文章也做过许多论述。在具体的创作中,“问题主义”还有追问自由问题的特定方法要求(从社会问题切入的科学理性方法),请参阅我的众多文章,此处不论。

所以,“问题主义”是当代艺术追问自由问题的一种特定观念与方法论。

2017年3月4日于深圳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